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岁月(2)
初一 记叙文 3801字 2732人浏览 暧昧武哥252

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岁月(2)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晚上写东西比较给力,尤其是在失眠的深夜。猛然想起周立波的一句话:生命就像一辆前行的列车,朋友就像车上的旅客,不是所有人都能陪你到终点。有的人到站下车,请用记忆收藏他。有的人不辞而别,请把祝福送给他。有的人见利忘义,请把微笑送他。有的人兵戎相见!好吧!人生也不多你一个敌人。我自认为还没有到周立波的境界,做不到那么潇洒。但是我也知道,有些人命中注定成了不了朋友。因为在某些人眼里,很多时候你无论做什么都是错的,比如对某一件事情,你生气是错的,因为你小气;你不生气也是错的,因为你不在乎才不生气。所以啊,有些人注定不可能是朋友的。相反的,有些人即使你偶尔任性耍点不伤大雅的小脾气,他们也会包容你陪你一直走下去。说道这里,我不由得回想起了一些人。 上次说到了初中毕业了是吧,那我就接着讲高中好了。上了高中,我居然意外发现了新班级里居然有以前学校的旧识。虽然初中的时候并不是很熟,可以说仅仅只是认识而已,但是对于刚刚进入一个新学校的我们能遇到旧识已是莫大的惊喜。周,算起来到今天,我们认识得有七八年了吧?哈哈,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反正对于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情形我完全没印象了。估计那时候我们谁都没有想到我们会在几年后变成知心不换命的好朋友吧?高中我们好像是理所当然的就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其实回想起来,我们是有闹过矛盾的哦,具体是因为什么事情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当时咱俩有一个多月没说话,一直到快要分科的时候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先跟你讲话

了。这是我印象当中咱俩唯一一次大规模的闹情绪。再后来就是你一意孤行要去吉林上大学,我和张怎么劝你你都不听。其实我也知道你确实是没得选择,但是我更担心你一个人去北方会遇到很多问题,比如你在家里都年年复发的冻疮在北方你要怎么过冬天等等一些列的问题,可是我又无法说动你留在南方,当时我真的是又气又急,真想这辈子都不理你了,可是当你跟我说“我要是在那边过得不好就找你哭”的时候我又动摇了。

话扯远了,还是说回高一时候的事情吧。话说那时候的我真的很欠扁诶,又臭脾气又任性,动不动就发脾气,而且发起火来就一发不可收拾,用喜怒无常来形容当时的我那是再合适不过了。那时候除了你和张之外估计都没有人能受得了我,我还记得那时候我一句“你怎么那么多话呀”让一个姓贺的女生好久没跟我讲话,还因为一句什么话让一个姓刘的女生从那之后再没跟我讲过话,现在想来当时的我说话是不是太有杀伤性了啊?我记性不太好了,很多事情都忘了,反正那时候我是挺招人烦的。估计受害最深的就是张,因为几乎整个高一分科之前都是我俩同桌,后来换来换去最远也是前后排,始终没有逃脱我的魔爪。哈哈,正是因为我怎么折腾你都不生气所以我毅然决然决定和你做朋友,哈哈,有点动机不纯啊,那时候我交朋友的原则就是脾气要好,不然受不了我怎么办啊?我还记得那时候仗着自己成绩挺好的就老是打击你,说你脑壳打铁,你都不生气。还有一次上自习抢你的习题册抄后面的答案在争夺中弄坏了你新配的眼镜,害你用了好多天的旧眼镜还回家跟你外公撒谎说眼镜忘在学校了。诸

如此类的事情估计是不胜枚举了,反正那时候我就是一贼能折腾的,哪一天不折腾一点事情就浑身不自在的那种要是能穿越,我都想现在回去抽那时候的我几巴掌,当然啦,这是不现实的。

后来日子一天天过去,就到了分科的时候了,虽然我们仨都选择了理科,可是我们运气真的不太好诶,都分在了不同的班级,你们俩还好,是挨着的隔壁班,我和你们俩的教室隔了老远。尽管如此,咱仨的感情好象半点也没淡诶,虽然学习比较忙很少能凑到一起玩,但是遇到什么事情总是第一个想起对方。日子就在大家的眼皮底下一点一点地溜走了,转眼高三来临了,大家也就更加忙了,别说一起玩,甚至是连见面都很困难,虽说是在一栋教学楼里,但是真的很少碰到。高三关于你们最多的回忆就是一到周末就去周家里噌饭,好像整个高三的周末都是在周家里度过的,我爸妈是不允许我在别人家里过夜的,但是我只要说是在周家里我妈一定不会再多问什么。那几年有点叛逆,我很少跟我爸妈讲我朋友的事情,所以我爸妈知道的我的朋友更是屈指可数,但是周便是一个,现在我妈还时常问起周的事情。高三那年的五一,恰逢张过生日请我和周俩人吃饭,至今我还记得那天我们仨坐在一起畅谈未来的场景。当时张说他要考南方的大学,周说她可能留在重庆,说到我,我想了很久我说我可能会去北方吧,那时候依稀知道历史文化名城几乎都位于北方,而我是属于有点小文艺范的那种,喜欢历史比较悠久的地方。后来高考完了,我们仨都考的不怎么好,填志愿那天恰好是周的二十岁生日,我们一起去买菜在周家里给她过了一个特别的生日。结果阴差阳错的,我和张都留在了重庆,

而周迫于家里的压力和各种缘由复读了,一年之后她却毅然决然去了北方,当初的想法我们没有一个人实现了。有一种朋友,即使很久没联系,但是你依旧会把他放在心里,不会随时光荏苒而消退。我想我们仨就是属于这种的吧!

说完了周和张的事情,陪我走过高中后面的两年还有几个人不得不提。第一个是星星,其实我们是高中三年的同学,刚分科的时候因为班里就和星星以前比较熟自然而然就走的比较近,后来不知道我是哪根筋不对,还是当时星星对我太好了,亦或许是本来就是没有太多共同话题的人,走在一起只是因为在新的班级里最初就认识而亲近,反正后来就慢慢疏远了。第二个是秦,其实一直到现在为止我都觉得我们俩挺像的。其实我感觉和我最对脾气的还是秦,我们在对很多事情的看法上经常会有一种不谋而合的默契。许是因为太相像了吧,感觉就像照镜子,看见的对面的人就像是自己,这种感觉让我有点害怕,就想要逃跑。其实我是打心眼里佩服她的,她可以经常看小说到深夜近乎痴迷但是一到考试依旧可以考得很好。这点我就自愧不如,虽然我自认为自己也可以不是很用功就可以学得不错,但是比起秦还是逊色不少。后来虽然慢慢的比较淡了,但是因为是一个寝室的所以关系还是不错的,虽然也有吵过架闹过矛盾,但是都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那个年纪的女生的小心眼罢了。同在一个寝室的还有另外六个人,其中包括娟姐和冉阿Q 。我至今还记得娟姐跟我说的第一句话,那时候刚分科班里第一次大规模调整座位,我和娟姐坐到了是倒数第三排吧,不太记得了,因为我个子不高,所以我想换到前面一点。

娟姐拉着我说:你不要走嘛,我感觉你人挺好的。或许你不记得了,但是当时我真的感动了好久,因为你是第一个这么跟我讲话的人,我听过太多说我脾气怪说我孤僻的,就是没听见过人说我好的,而且还是见的第一面说的。娟姐,我后来有好多次都在想你是不是一直在后悔你跟我说的这第一句话,因为我和你最初的想象完全是大相径庭,我那时候的脾气怪的常人难以忍受,完全是不可理喻的那种,而且我知道我那样不好但是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曾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神经病。其实娟姐和冉阿Q 都是很好很好的那种人,只是那时候的我太过于刁钻古怪所以可以说是有些伤害了他们。尤其是刚进入高三前的那个暑假,学校要求补课,由于天气太热加上心理压力过大经常整夜整夜失眠,以至于严重的时候不得不服用安眠药来帮助睡眠,最后实在是支撑不下去了只能请假回家休息。因为我请假的时候学校的补课已经快要结束了所以回家之后就没再回学校补课,我走了之后学校说要重新粉刷我们的宿舍楼,所以每个寝室都不能放东西,我的所有东西都是冉阿Q 替我收拾好的。我心里一直都很感激他们,但是那时候的我接近于神经病的那种,经常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所以那些对我好的人也被我一个一个伤害了。还有几个关系比较好的,比如一直和我较量理科成绩的申小弟,我们约定每次考试,谁的理综和数学总成绩低的请吃饭,因为我俩的英语都烂得不行,他的英语甚至比我还要烂,不过他的理科真的很好很好,所以一般都是我请客的时候居多,一直到高考。话说回来,当年高考结束也没看咱俩谁的理科成绩高,搞不好你还欠我一段饭呢?还有那个每次上课跟我讲

话却每次都是让我被老师挨骂的向xx ,我至今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如果他是故意整我的那他是怎么做到每次让老师发现讲话的都是我(其实有时候我没讲话只是在听他讲),如果不是故意的,那么老天你也太不公平了吧?还有加菲和才姐,其实高中跟他们的关系只是一般,我一直都知道她们都是很善良很善良的孩子,只是那时候接触不太多,真正的接触在大学,她们俩因为复读的缘故,阴差阳错的成了我的学妹,哈哈,虽然她们俩都不叫我学姐,但是每次在学校碰到他们身边的人都会叫我学姐,过过干瘾吧。说到高三,我不得不提一下我那厚厚的一摞杂志,他们陪我伴我走过了我人生最痛苦的时期,无论是心烦不想学习还是深夜失眠时,都是他们陪着我走过来的,也多多少少明白了一些道理,慢慢的成长了起来,不再那么偏执任性,学着替别人着想,学着控制自己的情绪,学着委婉的去处理事情,慢慢去理解国学所谓的中庸之道。

我曾经写过一句有点煽情的话:生命中人来人往,有谁把关于你的记忆收藏。人终究是会长大的,虽然有时候会付出一定的代价。如今回想那些青葱岁月,除了怀念一下那些渐行渐远的人儿,也时时反思自己。我刚上大学的时候,已经参加工作的表姐跟我说了一句我至今都难以忘记的话,她说:女孩子要学会感恩,不要把所有的一切都当做理所当然。学会宽容,别对身边的人太严,朋友不比父母。我思考了那么久的东西终于有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