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朵盛开的蓝莲花
初一 散文 1711字 135人浏览 兰庄学校

艰难地走过失败,跨过层层的苦痛,每段记忆在当时都是泪水,别人以为我们是糖,我们却知道自己已甜到哀伤。但摇摆过后,我终于能手牵着梦想一步一步地漫游。没有什么能击垮坚持与梦想。请相信自己,你看:蓝莲花在彼岸盛开,你在此岸跋涉,通向未来...... ————题记花开花寂,万籁无声。独留那朵高洁典雅的蓝莲花静静伫立在那端,像乞力马扎罗山般遥远,像喜马拉雅山般圣洁静穆。时常抬头仰望,蓝莲花亦无语。如花潮般的顶礼膜拜,参不透亦悟不通。只是恍惚间便看到。当泰戈尔吟唱着清灵的诗句缓缓穿越百年欢愉的春光而来,蓝莲花含颌微笑;当普希金的笔尖在深秋绽放出最丰盛的诗意之宴,蓝莲花摇曳着欢畅;当憔悴的海子以麦田守望者的虔诚姿势守望着最深的绝望时,那朵蓝莲花倏忽失语,独留哀婉的气息在天地间回荡。我遥望着它,心里突然溢满了莫名的哀伤...... 蓝莲花呵,蓝莲花...... 你在彼岸像老僧入定般定然,又如飞天舞袖般飘逸。你摄住了那么多的目光,却为何不让人靠近你身旁?一个人的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可是你为何拒绝我的狂欢呢?你知道,我从来没放弃过,一直在路上。尽管明知道可能永远也触摸不到你澄清的美好。我一直在路上。微笑埋葬了眼泪的骄傲,然而晶莹的美丽仍让我充满期望。正如泰戈尔所呢喃的那样:因为热爱这个世界,我们才生活在这世上。你知道,当我们彼此遇见,就注定了我的沦陷。没有什么能抵抗我对你的向往,风霜雨电日晒雪寒亦不能使我脚步停滞。因为,你是我最初的美好梦想,像未开垦的处女地般充满幻想和期待。而我,别无选择地成了开拓者,一个打破自身牢网重新主宰自己生命的开拓者!可现在,我始终在一个人的华尔兹中转圈,任苍白的呻吟在记忆的深渊响彻心底。想象中的斑驳的旖旎花朵,就要凋谢了。我仍不能走近你身旁,一瞻你容颜的绝冠,一吮你的芬芳。我依然坐在布满青苔的屋顶上,伸长腿怀抱着十七岁时的夏天,任唱诗般的旋律滑过我肩膀,穿越我单薄的青春。什么东西逐渐被撕碎,我却无能为力去拯救。眼睁睁的目瞪口呆让自己也忍不住笑出泪来。蓝莲花,如果,你在现场看着我亲手埋葬过往的故事,会不会和我一般冷漠,淡然,却仍忍不住笑着落泪?这会不会就是你温柔的慈悲?那些追逐你芬芳的日子,闪过多少人和事的片段。你在季节的风中轻轻摇曳,我在季节的风中默默告别。不会再有高吟“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的同桌在旁;不会再有两人互看着对方的脸大笑“人比黄花瘦”;不会再有“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坚忍在她脸上出现让我看见,亦不会再有...... 看自己以前说过的话,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看着你,似有什么东西开始在心中复活。“你其实是一个逃避现实的怯懦者,一个被束缚的追梦者。”蓝莲花,是你在轻语吗?你也认为我偶尔涌上来的哀伤是无谓的吗?如果我抛下一切顾忌,直奔你的方向,会不会最终成为一个成功的开拓者?有时我真的不知道怎样去面对你,面对曾经真诚至爱的你。就像不能去面对曾经阳光的自己。曾经,你给了我最明媚的笑脸,给了我最深的疼爱。可在细碎的日子里,我逐渐丧失对周围的触觉,开始沉默,开始冷漠,尽管一直走在你的方向上。盛开的蓝莲花,清淡而典雅。透着脱俗的美。是什么连着心的方向,是什么使孤单的重量在温暖的肩上绽放出灿烂,是什么的芳香仍在不停的飘散,不知疲倦,没有言悔。你告诉我,梦想怎么轻易返航?你又怎能甘心抛弃那并未久远的满心渴望,丢掉自己总会熠熠生辉的梦想,只顾着曾经失去的沮丧?再抬头仰望你,信心像细小的热流,重新流向四肢百骸,驱走心中的忧伤,让我冰冷许久的手足温热起来。在洞见黑暗后,我终于感受到阳光。也终于明白,蓝莲花只是我的终极目标,而一段路途的完成,就是一个希望的实现。就像从高中步入大学。在复活的一片生机盎然中,蓝莲花延续起另一度轮回。而涉过季节的疼痛,我不会再在沉睡的状态低着头颅缄默无语地走着;也不会再在种种流言里,做回昔日那个缩在壳中的自己,即使再被灼伤,我也不会轻易让自己离去。是的,不会再轻易离去,也不会轻叹哀伤。蓝莲花,请你等着我!我会继续跋涉,向着你的方向,永不停歇!直到我们的梦想轻舞飞扬,直到那一地明朗的芬芳诗句铺满我们的整片心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