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陵一梦
高一 散文 941字 91人浏览 clx207903

吾名高长恭,北齐文襄公第四子,至于我的母亲大人,只莫约记得她是个很美,很温柔的人。

幼时,因相貌原因一直不讨父皇欢喜,但是,父皇的淡漠并没有阻挡我对父皇的敬重和对这个国家的喜爱。但是,对于那个外表风流倜傥,内里龌龊不堪的皇弟在厌恶至极,但他却是我弟弟,父皇最喜爱的皇太子。对于父皇的偏爱,年幼的我曾不止一次的觐见父皇,可每一次,都只被父皇一笑置之,有时逼急了,父皇会冷冷的睨一眼然后拂袖而去。我很疑惑,问母亲,她只是用我看不懂的眼神看着我,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脸颊说:“肃儿,你错了啊。”

皇室的肮脏与权欲的疯狂让所有人都疯了,年幼的长恭尽管身份低微但也抹杀不了那些舅舅哥哥弟弟对长恭的猜忌谋杀,有好几次,长恭差点死在这无边的皇权斗争中。几次危为安后,长恭彻底对这个国家失望了。为了自保,长恭不得不远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长大了,我在一次偶然的机遇中踏上战场保卫我的家国,保卫我的臣民。可随着我的一次次凯旋,在那庆功延上我分明看到了王上一次比一次阴沉的脸色。我苦涩一笑,还是不得不行此一招啊。黯然低回,目千行。我不再对贿赂说不,不再注意自己的名声,只求能继续保卫我的臣民。终于,有人看不过去了,那是我的挚友咸阳王斛律光。那日他到访家中,见面的第一句就是:“长恭,你糊涂啊。”我挥退了下人,苦涩笑道:“此生,只求保卫河山。”斛律光怔愣许久,萧然长叹。

最是无情帝王家。斛律光死后高长恭迎接的最后一场战役,不是在我所热爱的土地上,也不是为了我愿付出一切保护的子民们,而是,在最肮脏的地方——皇宫。舞榭歌台,轻罗软帐,美人优伶,脏,实在是脏啊!皇宫里就连风都透露着淫靡。长恭隐忍而悲伤的阖上眼,满耳充盈的丝竹声如魔媚癫狂,而脑海里是战场上怎么也抹不干净的鲜血,号角,哀嚎。明明身处皇宫大内软玉温香,却宛如堕入地狱,满眼满眼的血红色,是腥臭粘稠的血。长恭的双拳死死攥紧,是满满的无力荒凉。不知律光那时是不是也是如此含恨呢。

“宣~兰陵王高孝瓘觐见!”高而尖刺的传唤声划破天际,也划破了长恭伤痕累累的心,钝钝的痛。挥袖被过身去,长恭大步大步的离开皇宫,每一步都是无数的灰尘飞扬,每一个抬脚都是绝望和悲愤,最终又在每个落脚下泯灭为无谓和麻木。残阳如血,拉出凄厉的背影,昭示着这乱世里又一个英雄的末路与王朝的悲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