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候乐园
高二 散文 1650字 70人浏览 展会参观

那天,傍晚的黄昏,我一个人守着窗儿,看着远处的梧桐,茫然而又伤感。
那落霞晕染开来,瞬间裂变成了黑暗,吞噬了天地间的太古之光。
飞翔
大朵大朵的流云铺陈了我的软垫,片片金鳞般的太阳之光照射着,波澜壮阔。
这是我的天堂吧?我想。
我的天堂,我的候乐园。
这儿有着漫山遍野的薰衣草,有着飘洋过海的雪花,有着刹那胭红的枫林,有着萧瑟凋败的花朵。不知从哪儿吹来的风,轻灵而又寒冷,但还不够冰冻、凛冽与刺骨。我轻轻一跃,背后忽然展开了一双巨翼,不是洁白的,如我的心有着灰色的忧伤。我乘着风力来到了山坡上。呵!还有一池潋滟的湖水,清澈透明,却映出我的脸庞,年轻美好,可是在这个皮囊下有着一颗苍老疲惫的心。我开始怀念,在等候快乐的同时,怀念着过去的快乐。我想我已经开始变老了,因为只有开始苍老的人才会开始怀念。在双翼的帮助下,我在高空重新审视我的候乐园。在盈盈绝美的雪花中秀着神秘而波光流转的幸福紫色,露出嘴边那喜悦而热情的如火红色,又有些血一般的冷峻与纯净,现出那凌晨黄昏交替间的垂暮容颜。
我不是天使,所以我不能飞翔,但是我会努力飞翔——让心飞翔。这双翼便是我的心幻化出来的吧……
春忘
绵绵的春雨,细腻而又温柔地走过,犹如蒙娜丽莎的微笑,使人迷醉。春之女从如梦如幻的穹隆姗姗而来,我便听到了泉水泠泠、琴声铮铮,像极了那啼血杜鹃唱出的美妙旋律,那美丽的杜鹃花应声而开,那是徘徊在彼岸之间的花儿啊!
放眼一望,湛蓝的天空中有白云悠悠——我暂且忘记了所有的烦恼,走出了我那封闭的小木屋,去看云。
夏恋
炎炎的夏日,粗犷而又冷酷地来到。留恋湖畔的山野,那儿有败花残蕊,被风雨吹打得纷纷扬扬而又支离破碎。夏之子便踩着睡莲高歌而来,于是这个仲夏之夜就有了梦,给了我如烟如雾风过无痕的感觉……好遥远又好熟悉……仿佛所有的过去,所有的岁月,所有阳光下盛开的花朵,所有大雨里潮湿的回忆,所有刻骨铭心的灼热年华,都会在这个未至的夏至中留下,成为细致的收藏。
在清澈的湖水旁,洗涤着自己的及地长发以及双翼,看着远处变幻莫测的海。现在天地间还是混沌未开。但是,在海天相接处,很快就显现出了一片朝霞,艳丽多姿,接着阳光就射进了我的候乐园中,也射进了我的心扉,把我从迷茫大雾中扯了出来。阳光撕裂了云层,投向了大地,海面上犹如洒满了金粉,耀眼夺目——我恋上了这里的美景,能将我从覆灭自己的悲伤彷徨中拉扯出来。
秋思
我蜷缩在枫树下,双手圈着腿,下巴搁在膝上,任由浓烈的红枫飘落在我的身上,一片、两片……数也数不清,似凤凰浴火重生,是个怕冷而又孤单自我的姿势。我想这时的我必然像一个妖精般,美得因不被注意而特别嚣张。
远处已破败不堪,有着干枯纠结的藤蔓和那盘旋在天际漆黑般的乌鸦,后面还有一轮哀愁的暮日。江南水乡特有的小桥下却是时断时续的流水,没有一户人家在此时燃起炊烟,让它如古老图腾柱般挺直。弯曲回肠的古老街道上已不见了瘦削老马的剪影,只留下些许西风在吹刮,只有——这个断肠人在天涯海角间默默地思念。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为何百转千回仍寻不到你的音讯?且让片片枫叶蕴含住我的思念,寄语风吹过的秋天;希望某日的温暖午后,我思念中的你能够化为现实,让我目睹你依旧的轻舞飞扬……

冬盼
高挂在天上的孤独坠落在人间,沉淀——沉寂——沉默——沉醉。
冬,洒满了一地的柳絮,唤来了寒峭的北风。真是岁月如流成枯枝,日月如梭韶华逝!
“海天龙战血玄黄,披发长歌览大荒。易水萧萧人去也,一天明月白如霜。”
我决绝地念出,忽然感悟到了双子的通病:清澈明朗的笑容下总是躲藏着几近绝望的愁思。我就是这样地热爱绝望。
冬,是哭泣、阴冷的季节,也是悲伤、冷酷的代名词。
可是,冬天已经来临,春天还会远吗?因此我又盼望着,在冬天盼望春天的到来。
轮回
冬天过去,春天过来,又一次新的轮回开始了。
夜里,风吹过的时候,我还是会听见心里有东西在碰撞着,发出空洞的响声,闷闷疼。
我甚至可以听到我有种冲动,想要纪念一下。所以以此文来纪念我以前所有欢乐、悲伤、幸福、疼痛的日子。也许该忘怀的就忘记吧!希望留下些许清爽,伴自己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