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三寒假作文:冬天的味道
初三 记叙文 2字 128人浏览 何人可呀

提起冬天, 就会闻到阳光的味道, 一种清新的米香在阳光中弥漫的气息, 暖暖的, 渗透进每一寸皮肤下的每一个神经细胞中, 通体舒服.

在农村的冬天, 母亲经常会捡一个好日头的早晨拆洗床单被面被里. 先在炕孔的大铁锅里煮上一锅早谷米饭, 滤出像牛奶一样稠一样香的米汤, 当它还冒着热腾腾的水雾的时候倒进洗干净了的床单被面里, 让它浆涤一下, 然后直接把它们凉挂在门前的钢丝绳上. 红的, 绿的, 花的被面被里挂满了整个院前, 接二连三地滴嗒着温润, 晶莹的" 珍珠" 水, 像花果山水帘洞一样新奇, 美丽. 太阳偏西时, 天阴冷下来, 只有天边的一抹晚霞还散发着一丝丝温暖的气息. 母亲在门前草地上铺一个新凉席子, 收下晒干的被里被面, 折叠好被角, 眯着眼睛搓针眼线, 穿针, 一针一线地上被子. 被米汤浆过的被里被面平平整整, 焕然一新. 虽有点硬, 却透着一股清香和阳光温暖的气息. 年少的我经常喜欢在铺好的被子上打滚儿, 把头埋进因晒软蓬松的被子里, 深深地嗅嗅那清新的阳光味道, 还透着诱人的米香. 晚上睡在洗涤一新的床上, 身体软软地被阳光暖暖的包围, 嗅着怡人的米香甜甜地进入梦乡.

想起冬天, 就会馋那香喷的烤红薯, 清香的爆玉米, 炸米爆的味道. 那都是在边烧火边品尝的美食. 在农村烧火煮饭是在壶炉或炕孔里, 壶炉安在厨房的一个角落, 在地上挖一个浅浅吊了, 后面码几口砖当烟炉, 搁上水壶热洗脚水. 壶炉上面悬吊一个锣罐钩子, 还可上下移动, 吊上一个被烟薰得黑呼呼的铁锣罐就可以煮饭了. 烧饭的时候, 在火红炉灰上焐一焉的红薯, 或丢一个金黄的玉米棒子, 不时把火红的草灰往上面焐, 一顿饭的工夫就可以扒温热的炉灰寻找" 宝贝" 了. 红薯的表皮虽被烧糊了, 放在地上滚一滚就可以抖掉草灰, 掰开外面的糊壳, 里面是诱人的桔红色红薯肉, 香喷喷, 热腾腾的, 甜丝丝的, 一口咽下去, 烫得肠子直溜, 周身暖洋洋的. 玉米棒子就可以直接像吹口琴一样的嚼啦. 有的都爆开了花, 脆脆的清香, 吃过后, 嘴巴就像花猫子一样. 在烧饭的时候, 总会有意外收获, 那就是炸米爆. 因烧的是秋收后的稻谷禾, 不时就会" 嘭" 地一声, 炸出一粒米爆来尝尝, 所以冬天烧火是最抢手的活儿.

冬天桌上的味道, 是热气腾腾的, 暖洋洋的. 父亲回家的时候, 饭桌上就会升起白炭炉子. 那是一各白铝火锅炉, 底下有炉桥烧白木炭, 上面还有一个直耸的烟冲口. 在灶孔炒菜时就把白炭焐着, 然后用火钳夹着一个个放进烟冲底下的炉桥上. 不一会儿, 烟冲口四周的锅边就会" 咝咝" 地响了. 里面经常放着水煮的豆腐, 小白菜, 小葱, 芹菜等农家小菜. 我们一家人围坐在桌子上, 边吃边" 哈嘶哈嘶" 地吸着热气. 我和哥哥总是伸长脖子去夹炉里的" 内容". 白炭炉子太高了, 又升腾着氤氲的热气, 父亲总叫我们别动. 他总微微仰着脸, 觑着眼睛, 吹开迷漫的白雾, 一筷筷地夹起滑嫩的豆腐, 水灵灵的白菜, 放到我们的白米饭上. 后来, 也许是习惯了. 竟习以为常了. 只要吃火锅, 我们大多总是坐享其成, 总是眼巴巴地望着那白炭炉, 等着那热腾腾的美食从父亲的筷子头掉进我们的碗里. 只有等不及的时候, 才会急着站起来, 伸长筷子去瞎夹一把, 父亲总是" 嘿嘿" 地笑, 露出一颗因摇车打落的牙洞. 外面虽狂风下雪, 家里却暖好春天. 那是十年前的日子了家里总是弥漫着氤氲的热气和开心的笑声. 现在父亲去世快七年了, 我却老想起他" 嘿嘿" 笑时露出的缺门牙.

又是冬天, 无论多冷, 想到这些, 我心上总是湿热的, 暖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