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被冤枉
五年级 记叙文 849字 1407人浏览 zwzwzzw00

第一次被冤枉

每当闻到那种薰衣草香味的东西,我便会回忆起那年夏天……

门被“哐”地一声踹开了,正在吃冰糕的我猛地一回头。 火辣辣的阳光灼人般地刺痛我的双眼,哥哥魁梧的身影被阳光笼罩着。门上那鲜明的脚印告诉我:哥哥很生气。 “我那把扇子是不你拿的!”哥哥咆哮般地问我,镜片后的眼睛满是愤怒。

我还不及反应,哥哥那咆哮般的声音又来了:“你把它放在哪了!”

“什么扇子?我拿什么了?”我怯怯地用细小的声音回应着。

“那把有薰衣草味的扇子,是不叫你拿了!”声音依旧是那般刺耳。

“我没拿!”待我反应回来时,觉得自己很是委屈。那把扇子是哥哥旅游时买回来的纪念品,自己平时就很少用,我们更是碰也不准碰,怎么可能去拿!

“你再说!”哥哥这次声音比前面任何一次都要大,震耳欲聋。

“我就是没拿。”

“我把它放在桌子上,怎么会没有!”哥哥质问我,“今天就你来我家了。除了你,还有谁!”

“我就是没有!”撂下这句话后,我跑出了门外。不知跑了多久,在一棵柳树下,坐了下来。

这时,刮起了一阵微风。风夹带柳条翩翩起舞。

柳条从我脸上轻轻划过。可委屈而又怨恨的我,不知为何,觉得这柳条是在狠狠地抽打我,讥笑着,嘲讽着。 我拼命咬住下嘴唇,不使眼泪流出来。眼泪终究是“夺眶而出”。泪水止不住地从脸上无情地滑落。

蝉知知地叫个不休,耳朵里满是“知知”的声音…… 天的那边已有残阳留下余辉,残血般的颜色像是画上的。而天的这边,却是那么白。白得清澈,白得一尘不染。 我总觉得,人生好像这夕阳西下的天空,一张纯洁的白纸,被人生生玷污,抹上那腥红的颜色。

“喂!”哥哥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将目光从天空收回,看着哥哥。镜片后的眼睛,不是愤怒,却令我读不懂。

“扇子我找到了,在一本书里夹着。”

哥哥只做了这一个解释。语气里没有丝毫的愧意,满是不客气。

“你妈叫我找你回家。”高傲的语气冷冰冰地说出。 我不愿回答,只是缓缓地从哥哥身边走过。

从哥哥身边走过时,他的身上,散发着一股令我反感的薰衣草味。

那种味道,我至今,记忆犹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