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初一 记叙文 710字 530人浏览 殚绵薄爱去穿云

在 路 上

高一六班 鲍雪峰

五月了,河里的气温还未达8摄氏度,冰还未融化完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却生存着一群华子鱼,它们在迁徙的路上,困难重重, 荆棘密布。

水鸟们早已在冰面等候多时,一只只鲁莽的华子鱼迫不及待跃出水面。枪打出头鸟,电光火石间,水鸟张开它那细长的喙,一口口將华子鱼吞下,在那漫长的迁徙途中,一年约有40万尾华子鱼这样鲁莽的死去。

夜幕降临,倦鸟知返,水鸟早已回老巢睡觉去了,剩下的华子鱼可都是精灵,当它们感觉到那律动的水面时,积蓄了一整天的力量爆发出来,前方便是此次迁徙的目的地,它们抓住机遇,争先恐后地向前游去,鱼群密布,如一堵墙,连水都渗不进去。

鱼群飞跃前行,他们必须在天亮之前到达目的地,否则便会变成守候水鸟 腹中之食。

不和谐的事发生了。

只见一只华子鱼跃出水面,以其同伴组成的鱼墙为路,加速前进,它甩动大头,拍打鱼尾,扭动那充满爆发力的身躯,鳞片在抖动中溅落水花,随着再一次入水中,它已成为龙头鱼,依旧不知疲倦地游着,相反,反观那些被击中的不幸的鱼,有的忍住痛苦,跟上队伍,而大部分被挤出鱼墙,鱼群在重组,后面的鱼赶上来,落单的等待着死亡的宣判。

天,亮了,太阳升起来了,照在河上,水鸟索性将长喙伸入河中,张嘴等待大量的华子鱼涌入口中。一只又一只华子鱼成为水鸟的美餐,而那只龙头鱼和鱼群早已安然抵达目的地,一切归为平静。

人生抑或如此迁徙之路。如果大难当头,只知迎面渡劫,下场只会是成为他人的笑料。如果只是安于现状,又有谁知道那一只一跃而出的鱼不会正好压在你身上呢?就算躲过那只飞跃的鱼,又有谁知道你不是天亮后仍在后方鱼群中的一员呢?而结果,便成为他人成功的陪衬!

所以,在路上,最明智的选择是做那只龙头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