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瘦西湖
初二 记叙文 1274字 628人浏览 engtainanle

游瘦西湖

经济论坛编辑部张浪

亢和九年,秦淮名妓薛涛泛舟游于瘦西湖。风吹仙袂,舞若霓裳;雾萦莲萼,云鬓生烟;桨激清涟,啷当若仙乐佩环;舞袖青衫,飘飘乎类洛神凌波凫水而来。莫非瑶台蟾宫,岂非有哉!虽置于烟花柳巷,未曾不游离尘埃之外。此次出道五亭桥,既非名士之要,亦非骚人之赏,该自心有所怨,郁结于胸,游夫山水释之罢。

极目裂眦,天水相接,浑然一色。青烟袅袅,系九亭之朱缘;薄雾蒙蒙,留行舟之竹角;翠荷悠悠,绿莫愁之罗裙;青山隐隐,藏古刹之钟声。如此佳境,尽收眼底。物阜盛,名乐业,男兮女归,岂非天伦。徒自叹身世凄凉,若烟花柳絮,因风起落,虽为世所赏,终委于尘土,想到此,不禁梨花带雨,玉容憔悴,兀自伤身。

忽而,碧波传涛,曰:“泪湿罗巾梦不成,夜深殿前按歌声。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好诗,好诗”薛涛不禁叹道“奈何此诗如此劳心伤神,咋一听确乃宫怨之诗,细想舟中之人定是自比失宠宫女。倒像官宦漂泊,羁旅之人的愁思,且不知是何人。”但见舟中另有二女子,清雅脱俗,灵气必见,可怜非常。一女柳腰黛眉,舞姿翩跹,绝甚霓裳;一女面似莲萼,嘴若樱桃,歌声清凉。素闻有二女“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莫菲舟中人是白大人。

未几,舟中人步至船头,只见纶巾青衫折扇摇,浓眉美髻胜洞宾,好生潇洒。少年弟子江湖老,空余英雄叹年少,其能有如此兴致,实乃至性之人。

却见两位姑娘载笑载言,倒是在向他示意五亭桥。未几,泊舟桥旁,公子道:“西湖多雨,庭上甚寒,姑娘可否舟中一聚。”薛涛倒是洒脱,被巾,挽裙,微步入舟中。

薛涛道;“公子可否告之名讳。”公子道:“在下白居易,太原人氏,现任江州司马。”涛笑曰:“果然是白大人,今日缘得一件,荣幸之至。”易曰:“莫非姑娘认得在下。笑曰:“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大人补察时政,泄导人情,深谙世道;歌诗练达,冠绝天下,贱妾岂会不知。”易曰:“惭愧,惭愧。姑娘秀外慧中,貌不见飞燕,才不亚于玉环,不知是何书香门第。”涛苦叹道:“妾名不足道也。”易曰:“姑娘莫请辞。”涛曰:“妾姓薛名涛,不过风尘女流,大人见笑。”易曰:“莫非秦淮四大才女之一薛涛,姑娘才名远播,幸会幸会。涛曰:“贱妾命薄,大人且莫见笑。易曰:“怒娘眉头紧锁,何事不能释怀,愿闻其详。涛曰:“贱妾本是宦家之女,父为蜀官无忧虑。书画琴棋诗音舞,徒添才貌金龟婿。曲罢四座皆惊然,事成名士竞相趣。奈何父亡门衰。繁华事散随流水。世事兴亡本无常,命运往复唯所遇。剑南西川节度使,纳为乐伎陪宴曲。元稹笃意情缱绻,才照东楼复转西。十年红尘辗转路,白了青丝千万缕。柔肠百结几何多,浊泪浸苦浣花溪。

易曰:“不料姑娘命薄至此,在下亦是失意之人,命运多舛,久经谴谪,吊影兮千里雁,辞根散作九年蓬。

涛曰:“既然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今日便不醉不归。 易曰:“好一个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樊素,小蛮,添酒、摆宴。我们开怀畅饮,不醉不归。

话说白居易与薛涛一聚,写下名诗:“花非花,物非物。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时朝云无觅处。薛涛自此幽居浣花溪,花粉笔以自娱,以此

自终。

游瘦西湖5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