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
初三 散文 711字 605人浏览 菊花与大姨妈

四年前,我牵着妈妈的手小心翼翼地走进校门,但眼间,再经过短短一个多月时间,我却要告别这明亮、宽阔的教室,告别一位位慈祥和蔼的老师,告别那些与我相处多年的同学,忽然间,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有些苦,有些涩,但更有些甘甜。

刚来学校,一切都那么陌生,新的面孔,新的环境,新的老师,这一切都无时不刻吸引着我。很快,这股陌生变成了熟悉,但在将要离校的今天,小学最后冲刺的时段,这股熟悉又化成了一种深深的留恋。

支一帆是我在学校中认识的第一个好朋友,他骨瘦如柴,但中午饭量却大得惊人,总以蚕食鲸吞的速度消灭了一盘盘午餐。支一帆最大的特点便是“自恋”了,“为什么我长得这么帅”这句话是我接触他以来听得次数最多的一句话,然而这种“自恋”更是一种幽默,因为他,我们班中又增添了许多欢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把手往桌上一搭,头微微向下一点,这便是潘杰斌的形象招牌动作,他总喜欢故作深沉的样子思考一阵子,然后回答。潘杰斌平时总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态度,但到关键时,他却会伸出援助之手,常常使我感激不尽。

二手往上一跷,张开笑脸,甜甜地说着:“我是乖宝宝。”不用说,肯定又是王子锴在装可爱了,别看王子锴人高马大在,往那一站,就像一堵厚实的墙,实为我班“重量级选手”,但他满脸天真,常常以四五岁小孩的语气和我们说话,样子憨态可掬,对于他的顶头上司潘杰斌、周意敏更是百般的服从,其样子使人忍俊不禁。虽然如此,但经过他长年课外书积累,可谓我班“智多星”,因此,王白菜、王小牛以及他那自封的“王有才”等称号在班级中流传开来。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再过一个多月后,我将往人生的下一站——中学了,在那里,一切又将是一个新的开始,但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的母校以及那些难忘的记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离别107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