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出窍
高二 散文 8字 222人浏览 不仅V而且VN

灵魂出窍(微型小说)

当刺耳的刹车声,在我的耳边响起时,我知道,我完了,疼痛渐渐像潮水一样向我袭来,意识却像决堤了一般,慢慢涣散。我听见了人群慢慢向我靠拢的脚步声,我听见了救护车越来越近的鸣笛声,我听见了有人惊呼,有人议论,可是我的视线却越来越模糊,眼皮也越来越沉重,终于我支撑不住,缓缓闭上眼,昏死过去……

我闻见了苏打水刺鼻的气味,耳边似乎也有人在哭泣,我好想睁开眼看看我在哪,看看在哭泣的是不是我的妈妈,但眼皮却似乎有千斤重,无论我怎么使劲,我都睁不开啊!这时有人向我走来,我听见了他们的对话:

“医生,我的孩子怎么样了,她已经昏迷一整天了啊。”一个焦急的带着哭腔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好熟悉,哦,这一定是我的妈妈!

“你先别激动,冷静一下,你女儿在车祸中伤到脊柱,我们已经尽全力救治了,如果24小时之内她还没有醒来的话,她就有可能要成为植物人,请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医生,求你救救我女儿,救救我女儿……”

妈妈的的哭喊还在继续,我却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突然我闻到了一阵花香,天呐,病房里怎么会有花香?不对,这是窗外的花香,可我的身体还在病床上躺着啊,心电图也依然显示我有生命特征,我猛然意识到,我的灵魂离开了我的身体,竟然像羽毛一样飞出窗外了!

一阵风吹来,我被吹的好远好远,妈妈的哭声我渐渐开始听不见,我拼命的大喊“妈妈,你不要哭,你不要哭”,可是却没有任何声音,又是一阵风吹来,我就随风来到了一栋民房的窗口。

一位年轻的女人在罚一个男孩跪搓衣板,男孩一边抽泣,一边依然倔强的冲着那个女人大喊“不是我拿的,说了不是我拿的,就不是我拿的!”

“好啊!你偷拿家里的钱还敢撒谎,不是你拿的,那你买手机的钱是哪来的?”女人有点歇斯底里了,说着一个巴掌就朝男孩的身上打去,盛怒之下,那个女人的力道显然没有控制好,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就在男孩的身上出现了,挨打的男孩这时反而不哭了,只倔强的咬着牙,恨恨的瞪着女人。

或许是男孩的目光让女人妥协了,或许是那个掌印让女人心疼了,女人怔了一下,难过、失望、心疼的情绪在脸上明显纠结起来,她缓缓蹲下身,抱住了男孩,两行清泪流了出来。

“儿子啊,妈妈也不想打你,可是你怎么可以这么不争气,妈妈砸锅卖铁,辛苦挣钱供你读书,你怎么可以这么不争气呢, 还疼吗?”男孩也开始平静下来,嗫嚅到“妈妈,对不起……”

哎,可怜天下父母心,可小孩子总是不懂事,总是让大人们操碎了心,真不应该啊。忽然感觉那个小男孩也像极了不怎么听话的我,一丝愧疚慢慢浮现,对那个女人我也有了淡淡的心疼。

我离开了那个窗户,随风来到一所中学教室,靠窗的位置,两个女孩子在窃窃私语:

“我真讨厌数学,总是学不好,我要是没考上大学,肯定是因为数学没考好。“

“唉,咱这辈子可别就毁在数学上了啊”

“乱想什么哦,肯定不会的,对了,你想考哪所大学啊?”

“我想去A 大”

“我想去B 大”

“咱们还是一起去C 大吧,不然以后不在一起,我会想你的”

“恩,也是,那咱要好好努力,争取去同一所学校哦。” “……”

她们在说什么什么,我已经不想听了,只是恍惚中觉得自己曾经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亲爱的同桌,我想你了,你还好吗?

后来我又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漂了好久,我看见在街角有乞丐蜷缩着,我看见街心公园里,有一对小情侣在闹分手,我看见黑暗的弄堂里有狗在狂吠,我看见乡村的破房子里有个老人在独自流泪,我看见了好多他人生活里的平常琐事,充满烟火味,平淡而真实。可是我却在这半空飘着,感受不到地心引力的牵引,孤独无依。我想回去了,回到这凡尘俗世中,回到这平平淡淡的幸福中去。

我漂了好大一圈,终于又回到了我身体所在的病房。妈妈还在我的病床前守着,她握着我的手,一遍一遍轻柔的按着,希望我的身体能够感觉的到,她一遍一遍的唤着我的名字,喃喃的说道“好女儿啊,你快点醒过来吧”,我多想答应她啊,可是我出不了声。病房外的长椅上坐着我的爸爸,他捂着脸,极度压抑的抽泣着,我的爸爸啊,他是那样一个坚强的男人,可是此刻他却哭得像个小孩,我好想上去抱抱他,可是我一靠近他,却又马上从他的身体里穿了过去,只有他的头发好像微微被风吹的动了一动。

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响起,一群人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哦,原来是我的朋友们,他们一定是知道我遭遇飞来横祸后赶来看我的。我看见同桌了,我一阵欣喜,我开心的向

她打招呼,她最喜欢和我嬉皮笑脸了,可是我看见她却哭了,竟然嚎啕大哭了!

我就这样愣了好久,愣在半空中,看着他们为我伤心,为我哭。我忽然就觉得原来有人牵挂就是幸福,平平淡淡中自有真切和温馨。我想起了医生的话,他说二十四小时之内我要是醒不过来,我就成植物人了。不!要不是这场飞来横祸或许我还不知道我有多幸福,我更不要我的父母,我的朋友为我伤心流泪,我要回去,回到这琐碎却真实得生活中去。

一瓶盐水已经挂完了,医生来给我拔针头,一阵痛感传来。咦?我能感觉到痛了?我尝试着动了动被妈妈握着的那只手,显然妈妈感觉到了我的异样,我慢慢睁开眼,正对上妈妈婆娑的泪眼,良久,我轻轻的笑了笑,感觉好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