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长一朵小野菊
初二 散文 804字 201人浏览 哈哈我是金

小野菊开了,纯正的黄色开得雅致,开得惹人心动。像极了乡下女子,十七八岁的样子,见人有些害羞,躲在帘子后面张望,却掩饰不住眉目里透出的风情。

每年秋后,野菊一丛一丛开在坡崖上。刚秋收完,地里光秃秃的,它的开放惊艳了整个晚秋。一丛小花,簇拥着,在叶子的交相处,躲躲藏藏,最后羞答答地登场。姿态一点都不张扬,山沟里,崖坡上,最寂静的角落,才是它最怡心的别墅。野菊花,不像其他秋菊那样,花朵很大,被供养在室内,给一些文雅之士消遣。它,别致,不为众人观光取乐,留一份清欢寄予岁月的暗处,独自风雅。懂它的人,都去乡间寻找,决计不会躲在闹市区品评。因为,它不会被搬上花卉展,更不会被人供养于温室。它热爱自然,热爱自由自在的生活,独自清欢。

中医上讲究野菊花入药,清热解毒。每到秋忙结束,一帮妇女,提上篮子,去沟里,去坡上,采摘野菊,回来蒸熟,晾干,卖到药铺。如今,这样的采菊妇女,在乡间还会碰上,只是已经寥寥无几了,大都是在家带孩子的“闲人”,很少见到少女的曼妙姿态。小野菊是一味很好的中药,初闻,一股浓浓的药香,在你的鼻尖蔓延。记得儿时,母亲给我做过一个菊花枕头,用布缝制一个套,里面装满了野菊花,说是枕着它入睡,可以神清气爽,耳目明亮。这种枕头,我一枕便枕出了年头。久了,菊花在里面都被压成细渣,就需要更换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小野菊开着,不等它败落,就已经有了归宿。被人们捧在茶杯里,或者入药中,它是珍贵的,不养神便治病。不像他花,供人赏玩,取乐,终究成了俗物。在这浑浊的世俗里,灵魂有多样性,特别是都市里那些游走的灵魂居无定所,她们是否该羡慕这样安静而清澈的灵魂在一方水土中养息?至少,我羡慕。

喜欢看那些悠然开放的小野菊,想起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抛开世俗的唯一办法,似乎唯有修篱种菊。现实中,很多人不是在追求修篱种菊的境界吗?何不,我们也做一朵清清然然的小野菊呢?

日子繁琐,内心留一角,长满小野菊。在秋风里,散发着药香。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