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第三章 爸爸?作文
初一 散文 3651字 51人浏览 foegive___chen

[《星空》第三章 爸爸?作文]

不会的,怎么可能?不要抛下我...... 躺在床上的龚主喃喃自语,不停地摇头,在梦中的她感受到刺骨的寒风,而现实的她早已大汗淋漓,汗水浸透了她的衣服,《星空》第三章 爸爸?作文。在她的梦里又是令她害怕的场景:

梦中的爸爸抱着襁褓中的孩子,狠心地把她放在草坪上,然后飞快地逃走了。仿佛这一切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似的。襁褓中的婴儿不停的哭泣,甚至哭喊,嗓子哑了,双眼被眼泪留得干涩涩的。哭累了,天也黑了,寒冷的风并没有怜惜草上的人儿,而是毫不留情地从她身边走过,仅存的一丝温暖也被无情的夺去,想必这小小的孩子内心有多么的难受。那寒风呼啸就像所谓的父亲一样没有不舍,没有怜惜,留下的只是刺骨的冰冷。

阳光温暖地沐浴着还未醒的龚主。不用怕,我还有像家人一样的同学老师们。龚主想到这些立马打起了精神。

又是美好的一天吧!也许对于龚主这样的尖子生是这么想的。可某人就不一定了...{茜:咦?耳朵怎么这么痒!有人在骂我?今天真是的早晚自习都是那个老头的(这里是指数学老师,一个很老的教授,待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上课!一声冰冷有力的话语,让全班同学都颤了一下。起立。龚主很快反应到自己是班长,随后说了。这个教授姓李,叫做李德森。其实,他也没有那么凶,但是只要关乎于他的工作和学生的学习,他毫不马虎,外人说他有三严严格严肃严厉!龚主还是蛮喜欢这个教授的,她很敬仰这位老师,因为她觉得老师对自己的事业和学生的学业严格是好事,是负责的好人,她就不知道别人为什么不喜欢他。

这样的宁静只维持到了这天下午,下午在上第一节斌老师的英语课。离下课只剩10分钟了!大家都抱有不同的心态。龚主:老师讲得真精彩!(忘记了时间)小雪:(看了看表)这课讲的是很精彩,只不过要做好多笔记呀!(被动学习)小茜:急死人了!我和冰她们约好了呀!快下课,快下课...... 凌:啊,那个同学上课偷看漫画,我要记住,下课赶快告诉老师!【此处省略n 人】

许多人还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突然,被一个声音拉了回来哇,好豪华的汽车呀!不知是哪个同学正在发呆,随着思路喊出了这句不经大脑的话。而这先引来的并不是斌老师的注意,却是同学们的好奇心:哇塞!好漂亮!这种车听说要几百万呢!真想看看车主是谁?大家七嘴八舌讨论了好一阵,把mr 斌忽略了。但还只有一人静静的坐在座位上,不用想,当然是我们的尖子生龚主,她心中想道:真是的,老师正讲到最好的时候,你们就因为这些肤浅的东西,忽略了学习,唉。这时,龚主的坚定使英语老师感到一丝欣慰,因为至少还是有人爱听我的课。可谁都没有料想到的事竟然发生了!那辆高级的黑色跑车里走出一个男人,他看起来好像30刚出头,但是他竟是一个四十几岁的男人了。一双剑眼充满了杀气,让离他三尺近的人都感到一股凉风袭来,冰冷刺骨。但疲劳与岁月的痕迹并没在他的脸上太凸显,只是像一抹淡淡的灰尘。帅气潇洒的风姿就像才过20,可不同的是气场。

好帅气,像小说里走出来的一样!某位花痴女赞叹道。随后又是一阵喧闹和激烈的讨论。十分钟呀!很快就过了,下课铃才让某些人从梦中清醒过来,停止了吵闹和疯狂。呼。男子轻呼出一口长气,像很不喜欢吵闹声。但又为了目的,只好忍了。请问一下,龚主同学在哪一个班?他优雅的说道。啊,连说话都那么帅。又一位女生起哄。幸好有一位聪明的懂得察言观色,她一看他脸色大变的样子,连忙回答:在初中部二年级(3)班,小学一年级作文《《星空》第三章 爸爸?作文》。谢谢。他微微一笑,迷倒了当场所有女生,可见他有多么... 帅。他不管其他女生的尖叫与赞叹,大步流星地往前方走去,因为这种尖叫不是第一次了,他早已习惯人们把他当做稀世珍宝一样对待。

男人一进二年级(3)班的门,基本上全校所有女生都涌进来,门槛都快踏破了!男子看见埋头学习的一个女生,不禁冷了冷脸,又回头看了看后面跟着的那些人,叹了一口气。身后的保镖马上就明白了,不管那些学生的吵闹,直接把她们轰了出去!龚主一听外面安静了不少,不免感到奇怪,微微皱起了眉头。抬起头后就后悔了,她看见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她的课桌旁,教室里一个人也没有,甚至连斌老师都被轰出去了。龚主有一点惶恐,想:这个人为什么要来学校里?难道是找我的?可是... 我并不认识他呀?在她充满疑问的时候,男人开口了:我叫金海申,你的父亲。呵!龚主倒吸了一口凉气,傻傻的愣住了,就那简短的9个字,深深地雷到了龚主。过了一会儿,两人都没有说话,龚主就趁这个时候开始打量起他英俊的脸就不用再多说了,185的高个,虽然龚主算班上高的,但也只有168cm ,还和他差不少。笔挺的身姿,一看就知道是高级白领一类的,还有一身的名牌,龚主虽不了解这些牌子,但整体听那些女同学们讨论就有点印象,这一身大概有十几万,足以让他们家过一年的生活。

难道你就打算一直这样僵持下去?金海申开口了,打破了刚才的寂静。您好,请问你刚刚说你是我的谁?龚主还是不解。我是你父亲。这几个字还是一样冰冷,像是命令一样。说完,金海申拉着龚主就上了高级跑车。还没等龚主反应过来,等她反应过来早已在车上了。 她是个聪明的人,知道反抗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只好乖乖坐着,等待命运的安排...... 车子终于在几个小时的飞速行驶下停了下来。龚主这个原来一点都不晕车的人也反胃了,毕竟是飙车嘛。下车后,龚主看着眼前的这座宫殿一惊黑白色的别墅不失威严,落落大方的房型使得整个别墅更加和谐。还有那些在别墅的外壁上精雕细琢的那些艺术品:中间那块黑色部分正中央雕着一条龙,那龙就是中国古代的那种皇帝用的龙,只不过这条龙是银白色的,在阳光的照射下栩栩如生。白色部分大都雕刻着些牡丹花,看了牡丹花,龚主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巧夺天工!那牡丹花的一片片花瓣都是那么的错落有致,连每个花瓣的皱褶都细细地雕在上面,叶子也是一样。光看了样式,才看到那醒目的金黄色。天哪!竟然有牡丹花是金黄色!龚主不禁感叹道,同时她也发现那牡丹的金黄色恰好衬托出这座别墅的高贵,优雅。龚主的直觉告诉她,这栋别墅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之处...... 金海申看龚主满脸疑惑地盯着眼前的建筑,不禁生气起来,脸黑了下来:你看够了没有?还不快拿着自己的行李进去。哦。龚主默默地低着头走了进去,远远看上去像一个挨骂的小孩子......

管家,帮小姐把行李拿到她的房间去!金海申面无表情的说道,但那口气冰冷十分,仿佛把整间屋子都冰冻起来了。是,先生。管家也不苟言笑的答道。女仆们都用怪异的眼神的着这个不速之客,龚主被盯得毛骨悚然,跟着管家快速地上了楼。

喂?梁经理,给她安排最顶级的贵族学校。不说了,我还有事。

是,总裁。我马上去办。梁霖温虽然表面沉着冷静地回答,但心中还是有万分不解,为什么总裁找回自己的亲生女儿一丝喜悦都没有。

而另一边的金海申看着手中的照片,心中充满了痛苦&&

龚主被管家领到一间像童话世界一般的房间里,这个屋子都是粉色,是现在很多少女都喜欢的。可龚主却不一样,她,喜欢的是那淡淡的优雅紫,爱的是那大片大片的薰衣草花海。她躺在宽敞的大床上,回忆着她和那个家的点点滴滴&&

这一次,她梦到的却不是以前的那个噩梦,那个冰冷无情,醒来后只有满脸泪水的她坐在床上的梦。这次,她梦到的是在小学的时候,父母都很爱她早上天没有亮就起来干活,赵艳婷给她洗衣烧饭,还要准备学具,而刘云青就早早地出工了。龚主的那个梦短暂而又耐人寻味的梦仿佛穿越了!那个梦是如此的真实,如此的让人流连忘返......

女儿,起床了。赵艳婷轻轻拍了拍龚主的被子,温柔地叫道。再睡一下。龚主和其他孩子一样都喜欢赖床。·

唉。赵艳婷轻叹一口气,心想:再让她睡一会儿吧!我来帮她准备学具吧。想完,赵艳婷又

忙了起来烧菜,煮饭,洗衣,准备学具...... 样样都是她做。刚煮完稀饭,刘云青就起来了,伸了一个大懒腰,直接拿起一碗刚刚煮好的稀饭,边吹边吃,不一会儿那碗稀饭就被他喝下了肚。我走了,艳婷。好好照顾龚主。最后一句话他说得格外轻,生怕吵醒了熟睡中的龚主。一刻钟过去了,赵艳婷不得不叫醒龚主,她坐在床边,把要穿的衣服拿在床边,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女儿天使般的睡容,才晃过神来。

而在睡梦中的龚主仿佛站在一旁,傻傻的看着这一幕和谐的景象,这一刻好像被定格了一样!连每个人的心跳都听不见。在下一秒,她才发现这只是回忆,再也回不去了......

· 小姐,小姐,快起来,先生叫你下去吃饭呢!再不起来他就要生气了!小姐,小姐?龚主一觉醒来,之间一位长相干净,微微皱眉的女仆正轻轻摇晃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妈妈,也没有家乡的一切,一切!

·小姐?随着龚主的睁开眼,女仆毕恭毕敬的看着她。小姐,你快点换一下衣服吧!先生还在下面等你呢!哦,谢谢。龚主笑了笑,待女仆走出房间以后,她才发现床边放着的竟然是一条淡淡的紫色的连衣裙,她把它慢慢地拿起来,生怕弄坏了一样。那光滑的绸缎,整体的紫色中还带着一些玫红,显得整件衣服高贵优雅中带着一些活泼俏皮。正是天衣无缝的艺术品!龚主不禁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