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当“福尔摩斯”
初一 记叙文 1430字 57人浏览 海之肚脐

佛手瓜(参考照)(1966年夏)这年夏天,我在家连续“侦破”两个案例,第一次做了回“福尔摩斯”。第一个案子发生在端午节前的一个星期天,阴天,下着细雨。早饭后,哥哥上厕所回来说,他的佛手瓜(又称“香橼瓜”)被偷摘了。我知道,那是哥哥在工余时间开荒种的,就在厕所旁边不远,我三月回来时,那瓜苗才开始行藤(爬蔓),哥哥还特地为它搭了一个棚架。因为去代课,我对它关心甚少。听哥哥一说,我带着斗笠前去观看。只见瓜苗长得很茂盛,棚架上铺着一层碧绿,藤蔓间开着簇簇小花,棚架下吊着几颗指头大小的绿色小瓜,煞是可爱,还有3根垂下的瓜柄,顶端还挂着汁液,看得出那瓜刚摘下不久。我又仔细察看瓜棚,高度约6尺,大人抬手可得,小孩却不易够着。再看地上,瓜苗栽在一个土堆中央,沿着插着的树枝直上棚架。那三只被摘的佛手瓜应该是第一批结的,挂在土堆的正上方。我低头看土堆,大概是管理得勤,周围没有杂草,土质松软,对着来人的方向,一上一下印着两个轮廓分明的脚印。脚印不长,一左一右,像是十来岁的孩子留下的。我推测,摘瓜的可能是个小孩。于是,我回到家里,没有声张,找来一块玻璃,带上钢笔,重新回到瓜棚下,把那两个脚印描摹在玻璃上。这时正直农闲,又因下雨,队里没有安排出工,大家都在家里猫着。又是星期天,孩子们不用读书,都在一座大屋里穿来走去。那座大屋从左右横屋到正厅都要穿过天井,天井里都有一段二米多长的木桥。木桥已经淋湿,人们走过木桥进入正厅两边的过道,都会留下鲜明的脚印。我在正厅装着若无其事跟弟弟聊天,却留心每一个过往行人的脚印。忽然,发现一双脚印跟玻璃上复制的很相似,我连忙取过玻璃,朝那脚印上一对比,正好重合。我断定这人就是摘佛手瓜的。一看,是某某的小孩,是个12岁的小学生,跟我们同住一屋。看孩子已经到别处玩了,我就到那孩子家里,见到他的父母,把我家丢瓜的事和我取证、验证的情形跟他们说了,强调屋里除了他再没有别人的脚印跟现场留下的相符。他们没有提出异议,但也没有把瓜退回——或许已经在早餐做菜吃掉了。我对他们夫妇说:这事虽小,但是值得注意;要好好教育孩子,但不要打骂他,相信他以后会改的。我觉得,虽然孩子的父母只是默认,但足以证明我判断正确。我的这套调查、取证、验证、推理、判断的过程,是从福尔摩斯那里学来的。我在永定一中读书和代课时,曾经借阅过几本柯南道尔写的侦探小说《福尔摩斯探案集》,其中印象较深的是《巴斯克维尔的猎犬》。看过之后,我对福尔摩斯的侦破本领真可谓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次小试,竟然成功,心中也有几分欣喜。但是,曾经当过教师的我,约略懂得一些心理原理。我知道孩子容易犯错,但也容易改正,犯错了也要顾及他的自尊心,所以,我采用与家长沟通的办法,还提出解决问题的意见。现在看来,我当时的做法是正确的。那孩子现在已经50多岁了,一生为人正直、行事谨慎、勤劳俭朴,没再犯过什么错。虽然不敢说有我的功劳,却可以说,那件事对他可能是一次深刻的教训。附记:第二个案例是,弟弟在灶台上焙烤的白木耳不见了,投诉于我。我利用“干白木耳易碎,碎末遇水膨胀”的道理,在自家一个女人晾晒的刚洗过的衣袋里发现了残存的白木耳碎末。她并没有栽种白木耳,哪儿来的白木耳碎末?在我的劝导询问之后,她终于承认了自己的过错。我因此也平息了一场家族信任危机。此后,利用“深入调查——多方取证——认真分析——合理推理——正确判断”的方法和程序,在后来从教的过程中,还“侦破”过几个失窃案子。2011-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