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作文
五年级 记叙文 2775字 75人浏览 死亡的天使之一

与写作一路同行

近来,由于办校报的缘由,我自然接触了不少学生和老师的文章,每每读来总感觉有些苦涩,不能说是词不达意,但心里总有些疙疙瘩瘩,感觉有很多话要说,但又不知从何说起。说实话,近年来,由于英语热的兴起,我们的语文教学举步维艰,老师和学生对写作似乎有些颓废,说不准是因为对写作有一种畏难情绪,还是真的无从下笔。其实,每一个学写作的人一开始都难免会有这样的心理。多年来,在文学这座大山上,我一直是一个徒手攀登者。

记得三十年前,刚上初中的我就喜欢上了写作文,写作的冲动源于我读过的《岳飞传》、《杨家将》、《呼延庆打擂》之类的书。那时,传递知识的媒介太少了,唯一可以汲取知识的手段就是读书了。每一次借到书,真的是如获至宝,我小心翼翼的翻着,认认真真的看着,陶醉在淡淡的墨香里,用废寝忘食来形容绝不是夸张,书中那些鲜活的人物形象时时会窜到我的跟前,让我防不胜防。耳濡目染中,我也会学着去写人记事了,虽算不上生动,但和同龄人比起来似乎有些韵味,要不,老师为何喜欢在班上读我的文章。后来,我又喜欢上了读诗,真的读不懂,但还要故意做作,为什么呢?都怨我望文生义的定了一份杂志,谁知发下来一看竟是《星星》,一种专门刊发新诗的刊物,既然定了,就要学着写,否则,别人一定说我故弄玄虚了。刚好赶上学校元旦征集墙报稿,我就装模做样的写了一首,还很虔诚的请一位刚刚师范毕业的老师给改一改,老教师我是不会让他们改的,因为新时代写新诗,老教师是看不懂的,我认为,现在想想,真的很好笑。后来,那首胡诌的诗真的出现在了墙报上,我甭提多高兴了,走路都一漾一漾的。为此,我还招来不少男女绯闻的事。原来,我座位前面的一位女生在墙报上见了我写的诗,就嚷着让我给他写一首,女孩子张口,男孩子必应,大丈夫行为嘛,何况我都定了《星星》诗刊。我后来苦思冥想总也写不出,她又老催我,弄得我浑身都像在长刺,难受得很,如果写不出来,脸面何在,自尊何在,还有桌子上那本《星星》诗刊。唉!无言独近窗口,雨在下,风在吼,无花果树在摇头。于是乎,灵感来了,我就以无花果为题写了一首诗送给了她,让她激动了一个晚上,这是后来她告诉我的。

在朦朦胧胧的岁月里,我糊里糊涂的写着一些我自以为得意的文字,风风火火的结束了我的初中生活。进入高中后,我首先打听怎么才能借到书,后来我知道学校图书室是向学生开放的,我第一个报名办了借书证。从此,我便徜徉于书的天地里了。为此,我放弃了物理和化学。那时,我自以为长大了,该写些深沉的文字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搜肠刮肚的罗列优美的文字来装点自己的门面。于是,我又喜欢上了鲁迅的作品,因为鲁迅的作品往往是深刻的,耐人琢磨不透的,特别是“不在沉默中爆发, 便在沉默中灭亡”的话确实激励了我很长一段时间。后来,县高中办起了<扬帆>文学社,我竟然被推选为主编,这无疑给了我莫大的动力。我便又洋洋洒洒的写起来,喜怒哀乐诉诸笔端,虽算不上美文,但一吐为快嘛!为此,我还被同班同学介绍给了一位乡村知名的医生,专门给这位名医写了一篇人物专访, 后来在县广播站播发了,还领到了好几块钱的稿费呢。在写作中学习,在学习中写作成了我最大的理想。

参加工作后,我依然续写我的作家梦,想法自然是好的,但行动起来总觉得力不从心,怎么办?不能放弃,一向要强的我便开始剪裁报纸,先用牛皮纸装订成一个大本子,然后把报纸上自认为好的作品都剪下来贴在上面,反复研读,反复试写,反复修改,并试着向报刊上投稿。但每一次投稿都如泥牛沉入大海,一次次的兴奋,一次次的失望,在兴奋与失望中我学会了坚强。后来,县教育局向每一个乡镇要一名通讯员,我又有幸被选中,还参加了一次特别重要的培训,有幸结识了《教育时报》的高级编辑苗尤志,是不是这个名字我都有些含糊了,反正那次培训让我受益不少。培训过后,我便成了乡镇的通讯员,全乡大大小小的教育上的事情都由我来写了,有时还忙得不亦乐乎,虽然苦了些,但乐在其中。

大概是2000年时,县教研室主办了《虞城教研》,旨在宣传本县教育上的人和事,我又

顺里成章的成了《虞城教研》的撰稿人,一开始,当我把自己的第一篇稿子送到县教研室时,真的是又激动又害怕。因为主办者是一位五十多岁的治学严谨的老教师,听说知识很渊博,后来才知道,他叫韩宪臣,发表的文章足足有一大摞,我们都叫他“大写”,意思是在写作方面是“老大”。这之后,我便成了《虞城教研》编辑部的常客,听韩老师谈作文教学成了我最大的爱好。每次从县城归来,我都认真的想,仔细的品,结合自己的生活体验写心得、写体会,有时,灵感来了,半夜里都要起来写点东西,否则是睡不好觉的。尽管我很卖力,但韩老师还是说我的文章缺少力度和深度,建议我读些教育教学理论方面的书,提高自己的理论水平。为此,我跑了好多路,终于借到一本宁鸿彬老师的理论专著,每每读来,如沐春风,真的想拥有一本,但当地书店买不到。于是乎,我便开始抄书,边抄边体会,边体会边实践。一个学期下来,我竟然抄了足足两本教案,现在回味起来,仍觉得兴趣盎然。

后来,我成了家,有了孩子,家庭的重担压得我直不起腰来,我的写作一度中断,到现在仍没有任何建树,真的让人汗颜;有时就是想写点东西,也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想的事,大都是工作的需要,每一次写过后总找不到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我仿佛只是一具空壳,抑或是窗台上的一株花草,只不过装饰一下环境,或者是改变一下别人的心情,发自肺腑之言寥寥无几。我有时真的很羡慕现在的学生,他们有着充裕的时间和条件却不利用,写起文章来,总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所以,学生的文章往往缺少真情实感。其实,我私下里认为:只要上了写作这条“贼船”,吃苦是一定的,俗话说“做贼心虚”,我们既然做了“贼”,心虚是一定的了,心“虚’自然会勤奋,总比趾高气扬的吹嘘要强得多。还有诗云“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说的是我们还要有一种韧劲,多观察,多体会,有感即发,不必在意语言的优美,关键是用我手写我心,贵在一个真字。但很多时候我们只会写些大路边上的文字,或喊喊口号,或呻吟呻吟,或卖弄玄虚,到头来只会是花拳绣腿,好看不中用,我希望喜欢文学的老师和学生不妨沉下心来,把自己的平凡故事写出来,再泡上一杯浓茶,慢慢品茗,让他人收益,让自己幸福,何乐而不为呢!

但看到年轻老师写作我除了鼓励还是鼓励,因为爱写作的人往往有很强的自尊,这大可不必,我认为总比那些处处炫耀的人要好得多,

后来,我甚至有些走火入魔,不想继续学业了,想着专业去搞创作,一篇篇稿子在校报上发表,自己似乎成了作家, 我还对未来作了种种设想, 谁知高考击碎了我所有的梦, 。我带着失落与迷惘离开了学校。本以为我今后与写作无缘了, 谁知我鬼差神使般的干上了教育, 离我的写作梦又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