当时光,独留一人在原地
初一 散文 2416字 57人浏览 Tang麽麽

我想我是不喜欢孤独的,独自一人走在街上,会感到莫名的无措。仿佛自己是多余的,而别人的目光偏偏朝向你这个异类。

但在更多的时候,我会习惯一个人伏着栏杆;一个人在海边漫步;一个人于深夜写作……这似乎是矛盾的,可细细想来,后者中,我却是拥有依靠的。这需要牵涉到心理学的解释,我极不想用专业知识。比起那些冰冷、呆板的术语,随心的文字,或许会让人更舒服些。

那么现在,是凌晨1时,万家灯火仍在沉寂之时。我,慢慢的搅拌着桌上的拿铁。身旁,是房间巨大的落地窗,月光如丝如缕地散落下来,铺洒在我所坐的那套黑色桌椅上。我没有开灯,白色的纸张在桌面上显得十分突兀。清冷的月光使我的视觉比白天更加敏锐,我曾在某篇文章中提到过,我的眼睛有些惧光。So,想象力不要太丰富,我是人类好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栋房子里,时常只有我一个人。偌大的三层楼房,也许会让人觉得不适。的确,白色的墙,有时候会让人联想到停尸房之类的东西。好吧,别紧张,只是说笑。

最初,我自然是会害怕的,毕竟,越空寂的地方,会增强人的神经敏感。打个比方,你独自一人站在无所边际的荒原,四周一片雪白或一片漆黑。你只能听见自己的逐渐急促的呼吸,逐渐荡漾开去。甚至没有回音,你不知道这里会有什么,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让你在这种地方呆上几天,你不被自己吓死,最后估计也疯得差不多了。

寂寞,总是这般,它是作者笔下的唯美意境,同时也是杀人不见血的利刃。与其它致命物不同的是,它会一点点摧残你的神经,最后吞噬你的心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承认,我扯远了。回归主线,在这种情况下我往往会失眠。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发一整晚的呆画着彻夜听歌。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当太阳从地平线展露光辉的那一刻。接下来的一天,我的眼睛都会异常酸涩,或者耳朵被耳机压得生疼。

我知道失眠不是一个好习惯,至少,我不介意这么折磨自己。也许是潜意识的某种趋使。而这种指令,往往来源于灵魂深处最真切的孤独。

深秋来临的时候,照例会在法国消遣半个月。独自拉着行李箱从机场走出来,父母此刻也许还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商谈着永无止境的合同。所以……我低下头踩在一片完全干枯的落叶上,听见它的骨骼发出清脆的破裂声,继而向地址上的那栋公寓走去。已是夜晚,昏黄的路灯开始闪烁,伴随着飒飒的风声。身后,我的影子,被拖得很长很长……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个人,也无所谓了。

天气从阴冷潮湿,入寒风凛冽的时期。教室里开始升腾起氤氲的茶香。龙井、茉莉、茅尖、迷迭……什么?你想问我泡的是什么茶吗?抱歉,也许在这各式各样但却同样清丽的馨香中,杯子中的味道有些突兀了吧。只是黑咖啡而已——孤独的骑士,没有香醇,没有甘冽,只有浓烈的苦涩,和混沌一样的颜色。

我往往不能尽快地将它喝完,当它的冰冷侵蚀舌尖的时候,我会把它倒掉,重新泡上一杯。我是无法忍受凉掉的咖啡的,这样会让我一直冷,一直冷。我没有办法,为了抓住最后一点温暖,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我只能面无表情的看着黑色的漩涡消失在水斗里。我捧着新泡的黑咖啡,夹着一本书,瑟瑟地向图书馆走去,一个月前借的《开膛手杰克结案报告》是时候归还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周末在书城的阅览室消磨了一天,如果有幸能碰见书城的我想我会给他一个拥抱,然后万分感激。这个阅览室是我对书城设计唯一满意的地方,有提供饮品和甜点的酒吧,免费的舒适的沙发以及一大堆已经拆封的有趣的书和巨大的落地窗。这远比图书馆有趣多了,不是吗?

我能在这里遇见一些人,有时是普通读者,有时是高级白领。运气好的话,坐在眼前的人或许是即将去上海追逐梦想的文艺青年。只是比较可惜的是,没有一个人,能留下来陪我,无论我们曾经聊得多么投机。我记得他能够做到,最初带我来这里的是他。他可以点一杯咖啡,然后安安静静地陪我耗时间,我们之间没有太多交流,偶尔的几句闲聊倒也不显得枯燥。在陪伴和守护这件事上,他一直都做得很好。

但是,很遗憾。他还总就是离开了,为了我,去了他最讨厌的地方。我不明白其中到底牵扯了什么,也不怪他不肯说明一切。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总而言之,又只剩下我一人,便是了。

“唉。”我轻叹了一声,合上笔记本。有点疲倦地按揉了一下太阳穴,习惯性地去拿咖啡杯,摸到陶瓷杯冰凉的触感。意识到咖啡已经冷了,于是拿起笔记本,起身离开。

待我身后的玻璃门轻轻关合,一直等待在吧台的女服务员同样退了出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块写着“休业”的木牌随之挂于门上,在空无一人的书城中轻轻摇晃……

离开这座城是在凌晨2点30分,买了早班的机票。来得早了些,百般无聊地坐在候机厅发呆。最近有视力下降的趋势,脚边的笔记本也就无心再碰。全班没戴眼镜的寥寥无几,在那些或宽边或细框的物体中,我脸上的干净会显得很突兀。

倒也不见得我有多少保护视力的觉悟,曾经试戴过同学的眼镜,那样会显得我很严肃,或者学术。所以不太喜欢罢了,只是不喜欢,就不想变成那样——我一贯的思维方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想我是特意挑着这个时间点来的,毕竟像我这种大晚上毫无困意,赶深更半夜地呆在空寂处的人少之又少。我往四周瞟了一眼,不出所料。还有半个小时,我看着手表上的时间,有些怅然。这次选择出行,没有和父母打招呼,只在餐桌上留了一张足够显眼的便条。

没什么原因,只是突然觉得很烦躁,想去上海静一静。我没有对任何人提起,对于他,亦是保持了沉默。

这一次,与其再次一个人被留在原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不如独自前行。

……

临近傍晚,我靠在天台的栏杆上发呆。我离地面大致有60层楼的距离,探身俯视,脚下是疾驰不断的车流。一轮烈火般的红日烧灼着天边的白云,东方明珠的钢铁之躯闪耀着刺目的光芒。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衣角在风中猎猎翻飞,我闭上眼,感受着劲风,不想理会其他。

站在高处的感觉很好,若是没有时光的繁杂,就这般,一个人站到地老天荒,又何妨……

暮色降临,繁华隐去。红尘消逝在光影交错里,一如曾经的梦。当时光,独留一人在原地,轻掩心门,一个人的世界安逸而孤独。光阴门外独坐,拥寂寞满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独自等待,一个结果,一场开始,或一场散不尽的尘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