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那些事》系列散文之六:桃之夭夭
初一 散文 1757字 88人浏览 恩珠的小屋

总记得那长三间的土墙房,总记得土墙房前那个不大的院坝以及院坝里那棵年年开花的桂花树,还有在这里曾经阳光或阴霾的日子„„

——题记

桃之夭夭

我不爱吃桃。现在街上卖的桃无非两种:一种是人工培植的,个大而肥,颜色似乎很诱人,但总是显得偏白,而且吃起来的味道不像桃,倒很像仿桃味的果汁;一种就是所谓的“家桃”了,味当然也算正宗的桃味,但不管是颜色还是形状,看上去总是丑陋的,青得穷酸,小得侏儒,毛得难看,品相太差。所以我不但不吃,而且比较反对家里人买来吃。

我家的桃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它完全可以和人工培植的桃比大,而且肉厚汁丰,色鲜味美。看见它就不想吃饭,吃了饭还想吃它,没吃饭时最多两个就饱,吃了饭照样还能吃两个。《诗·周南·桃夭》这样写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我认为这是专门写我家那

种桃的,否则,要么就是诗写得太假,要么就是其它的桃实在不配。

可这又是一棵麻烦的桃树。

每年才开始结桃就不断有人关注,平时根本不钻我家的人那段时间也总会有点事到我家,说是借个什么东西,走的时候却往往会漏出一句“我以为桃子熟了呢,还没熟啊!”而常钻我家的人就无所顾忌了,总会大言不惭地说“又快到吃桃子的时候了!”有些人更“脸厚”:“做梦我都梦到这桃子熟了,怎么还没熟呢?”而有的话听起来还“气人”:“反正每年我都会来的,别的桃不吃不要紧,你家这桃不能不吃。”一听这些话,我就会在心里嘀咕:自家都没得吃,别人倒是比我更着急,像是他家的!

到桃子差不多熟的时候更是“热闹”,天天都会有人来我家,脸皮薄的人会先向主人打声招呼:“我上去讨两个吃哈!”其实没等答应人就先上树了,说“讨”两个手中却拿个大篮子。“脸厚”的人就什么招呼也不打直接上树,不被发现则已,发现了还说:“谁叫你家桃子这么香!不要我吃就把它砍了!”说话虽然笑着,却是非吃不可。但好歹这些还算是明着来,气人的是“偷”,或者晚上,或者趁你家人不在的时候,带着篮子或背篼,一来就是满载而归。 总之这棵桃树是年年“顾客”盈门,岁岁难得清静。我看见别家的果树都会弄些刺装在树上,也希望父亲用这个办法,而父亲却说:“除非人家不想吃,想吃有的是办法。”的确,我家桃树虽然长得茂盛,但树不高,很多桠枝在桃结满时还往下坠,伸手可及,用什么办法也不管用。

桃子好吃,有人喜欢吃,而且都是乡里乡亲,这是好事。但有些事别人不理解,一方面我们不是不让人家吃,而是希望熟透了再吃,否则太辜负了;另一方面说起来就有点不好意思,是希望能多少留些去卖以捡一点学费。所以我们自己反而吃得不多,父母则基本不吃,他们会说是“吃厌了”。这桃也真是好卖,背上街去很快就完了,所得的钱的确能给父母减轻一点负担。其实懂规矩的人还是有的,比如我家那些邻居,大人小孩都不会来摘吃,似乎没看见这桃子似的,反倒让我们过意不去,于是我们每年都会按母亲的吩咐每家送一篮过去,把该送的都送了,剩下才是卖的。只是往往到熟透的时候已经所剩无几了,剩下的都是那些伸手够不着的,虽说想拿些去卖,其实有卖的年头不多。

相比于结桃之后的麻烦,这棵桃树的花期就有意思得多了,那是完全可以自主欣赏绝对没有烦恼的时候。花开得多,朵大而圆,远看不见桠枝,成了一团大花云,近看则烟花粉黛,玉瓣琼枝,让人不得不爱;粗约三十厘米的树干却长得不高,桠枝往四周旁逸横出,成了一把巨大的花伞,把一间简陋的老屋装扮得缤纷艳丽!我在想,这样一棵桃树,如是生在深院豪庭,无疑会增添浓厚的贵胄之气,但可能会失去很多欢乐,而在我家那样的土墙院子,阳光之下,绿竹之侧,每当芳香四溢之时,满树的生机似乎把整个春天都搬进来了,流连树下,万点争妍,一派盎然!大约就是这个原因,它才没有生在别处吧。

一直想以愉悦的心情写这棵桃树,行文至此,还是发现并不如事先期望的好,毕竟这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在我家现在的院子中,随着后来木房的修建,早已没有了这棵桃树!桃树或许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而我却因为曾经拥有和难免失去徒生几许难以言说的忧伤„„自从没有了这棵桃树,我也没有再见过那样的桃,更别说那种味道了。而我对于那种味道的留恋却不是太想吃它,如果现在的院子中再有这样一棵桃树,我会对所有的乡亲们说,只要它结桃,只要你们喜欢,随时都可以吃!而我,只需看到它每年开花结果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