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说再见
初三 散文 3247字 577人浏览 xu2c

【毕业季——难说再见——保定】

毕业季堕落已久,今日堕落依旧。昨日去双彩小区附近的安踏专卖店转了一圈,回来路上猛然惊醒:我即将大学毕业、即将离开保定—四年朝夕相处的保定。决心立下,我要为他写篇文章,酝酿已久的却迟迟没有下笔的文章,以此来纪念我大学四年的和保定的朝朝暮暮以及对他的喜爱。

我想一个生于斯长于斯的保定人都很难用一篇文章便能把保定讲述清楚地,而对我这个外来客更是难事,我所要记述的、表达的也仅仅是“我的保定”。有限的时间与经历难免对保定有些客观上的错误和主观上的偏见,然而我是喜欢保定的——这就是我要表述的。 虽然保定素有“京畿重地”、“首都南大门”之称,拥“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之名,然而任何一个城市努力搜罗的话都可以罗列出许多带有“国际”、“中国”字眼的称号,对于保定这些所谓的称号,我也是淡然一笑,作为学生党,在保定生活四年是丝毫感受不到它们具体含义的。即使火车站对面挂着“百盛国际”,即使七一东路有卓正国际酒店,我相信保定市民(我也算是吧)是万万感受不到保定与国际、甚至的国内大都市的各种千丝万缕。保定有的大概只有“直隶总督府”和做过一段河北的省会罢了。一个没有地铁没有国际展馆、基本不会出现堵车、没有中超中甲中职篮球队的城市,称为“城市”略显牵强。我也去过其他一些三线城市,大概许多地级市也符合这些情况。然而其他城市对我来说要么陌生,要么我是匆匆过客,绝没有对保定这样的切肤之感。 保定之于我来说,我更喜欢称他为小镇。相比江南那些古香古色

的城镇,保定万万是不敢望其项背的,我的保定是平静、和睦惬意、富有生活格调的保定。保定的气息是如此的与不求上进、偏安一隅的我吻合。“因为深爱,所以偏执”和“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来形容我对保定的喜爱极为恰当。我要对他来一次絮絮叨叨的描写了。 他是怎样的小巧呢?我可以骑着自行车一路花费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到天威路的古物市场逛游一圈,淘宝似的挑上几件自己喜欢的小玩物,然后扭头往里走,瞧瞧旧书摊是否还是那些翻过的书,即使是,我也总能发现新大陆,合意的话,掏出十元来便可买三四本宝贝。假设我要购物呢,那就更近了些,勿说坐公交、骑自行车,就是步行,繁华的裕华路—保定市的购物天堂也是抬头就到,饿了,街边小吃遍地都是;走累了,过往公交皆通学校;车子坏了,修车铺也大都近在眼前。在裕华路上路人很是随意,横穿马路、闯红灯现象比比皆是,路过那里的汽车偏偏受到了感染,不急不慢、缓缓而行,人车交融的场景不会使我这庸俗之人想到“素质”一词,我偶尔也参与其中,感受一个小镇的闹市区。除此路外,保定其他主干道断然没有这些“乱象”,一切井然有序。怪乎!心情糟糕的时候,我要么骑上自行车到离学校最近的田野里释放郁闷的状态,要么邀上朋友坐半个小时的公交到郊外的植物园游荡半天。学校附近可散心的去处俯拾皆是,军校广场、花鸟鱼虫市场、滨河公园、东风公园,保定让你感受不到一个城市给你带来的种种不便而是你总能从他身上得到许多的利好,他绝没有申请举办世博的资格,却实实在在的诠释着“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要观赏一场现场球赛、参加一场明星的演唱会或参观较大规模的车展,保

定是做不到的,然而他的这些资源对于我一穷矮丑来说已足矣,终生受用不尽的。写到这我愈发喜欢保定的小巧玲珑与兼容并包了。 说一个城市的文化,很多人就要追溯这个城市的历史,他的建城史、发源地,做过哪些朝代的首都?有哪些历史名人?保定也就是受过李鸿章、曾国藩的遗留的恩惠之外,从历史的角度,能拿的出手的恐怕无他了。留法勤工俭学处、古莲花池以及大慈阁等等这些沾些历史气息的古建筑与其他城市比起来,恐怕也“小巫见大巫”了。总的来说我认为保定虽有些古城名气,实难名正言顺。这并不能说明保定市的文化就很苍白,文化不仅是时间的纵深也是空间的宽广.

除了上述裕华路这条购物街的一如既往的繁华,首先我得从我得心应手的驻保高校说起,石家庄和保定是河北拥有大学数量较多的城市,单单保定大中专院校就有十几所,这无疑就是保定一笔巨大的文化财富。河北大学旁侧的几十家餐馆汇成的大棚是学生党小小堕落一把的天堂,河北农业大学门前同样也是各式餐馆,河北大学新区、河北农业大学西校区和金融学院门前也各有自己的饭摊儿,相对来说中警和保定学院学生便无福享受饭摊带来的便捷了,这也仅是学校附近吃的。驻保高校各种棋类大赛、街舞大赛、联谊会、足球赛,不一而足,热闹非凡。在狭小的保定火车站遇到半个同学老乡是不足为怪的,并谈上驻保高校的奇闻异事轻而易举。朝气、青春的学生的交流使得保定活泼起来,淡定从容、温和的保定使得驻保高校愈显学术气质。官腔式的说驻保高校和保定相得益彰、荣辱与共。

保定的公园就像想象中的江南的小池塘,大小不一却也遍地都

是,印象最深的莫过于竞秀公园了,除了它的地理位置较为靠近市中心以招徕众人且离我的学校较近之外,我和我的学生生涯唯一一个恋人曾经在竞秀公园做过摩天轮,曾经在假山处休憩、吃雪糕。往事如烟,徒留叹息!人与物的结合令我时而感慨!龙潭公园我只去过一次,那是去保定烈士陵园扫墓,途经并穿越。记忆中的他是东西向较窄,南北向较长,我们有北而南徒步行进,仿佛欣赏一条油画。保定市植物园是我去的次数最多的,即使再多的人,涌入植物园都会归于宁静,相对于其他公园,面积和植物的丰富使得植物园略显单调,貌似一条弯曲的路和两侧的植物便是植物园的一切了,这一切却正合我意,“热闹是他们的”,想发泄心情,我会毫无顾忌的撒起腿来快跑个百十来米,既无安全之忧,亦无猜测路人的看法之戚,天地之间,唯我存在。有如此去处,千金不换!另外,华灯初上的滨河公园及其相连的东风公园成为上班族夜生活的最佳去处,那既非有夜市,也非商演之类,仅仅是一块块跳舞的人群、一片片玩陀螺的老爷子、一团团唱歌的大妈们,如此而已,如此足矣。保定一些其他的公园去过倒是去过,也并非不惹人欢喜,只是我的感情尚不敢泛滥。也许,在有山有水的城市或者那些收费景点,随便圈出一块,保定这些仅有花草、片块池塘组成的公园便会完败,然而对于我这个生长冀中平原的农村学生,有花草、有水就欣喜万分,何况是我朝夕相处的保定的这些公园呢。 这个城市的生活节奏是出奇的轻松,我的同学屡次的说保定真适合养老,此话令人信服。飞涨的物价在保定这里总是慢半拍,没有城市精神萦绕耳边,不会有显贵的外宾来打扰保定的平淡的闹与静,

开道的警车倒是见过,却熙熙攘攘,不成气候。晨练回来在路边也有卖豆腐脑、鸡蛋汤、油条,只消得两元便保你满意而归。对于我这个爱看书的家伙,保定的各种书店,甚至是大型超市都满足了我的贪婪。从火车站下来,蒙头钻进一出租车内,随便去个地儿,二十元足以封顶,你也从来不用担心走个几百米都是大商场、公司驻地,而没有小卖铺来适合你干瘪的钱包。

在历史大背景下。保定是逃不了作为一个中国三线城市一些方面所带有的庸俗、丑陋、坑脏。强拆、污染、春季沙尘暴、红灯区等等。保定市市民想必比我更了解。天威路一行行的红字不正是对这个城市的管理者、对这个城市的畸形发展无声的控诉;七一东路正在开发的商业城和他旁边治理的河渠在春风中为市民带来了扑面的沙尘;当你走过高开区北部的那条污河,你要清楚,是你污染了这条原本清澈的河流;再也不用说喧闹的裕华路漂浮的塑料袋,也不用说那些路边的烧烤在为路人带来极大便利的同时又为这个城市的空气增添了多少污浊!上述仅仅是随处可见的污染,令我痛心疾首的是在当下没有这些就会没有那些美丽!我曾在恒祥大街上看到过因取暖而拉横幅挡道路的市民,也遇到过手持板砖要与他人招架的年轻人,并且屡屡碰到类似情形。快速的的士常常在车流中来往如梭并带起的风不时地轻抚行人衣衫。我是少年不知愁滋味,衣食住行不曾忧虑,柴米油盐无此概念,外出也较少经常在一地长久驻留,四年中不曾成为一地的常客,对保定“恶”的方面不能感同身受,可这有什么办法呢,我只能写些我经历过的,这倒弄拙成巧,使得我以后只会记得保定的好,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