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纪事
三年级 记叙文 1321字 9人浏览 damh6uk596

番茄纪事 二节课下来,口干舌燥,连办公室,正好有洗净的小番茄,红红的番茄沾着水,闪着气,似玛瑙般晶莹,随手捏一个送进嘴里,清清凉凉,酸酸甜甜,心火一下子就消掉了许多。坐在位置上,嚼着玲珑剔透的小番茄,许多和番茄相关的往事又一一如电影般浮现到眼前。

小时候,“偷”番茄是常做的一件事。放学回家的路上,节假日拎只袋子,拿根竹竿,吊田鸡的时候,都是“偷”番茄的大好时机,前头看看没人,后头望望也没人,只两步三步,就从正常的路上拐进了不知谁家时番茄垄,猫着腰伸长手臂,瞄准那又大又红的番茄,紧紧抓住,只一转,番茄便离开了枝头到了手头,随便用塘水、沟水洗一洗,便送进了嘴。轻轻一咬,肉在嘴里,汁却顺着嘴角往外淌,用手指一洌,汁被洌进了嘴。酸酸甜甜的感觉一直以嘴里延伸到胃到心,整个人都觉得舒服极了,痛快极了! 在农村,小孩子无论到谁家的番茄垄里摘几个番茄吃吃都算不上偷,不但算不上偷,有时你从番茄垄边经过,碰巧人家也在,还会特意采几个你尝尝呢,不过,你若是糟蹋番茄,那是肯定会被人家找上门的,我就有过这么一次:有一次和同伴在田间玩,不知为了何事两人起了争执,他打了我就跑,我追之不及,正好看到田边长着番茄,不管生熟大小,采了就扔,也不管扔中了没有,只记得扔了好多,有些番茄连棵子也踩断了,整个番茄地被我糟蹋得一片狼藉„„回家后一顿打,还被父亲拉到番茄主人家赔礼道歉。只是小孩子哪里会做记呢?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我学会做的第一个菜也和番茄有关,是番茄蛋汤,由父亲在田间口授我回家烧的。那时的农村忙啊:光蚕就有春蚕、秋蚕两季,再加上揉菜籽

割小麦,下秧插苗,收稻栽菜,一年前头没息时,我也常常在放学后去帮忙,捧菜籽,拔秧苗,付化肥,分菜秧„„那次一家人在田里又忙晚了,眼看着太阳落山,还有一点活没干完,父亲抬头对我说:“荣伢,先家开烧饭开,弄番茄格格汤还烧一记。”饭我已经不止烧过一次,但菜一次也没烧过。我望了望父亲:“番茄格格汤来点烧啦?”“没点格用头,没烧过没看啊看会只力哇。先烧点水,开只弄番茄切好只放下开,等水再开只弄格格打打放下开,表忘杀只放只盐和味精。”我不再多说,起身回家,心想着:好吃不好吃不怪我,烧熟只总会的,表多问只讨骂。 回家后淘米烧饭,加水烧汤,边烧边洗净番茄,纵切两半,再纵切四半,感觉还有点大,再切,一个番茄切成八块应该差不多了。番茄切好,又打了两个格格。锅里的水开了,我把番茄倒进去,又加了把草结,眼看着红通通的番茄开始在锅里打滚,就像红鲤鱼在水中不停跳跃一般,我赶紧把打好的格格倒进去,看到有格格结在锅底,又用锅铲铲了铲。水再次沸了,锅子里红黄相间,还有点漂亮的。加点盐、味道,正好有脂油,又加了一块。尝了一口,稍有点儿咸,自我感觉还行,就这样了。天全黑了,父母才回家后,妈妈又快手快脚炒了两个菜,父亲吃饭时似乎忽略了我烧番茄格格一事,什么话也没说。现在想想也是,人忙得只想蒙头就睡时,哪里还会管什么菜的味道?

后来又学会了番茄炒鸡蛋,凉拌番茄,记得晨晨五年级时要写《我学会了——》,我就先教他番茄炒蛋,再教他完成作文,后来还得了不知二颗星还是三颗星了,但儿子也就那一次做过一回菜。现在还有谁家的大人指望自己的孩子的什么家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