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中学“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不会过去”作文讲评范文
初二 散文 3940字 7694人浏览 guoquanrong1

“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不会过去”作文讲评

【作文题目】

阅读下列材料,按要求作文。(50分)

犹太王大卫在戒指上刻有一句铭文:“一切都会过去。”

契诃夫小说中的一个人物在戒指上也刻有一句铭文:“一切都不会过去。”

这两句寓有深意的铭文,引起了你怎样的思考?自选角度,自拟题目,联系实际,写一 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除诗歌外,文体不限。

【作文例文】【请对比董梦圆和薛韬的文章,你能否感受到作者的不同追求?】

抗辩时间

高三(10)班 董梦圆

于这浩渺的四方天地中 ,微笑而平凡的人类总对时间的虚无和磅礴有着骨子里的某种敬畏。我亦常卑微在时间面前的无力回天,恨韶光易逝,怨时间匆匆。纵然我们能以心纵浪古今往来,时间总会或激烈或无声的方式将一切定格在历史的某一段,使其沦为“过去:二字。 “一切都会过去”,这兴许是在困窘中的宽解,却更昭示着时间不可撼动的伟力。然我 看向周遭,周身的衣着,笔下的文字,都无一不伴着历史的遗存。,二过老”已经过去夏, 却叉以何种方式将其留下?

有人说是神握着时间,.而史铁生却说运动的初衷便是向诸神宣告人类的不屈。一代代 的人类由远古奔跑至现代,跑出绵延不绝一条长路。将眼光放窄于赛场,是跑道上一次次记 录的创造与被突破使人的极限一回回被颠覆被刷新;而若看得宏大,则是人类由古到今的远 征途上一个个生命的流血与枯萎将险道生生跑成花径。我们因而看到,是一次次的速朽缩聚又绵延了不朽,而这其中是人类在敬畏之余与时间抗辩,对时间质疑。【请关注史铁生、刘墉笔下的刘易斯。】

这种抗辩与质疑在人生命临近终结处显得尤为热烈。【特殊群体的典型性】杜甫在晚 景酸涩中的诗文却气象大开,执意唱一首生命的晚歌;而巴金也在病床上说白己心中仍燃着 一团火,仍渴盼着生命的开花。终于,他们的躯体敌不过时间的消解而留驻在岁月的某一隅, 但精神与灵魂却也以另一种具象化的形式长存于世,随光阴而继续流转。他们力透纸背的字 句让今天的我们读来仍心潮澎湃,由衷感怀;而这给予后世的伟大意义亦使过去的他们成为 永不过去的传奇。

这是人与时间的斗争。时间以轻描淡写的方式将一切抛诸脑后,轻盈而去;人便偏要以自己的微薄之力使它的离去负重,带着人的印记走向永恒。但人类往往意识不到的却是,偏也正是时间,以苍凉的笔法在人类历史的墓志铭上刻下永不褪色的碑文。无论是个人的抗争,抑或是全人类的不屈,都要借一份时间的力。

生命的晚歌在历经岁月后才唱得坦荡与辽阔,人类的路途亦因时间的无尽才得以延伸到 无边的永恒。时间给了每个人命定的局限。文人说:“命定的局限或是永存,但不屈的挑战 不可须臾或缺。”我却想说,人类应感谢时间给了我们抗辩后得以永存的恩赐,使过去的一 切永不丧失。

枯山水

高三(10)班 薛韬

在日本京都府龙安寺方丈楠庭,巍巍山石矗立在素白“碧波“中,庭院中“水波”汪洋,令观者宛如置身山水之间。然而水中波纹却丝毫不呈荡漾之态,仿佛凝固了一般。

这便是枯山水,用石块象征山峦,用白沙象征湖海,.只点缀少量的灌木或者苔藓、薇蕨,却在方寸之间幻化出千岩万壑,对人的心境产生奇绝的影响,实在与佛门清净地再协 调不过了。

或许是嫌潺潺水声太喧嚣了些,或许是为了剔除灵动流水中的几丝轻浮,枯山水虽名为

“山水”,却不饰以哪怕一汪水、一朵花。

“枯山水”脱不开一个“枯”字。枯即失水,有衰朽凋零之意。水流停滞,水波不兴,是水的干涸,水的消逝。园内亦不点缀任何开花的植物,没有花香鸟语,没有盎然生气,是生命的凋零,生命的消逝。无论是无生命特征的水,还是生命体,在枯山水的意境中,都以“不存在”来呈现,喻示“一切都会过去”。

然而比起任何一条水声叮咚的溪流和任何一处繁花似锦的庭院,枯山水的存在都更长久。从几百年前到现在,或许还有更长久的将来,枯山水一直都在,具有贯穿庭院生命始终的能力。试想若是以溪流和鲜花来布置庭院,岂不早已干涸和枯萎?枯山水的“枯”之另一层喻意即是“一切都会过去”,既然无法让时间停滞,那就让时间中停止流转的事物绵延成永恒。

枯山水多位于闲庭小院,貌不惊人,声名不广,其中以禅宗寺院为主。对于院中僧人而言,枯山水是另一种修行方式,是为了参悟大觉解、大智慧所必须的自律精神。与中国道教中强调的羽化登仙不同,佛教孜孜以求的是精神的伟力而非肉体生命的长久。而枯山水白沙石组的山水之景道出的“一切都会过去”与得道高僧们只视肉身为“臭皮囊”有相通的妙处。清脆悦耳的流水、鲜艳芬芳的花朵,连同享美景听佳乐啖美食的肉身,无一长久。而只有让乱人耳目的、惑人心神的东西都消逝,让这须臾的一切都过去,方能更接近佛家追求的彻悟。而象征了这两层喻意的枯山水,与永恒的精神一起度过漫长的足以让一切都过去的时间,讲出禅与世俗的关系,讲出清规戒律存在的道理。

【“记录——纪念—铭记——人是讲求来路与根源的——长存乎?长存矣”。清晰的论证思路:层层推进,阐述“一切不会过去”的三种方法;再上层楼分析原因,联系现实。看出来了吗,“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办”的有效诠释,一个基本思路的的形象呈现。】

刻进石头里

高三10) 班 吴雨帆

小说《三体》处,有一位历尽沧桑的老者在冥王星上建了一所纪念馆,其中摆放着巨石,刻有人类所有的历史与辉煌。所有的先进科技都不及它留存长久,它仿佛无声诉说着: 一切都不会过去。

人一向有记录的习惯。史前洞壁画便已初现端倪。古有史官不畏死而书写事实,今人虽不及其惨烈,也记事详尽屡出巨著。即使是常人,也多保持着日记或记账的习惯。此为人之执着,主动将.已过去之事记载使其留存。往事或美好,或难堪,都终化作一个无言记录源子人对记忆的珍重,或仅仅是为不可测的后世留下一个真实存在的证明。

人对记录的执着若深一分,便成了纪念。耶路撒冷保留下哭墙,粗砺砖石之间依稀可 见圣城千年间见证的民族恩怨;柏林城中亦有一堵已为残垣陈迹的墙,却仍有人为之驻足, 拾一片碎块,为着纪念一段完整的悲惨历史,两种难言正误的意识形态,以及逝去之人。冰 冷砖石上镌刻着已逝之事,几年是为了铭记,为了让过去之事不仅仅随风而逝,化为历史的碎片;而是完整保留下来,以事实证明往日存在之事实,选择之正误。人是讲求来路与根源的,否则便不会有俄罗斯人在静立的普希金像前读诗,不会有维尔纽斯默然长存的铁狼雕像,不会有中国人对于孔子的祭拜与纪念。人们从有意为之“不过去”中寻求一种归属感。 一手触到根源,汲取着归属感之时,另一手须得往身前长道而起,指去另一个去向,这去向的终点或许是幽微难明的,但人在事件的巨轮的慢行追逐下,总要背向历史踏上前程,不论是否情愿,若是固守着过去,则它在个人的小世界中的确不会过去,却也压成人,心上一尊沉沉铜鼎。人为其所绊,终将一同在大世界中成为遥远模糊的记忆,为时间淘洗殆尽。在此人更应去淘洗时间,筛出历史的精魂,轻装上阵,步履却是沉稳。如波兰不死鸟般的三番浴火重生,如 中华沧桑龙躯的蓄势待发。为了未来,一切都不会过去,其精华反而历久

弥新。人们把精魂刻在心上,如同刻进石头里一般,与民族,与人类之路一同长存。

长存乎?长存矣。冥王星上的巨石存在直至人类灭亡,或许它能得见当年女娲补天余下的那块同类,共话地球往事。此亦长存也。

放它过去,让它愈合

高三(10)班王麒淇

悲欢离合,是一个完整人生所必经的一切。在这一切中,欣然享乐的时光,我们往往感叹过去得太过匆忙一一这一切,过得太快了,这么快就过去了!而对于悲情与苦难,却又觉得痛苦之感如影随形难以忘怀一一这一切,过得太慢了,这次真的就过不去了!实际上,面对这两种浩叹,随时间的推移,再浩大的历史经过时间的淘洗也将朽化为烟尘滚滚,而又何况个体的苦难?

这就像,犹太王指环上的“一切都会过去”与契诃夫笔下人物戒指上的“一切都不会过去”又不尽然受自然规律的驱使,因为,这实际是个体人类对待眼前之事的两种态度---虽然苦难本身随时间流逝,但面对苦难的不同态度,会使附着于苦难的阴郁黑暗之气有不同程度的沉淀。

犹记陈丹青描述文革后第一次文代会上丁玲、肖军等等劫后余生的面孑L 时,写到“他们的模样无一例外的坍塌厂,被扭曲了。”“长期的侮辱已经和他们的模样长在一起了”。作为著名文艺家的他们,在十年文革之后,重新以文学代表的身份回到众人视线,但是他们的面容代表的却不是大难后的重生,而是沉溺于苦难无法自拔的疲累,是尊严和精神几近永久性的摧毁。苦难,不仅和他们的面相长在一起,也和他们的生命长在一起了。在他们的生命里,我们也的确看到,苦难的影子最终没有离去。

而相较这些坍塌的面孔,我们于顾准身上看到的,却是苦难在同一时期文艺者身上留下 的不同痕迹。当年,红卫兵贴}B大字报,要顾准交代他在文革十年做了什么,他神色淡然' 给自己重新贴上一张大字报,上面赫然写着:读史。自然,这史可以是他真切阅读过的中外 之史书,但又何尝不是他审视自己这十年光阴冷静和清醒的眼神。可是这十年,又真的只是 一部客观陈史的书籍吗?他血肉模糊的双膝曾跪在地里完成劳作;他的妻子汪壁被迫与他分 离,含恨自杀„„这样的灾难,是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忘却的。然而,却正是在这样的遭遇后, 他仍能把自己的经历以阅读历史的态度来看待,因为他心里告诉自己,这苦难不得不过去,要放它过去,因为还要投身予现实生活。

当一个人能放过苦难,把一切遭遇看作历史时,他便更能使自己免于过去的痛苦对现在 和未来的纠缠。一切都会过去,不同于历史必然,而是一种心态,放苦难过去,给予它愈合 的机会,然后解放。也只有让过去过去,我们才能让一个新生的未来在时间洪流中显露。 顾准说;“我心中有愤怒吗?有的。但是我从愤怒出发,向远处走去了。”

这一切,过得太慢了,但也一定能够让它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