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落》
初一 散文 1337字 73人浏览 aizjwll

花开花落

人如花,易凋零。花似人,亦无奈。但花落时永远是以最美丽,最灵动,最永恒的姿态,尽管那是凋零。

时间已被淡忘,地点也已模糊。只记得那里有山,有花,有人。 山谷中一片沉寂,只有几声子规的啼叫。皓月当空,山色愈加似渴睡人的眼,朦朦胧胧。仿佛还听得见“叮咚…叮咚…”的银铃般的响声。四下里一片宁静,突然……

山中石阶上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伴着悠长的叹惜。月光识破了他的面目,他应正中年,四十左右,衣着不凡,手腕上的名表闪烁着,而他的眼睛确似木刻的,间或的一转才证明他是个活物。胡子也占领了他的下巴,他静默地移动着,来到悬崖边的一树桃花前 。

已是暮春时节,但仍有不少绯红的桃花伫立在梢上。他伫立良久,良久。桃花在月光的笼罩下若灰烬中跳跃的火星,煞是可爱。霎时间一阵风过,便作飞红万点愁如海。他遂空低首。走到悬崖边上,足尖已超出悬崖,此刻,风停住了脚步,子规也不愿啼叫,只有无情的小河还在悠然的流着。他将双手放在胸口,就在他欲纵身一跃之时……

一只温暖紧抓住那男子的手,男子猛回头一看,分明是位僧人。圆且胖的脸,眯成缝的眼,十分慈悲的模样。光洁的头顶在月光下放着光芒。「你想做什么?」「我不想活了」。「为何?」。「我……」。此时,男子转过身体,顶礼法师道:「大师,我虽已是不惑之年,但困惑愈加多。我努力半生方创下一番事业,但经营不善,终于破产。妻子也离我而去。我今一无所有,实不知活着还有何意义。恰若这树桃花,刚才还鲜妍美丽,可转瞬间便随风而逝,为何风雨多使百花残,为何苦难让我泥潭深陷。我绝望,看不到一丝希望」。

法师拉了拉海青,注视着男子的眼睛,说道:「世事无常,人无法预知未来!如花总会凋零,只是迟早的问题罢了。苦难挫折本就无常,该发生的总也会发生,莫能逃避,惟有面对」。

“一切法由心想成,心是身主,身为心用。痛苦或是欢愉,苦难

还是幸福,皆因心境不同而异。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后原来是向前。遭受挫折,看似失去了美好,实际是得呀!苦难或是如沙砾,或是如石子,纵然它将你的身体绊倒,却永远绊不住不屈的心。苦难最能磨炼人的心志,坚毅的人会因苦难而愈加坚强,智慧。如花儿难免经历风雨,但花儿并不懊丧,反而更加鲜艳,芬芳。不以「我」去对立一切,「我」就是苦难,苦难由「我」而生。所谓诸法空相,惟心是实。所谓的好坏亦是因「我」心产业,之所以喜欢「好」而厌弃「坏」,其实是「我」心不愿接受,自己产生了对立。因此无法改变外境时,就变通自己。害怕苦难而放弃生命如同花朵害怕风雨而不愿绽放。如何能享受融融的春光,体会生活的意义!”「花开时,受尽风雨而不恼恨绝望,犹要傲然怒放,吐露芳香。花谢时,实体不再,但作为花,我的一生是有价值的,我奉献出了一切,无怨无悔。因为那么多的人将我歌唱。相灭并非死亡,而是崭新的生命扬帆远航。不执著于境,能放下,才可能重新提起。我是花,我便不惧风雨。我是人,便不避苦难。」

「花开花落,花开花落。悠悠岁月,长长的歌。花开明丽,风雨洗礼。花落随之,御风而行。」

男子用手理了理头发。只闻一阵笑声。不知是那法师在笑,还是那男子在笑,还是那桃花在笑。

「此文主要以禅师对于生活的挫折与苦难的开示,表达了人应有适应,改变的能力。只有放得下,才能重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