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趣事琐忆
初二 散文 1736字 61人浏览 玲玖乐园

(一)晒书

黄永玉《东坡曝画图》题跋云:时人读得三两本书,亦学东坡搬张椅子太阳下。曝其肚皮,风雅蔓延。端赖此辈辛劳耳。

于是,忽忆起幼时晒书的趣事来。童年的冬天,曾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将桌上架上的花花绿绿的图书搬到院子里,靠着墙根,和我一起晒太阳。仿佛是故意炫耀似的,让邻家的伙伴们艳羡不已。

小时候,和别家的小孩子们比起来,我是很喜欢看书的。爸妈也经常为我买书看。记得有拼音版的《四大名著》、《伊索寓言》、《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等,还有《海底世界》、《未解之谜》等各类画册。这些书本,无疑对我现在构成了很大影响,它们教会我,什么是真善美,还有一个多么美好的未知世界等待我去探知。

经过数次搬家,童年的书本,已经凋零殆尽。只有一两本残破不堪的泛黄旧书安放于书柜一隅。但是,它们那种穿越时空的温暖与厚度,已经深深在我生命中扎下了根。

那时的我也格外珍惜书籍,我认为,既然万物生长靠太阳,被子晒了后睡着会更加舒服松软,花草得了阳光也会茁壮成长,小孩子们也要多晒太阳才能长得更高。那么,书本也是要晒太阳的呀,书是有灵性的,所以,不满十岁的我,才会将架子上厚厚的一摞书搬下来,一本一本的摊开晾晒,一页一页地掀开,让阳光埋藏于每一字、每一句中。

我从来没有像童年时那样珍视过书本,以后再也没有过。我依然喜欢看书,却再也不能像儿时那样,把书本当成最心爱的朋友。

(二)藏雪

《红楼梦》,栊翠庵茶品梅花雪,怡红院劫遇母蝗虫一回中,妙玉说她五年前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时,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拿来煮茶。黛玉因误认为是隔年蠲的雨水就被妙玉讥笑为俗人。

藏雪泡茶,当真是风雅。而记得童年时,我也曾藏过雪。

小时候,住在一个中学家属院里。左邻右舍皆是我的玩伴。小孩子们喜欢冬天,大多是因为喜欢下雪。每逢雪天,从睡梦中醒来,忽觉窗外比往常亮堂很多。忙披衣推门去看,呵,天地一片莹白。屋檐上、树枝上、天线上,全是雪。连放在院子里的脸盆、杯子、水桶里也积满了雪。世界只剩下了茫茫雪白。

下雪天是孩子们的节日,打雪仗是必不可少的。男孩子女孩子,分成两派。各方选一块

根据地,或以一处大雪堆为掩护,或双手捧满雪球打游击战。谁不幸中了弹衣裳全湿,便会哭着被父母揪回家了,换了衣服后又生龙活虎地跑出来作战。

玩累了,我总觉得有些遗憾。到了中午太阳出来了,雪就要融化了。于是便有了藏雪的念头。一是不忍心冬天一去雪就融化了,二是想到了夏天能用雪来冰镇西瓜,该有多好。我的想法得到了几个小朋友的响应,我们一起从家中找到了最大的塑料袋,装满干净的雪,塞进柜子、桌子底下。我们以为,只要把雪藏起来不见阳光,它们就不会融化。说不定到了夏天,我们还可以打雪仗呢。

至于后来,雪还是在柜子底下融化成一滩水,被爸妈发现,挨了好一顿批评。我们藏雪的梦想破灭了,但是直到现在,我依然会在炎热难耐的夏天,想念冬天,想念那一场声势浩大的下雪天。

(三)做标本

读小学时,有一门自然课,类似于中学时的地理。在一堂教我们认识各种植物名字的课后,老师布置了一个作业,让我们每人回家做一个植物标本。

于是,我便欢欢喜喜地去寻找各类不同的叶子,擦干净后,夹在最喜欢的几本书里。现在想来很好笑的是,我为了尽快抚平叶子上的皱纹、脉络,榨干叶子里的水分,就在书上层层叠叠地堆了很多重物,有砖头,还有椅子。我总以为,上面压的重物越多,标本就会做的越快。

但是至于后来,我有没有成功制成植物标本,我却是全然忘记了。也许我终于做成了透明轻盈的标本,在阳光下能看清每一道纹理,漂亮的像蝴蝶的翅膀。也许是我没能坚持下去半途而废了,也许是&&

童年的很多事情,就这样湮没无闻了。怪我没能及时用文字记录下来,怪我只顾忙于奔赴一场场新的生活,忘了回首往事。所以我在读沈复《浮生六记》时,总会觉得格外亲切。他说,余忆童稚时,能张目对日,明察秋毫,见藐小之物必细察其纹理,故时有物外之趣。夏蚊成雷,私拟作群鹤舞于空中,心之所向,则或千或百,果然鹤也;昂首观之,项为之强。又留蚊于素帐中,徐喷以烟,使之冲烟而飞鸣,作青云白鹤观,果如鹤唳云端,为之怡然称快。也许,我们都曾有过这样的童年,这样天真无邪、令人怀念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