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遗梦
初二 散文 808字 130人浏览 一抹雨过天晴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诚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悲金悼玉的红楼梦”。

游走在苍凉的浮世,梦阮用其一生沧桑,造就一座红楼,将人世的寓合悲欢尽诉,如同一个凄凉的神话,只留下我们心中深深的眷恋。点点忧伤,都从那虚无漂渺的太虚幻境忆起。

前生前世,西方灵河岸边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化甘露灌溉,遂得脱却草胎术质,换成人形,她许愿:他(侍者)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不世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因此,绛仙子带着她郁结的缠绵之意落入凡间,出生在名门望族,书香世家,她便是姑苏林黛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合情目。”这样一位娇柔干净的女孩,出落得纤尘不染。超凡脱俗。用她的泪水烛照出她生命的光辉,以她最美的姿态,呈现于世人眼中,演绎出这段永不消逝的千古绝唱。

“龙吟细细,凤尾森森。”“花魂点点无情绪,鸟梦痴痴何处惊。”在“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之地”的大观园里,这位多情少女的落寞胸怀,虽隔百年明光,仍能透过那脆弱的宣纸传达出来。她爱得失落,美得失落,以花拟人,从残红的命运中看见了自己的影子,面对香飘万点,落红成阵的局面,她只能轻吟“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得断有谁怜;”竹影摇曳的潇湘幽馆,对她而言,也不过是“清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的凄冷;在鸟魂悲歌,花魂难留之际,她于情问菊“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原以为,她与宝玉的这场旷世奇缘,这段俗世烟火的铺排,横生枝节。凹晶馆里“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竟成了她生命的预兆。宝玉新婚之夜,她终是含恨而去,做回了潇湘妃子。只是不知在她归回仙境的那一刻,可否有对下凡历劫的怨悔。

“香魂一缕随风散,愁绪三更入梦遥”黛玉悄然离去,只希望她能够带着今生留下的遗憾,寻找到那一方属于她的香丘,寻觅到属于她的真正的幸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