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念七月
初二 散文 1169字 45人浏览 昆仑山817

我心里的七月住了好长的时间,但它还是随着大流去了,只迎来了守住尾端的那天。看是,人的一生仿佛有着两条生命线在延续,一个是由时针摆弄的时间,另一个是由思想摆弄的心路。有时候,思想过早地走在了时针的前面,各种烦躁、忧虑亦或者是乐观的积极、向往总会前行,而时间不会停滞。停滞的只有你不想追随时间的本能,你的思想被消极的心路左右的时候,觉着生命给了你太多的不公平,那杆秤总是斜向了和你相反的另一端,于是不得不感叹时间就是一个折磨人的东西,想要敬而远之,却往往如影随形。

文字里的影子往往是走两端的,一端是忧郁;一端是兴奋。只有在勿忘感叹、唏嘘平生时,才有烙印在笔下的冲动。我想,七月的念想,在这里都有吧!火炉一样的温度并没有燃起一丝丝夏天的热意,反而真正的做到了心静自然凉的境地。浮华频现,掠过的仅仅是时针给予的印记,那印记窄而深,能铭心在骨子里。

七月的时针,在公交站遇到一位五十多岁模样的阿姨,那时,一切如往常一样。头顶着炽热的太阳,没有蔽日树荫,没有遮阳凉亭,独站站台望远方,心里那种空唠唠的感觉油然而生。不时,阿姨从旁边巷子里走出来,此时站台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又多了一个人。空站一会,阿姨向我询问她想要去之地,我便一一回应,作为攀谈的开头,阿姨聊起了她寻找这个地方的原因。原来,她在寻一种当地特产,在别的地方不正宗,故想去当地碰碰运气。她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远在山东的一位故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多年前,那位故友曾到过这里,亲自品尝到了当地的这种特产,自此那种滋味就永远留在了记忆中,再也挥散不去。任凭岁月的风蚀,这种难忘的记忆还是会不时的出现在脑海中闪烁,然而,各种阻碍没有能再一次寻找自己的记忆。直至,病魔侵蚀了那具年迈的身躯,再也无力支撑自己的信念。为了能在有生之年,完成故友的记忆,阿姨独自乘车踏上了寻特产之路。虽然,这条路也并不是什么千难万险、崎岖坎坷之路,但对阿姨是一种极大的考验,心理和生理的。我不想谈起这种特产的名字,怕被看客疑是广告。这种特产在当地农民家里确实有种植,但是,听闻大姐说,由于汾河水的污染,已经再也种不出那种味道的特产了。她说这话时,并不是沮丧的样子,而是那种斗志昂扬的神态。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种神态,又一次有一点小感动。为什么有些人在谈及自己可能完不成的事情时,还会有这种神态,是什么在支撑着她吗?

我们乘的是同一辆车,阿姨比我提前下车,我并不了解故事的结局。现在回忆,甚至都忘记那位阿姨的面容。但是,不知为什么,这件事一直缠绕在了记忆里,也许是我生活中感动的事不多吧。真正的遇到时,总觉着这是电视剧里的情节,现实中怎么会能轻易遇到呢?然而,遇到了之后,你又会怎么去对待呢?

其实,如果仔细留意,生活中还是有许多值得我们去怀念、思考的事情,只是被烦事所累,抛弃了感动的时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流念七月,生命还在继续,只是该怎样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