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次,我哭了(作文10篇)
初一 记叙文 6896字 19531人浏览 HDD5508

那一次,我哭了(作文10篇)

那一次,我哭了(作文10篇)

那一次,我哭了

微风徐徐地柔柔地从窗外飘进客厅,吹到我的身上,令我感到十分舒适。我捧着书,懒懒地靠在沙发上看着,十分地悠闲。无意间,我抬头瞥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呀,怎么都八点二十了?”我腾地一下从沙发上窜下来,慌忙穿好鞋,一把抄起早已准备好的书包,推开门,一个箭步冲下楼,撒腿就向活动中心跑去。“我在那唱得算是很好的,这次肯定能选上小合唱。”我胸有成竹,丝毫没把这次选拔放在眼里。可是老师要求八点半之前到,这可怎么办?我有点着急了,边跑边焦躁不安地、不停地看着手表,生怕时间从我身边溜走,会把我远远地甩在后面似的。

我三步并作两步地进了的楼门,冲上活动中心的楼梯,悠扬的合唱声在楼梯间飘荡,声音越来越大。我心急如焚,不由地加快了步伐,一步三阶地向前冲去,一层、二层、三层,终于到了。我上气不接下气地推开合唱室的门。顿时,歌声凝固了,老师和同学们的目光齐刷刷地向我投来。谷老师抬头瞟了一眼墙上的钟表,转过身,冷冷地问道:“你怎么才来?”“那个„„那个,我走晚了。”我挠挠头,十分不好意思地说。谷老师瞥了我一眼,指着他面前的一个空座位,说:“你先坐这吧!”。

“你,你来唱吧,轮到你了”我还没坐稳,老师就点了我的名字。我站起身,虽然心跳还没有缓和下来,但我还是非常自信地唱了起来,这首歌我已经唱得非常熟了,因此很不以为然。

可是,还没等我唱完,谷老师就厉声说道:“别唱了,你还是别唱小合唱了,虽然唱的不错,但是要是比赛的时候,你再迟到了怎么办?等下次吧!”

听到老师这句话,我的心立刻冷了下来,心里空落落的。我不知所措,愣愣地站在那里,紧紧地咬住嘴唇,眼睛死死地盯着乐谱,身子一动不动,好久才好不容易才从嘴里挤出一个“嗯”字。

我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走出了教室。走廊里冷冷清清的,歌声再次飘荡起来,

它仿佛像是要攻破这有些让人害怕的冷清。我随手把乐谱扔在门外的椅子上,泪水便像断了线的一珠子一样,不听使唤地从眼眶里不断地涌了出来。

我伸手擦了擦泪珠,倚着墙,垂着眼皮,开始不停地抽泣起来。我十分懊悔地想:那么多天的训练算是白费了。我要是刚才早出来一会儿,肯定选上小合唱了„„唉!我后悔莫及,眼泪便再一次从眼眶里不听话地滚落下来。

自那一次,我便懂得了什么是遵守时间,同时更加懂得了遵守时间的重要。

那一次,我哭了

当我手捧着芭蕾舞五级证书时,我眼眶里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了下来,我一年半的努力没有白费才得到这这么有意义的回报。

记得我考级的那天,我早早的起床后就开始做练习,妈妈看我做练习时就很紧张,轻轻走到我身旁,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别紧张,动作做得认真、流畅、连贯就好,把考级想成你们的练习。”之后妈妈就去给我准备考级的练功服。

我们吃完午饭后就直奔考级教室。到了备考的教室后眼前一亮我们组的同学们都在做准备活动,我也赶紧换完衣服和大家一起做准备活动,“一组呢?”我不解的问我身旁的同伴“嗯,我也不知道。”之后我们又练了几个不熟悉的动作“张洋老师的第二组过来贴号”一个老师奋力从我们招了招手“哎,要考级了,加油!”我们给我们自己鼓舞了士气,贴完号后我们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了考场,走进考场后,我的手心里全是汗,我们把自己的舞鞋放好后站成一排,这时我才注意到考官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我们依次把准考证交给考过后就开始考级。

开始考级了,把杆上都想明白就全军覆没,考官的眉头皱成了一个 “川”字,“重做一遍”他大吼道,我紧咬住嘴唇,手心里面全是汗额头上也渗出又豆大的汗珠,又重新

做了一遍。我们足尖鞋部分还有些问题,小舞蹈有人居然把圈给转错了幸好我记得很清楚,我忍着脚尖上的疼痛把圈给转完了使人厌烦的考官死死的扫视我们这五个可怜的人。最后是性格舞,这个我们可熟悉了,跳完激昂的行进步后,就是我们最熟悉的俄罗斯舞,刚开始时我们还是很紧张,到了最后随着音乐响起我们的心情租金平静下来我看了一眼我的4个小伙伴,她们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喜悦,最后我们以一个优美的舞姿展现在考官面前,那个原本严肃的考官也露出了一丝笑容。考级结束了,我换好衣服冲出教室,去找妈妈,一起回家。

在考试过后的几天里,我心里还是很忐忑,直到有一天妈妈兴冲冲的跟我说:“你考级考过了”我扑进妈妈的怀里,留下幸福的眼泪。真是一份耕耘,一份收获。

那一次,我哭了

天上的乌云在舞蹈,早已按捺不住将被释放的心情。阴天,总有种失落的感觉,心情也随之下沉。

我端坐在床上,手里翻着我精心整理过的乐谱,但它,将不属于我。知了不厌其烦的叫着,电扇无休无止地摇着头,我的心,也随着这阴霾的天气而越来越沉重起来。因为转学,我即将离开我努力了五年的乐团,还不待我参加一场演出,就连半年后的一场音乐会也渐渐离我远去。这些谱子,会递到别人手上,但它却装载了我五年,五年那夹杂了

汗水和泪水的美好回忆。

翻开一页,是《哈利波特》的主题曲,那次示范演出的场面浮现在我的眼前。记得那一次,我们的首席康彬没来,他是敲定音鼓的,没了他,整个乐团都会乱糟糟一片。指挥急得直跺脚,问我门全体打击乐同学:“嘿!打击乐,谁能代替他呀!这次演出可太重要了。”我看了看别的同学——没有一个举手的,都面面相觑,我便鼓足勇气,缓缓地举起手。指挥皱了皱眉头,斜眼看了我一眼,好像不太信任。在其他同学地认可下,勉强同意了。

演奏前,我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谱子,定准了音,开始演奏。我跟着指挥的节拍,专心打着每一个节奏。

结果这次演出非常成功,散场后,指挥走到我跟前,拍拍我的肩,投来赞许的目光,肯定道:“不错嘛,乐妍。”我的脸上洋溢起兴福、快乐的微笑。

翻开下一页,哦,这是鼓号队比赛的乐谱看着这些谱子,仿佛听见了那嘹亮的号角在吹奏,有力的鼓点在打响;仿佛看见我们在操场上,排着整齐的队列,在烈日下一遍又一遍地演奏者曲目、变换着队形。

我背着一个大鼓,跟着口号左右走动。那个大鼓几乎跟我同样重,加上我的个子小,和那灼人的阳光,没一会儿,我就感到疲惫不堪。大滴大滴的汗珠从额头上渗出,从脸颊上划过一条美丽的弧线,滴到衣衫中。终于,我们打击乐同学排练完了,我费力的解开腰带,摘下大鼓,心想着:终于可以解放啦!便瘫坐在地上。可没过一会儿,辅导老师的声音回荡在操场上:“好!加上打击乐同学,全体,预备„„”啊?才休息两分钟?我心里一紧,漫不情愿地望着辅导员。

算了,算了,在坚持坚持吧!我给自己鼓劲儿。我挺身站起来,双手用力拎起古带,套过脖子,放在肩上。那酸痛的感觉马上布满了全身,我咬了咬牙,继续走起路队来„„

我一页一页地翻着谱子,这一页,是《蓝色山脉的传奇》,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练熟的;这一页,是《丁丁》是我们即将参加比赛的曲目„

一张张乐谱翻过、一例例场面浮现,它们全都像演电影一般闪烁在我的眼前。但它,即将离我而去„„想到这里,泪水不仅夺眶而出,模糊了我的双眼,浸湿了我的被单。它,再也回不来了。就像我小学五年的生活,一去,在不复回。

那一次,我哭了

春天来了,小鸟用清脆的声音叫我出去玩,小草散发着清香,但我却在房子里写着这烦人的作业,我实在不耐烦了,就丢下作业本,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时间过的飞快,妈妈回来了,“茉茉,干嘛呢?”一个声音问,我猛一抬头,发现妈妈正在看着我,我对妈妈讪笑一下说:“妈,写完了,休息一下。”我极力不让妈妈发现,便问起她工作上的问题,可妈妈不知长了几个心眼,说:“把所有作业通通拿出来!我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是读的作业。”妈妈一笑,说:“好吧!”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几分钟后,妈妈却满面怒火的走来,而我在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妈妈的一声怒喊,吧我吓的一机灵,心头一紧,不敢直视妈妈,她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说:“我快被你气死了„„说,是不是有口算卷?有百词练习卷?”说呀!妈妈生气的问,我心微微一颤,支支吾吾的说:“妈„„ 有口算,百词。” 妈妈听了,歪过头,用力一推,我一下子倒在床上,我本想换来点同情,谁知,妈妈看了,气的脸都白了,妈妈大声的问:“你没写完作业,还有理了?”说完就啪的关上了门出去了,我的心里更不是滋味,傻傻的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顷刻,我明白了,出去找了妈妈,“妈„„”可妈妈的火气真爆,一见着我就大喊大叫,吓的我连滚带爬的跑出老妈的房间,我瘫坐在椅子上,心想:“古人云: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而我却在偷懒,这回真错了!”

那一次,我哭了。

那一次,我哭了

用一根棉签在里面转动着,然后轻轻的涂在我被烫的每一个伤口上。每涂一下,都用嘴轻轻地吹着。顿时,一阵清凉、舒适的感觉涌上心头。可我发现,奶奶的手却因纱布上的胶和酒精药品的刺激,红肿得更厉害了。奶奶丝毫没有查觉,依然在为我忙碌着,她把新纱布紧贴在我的伤口上,用胶带系紧。“好喽,这回我孙女儿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她盖上药箱,把我的棉被又往里掖了掖,和爷爷匆匆离开了。我本想和爷爷奶奶说些什么,可始终没说出,此时,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眼睛,一滴、两滴,落在被单上,形成一个个小水洼。我看着那崭新的白色纱布,轻轻的抚摸着它,抚摸着爷爷奶奶对我那份浓浓的爱。

缓缓放下信,我眼角又闪出一丝泪,流了下来。爷爷奶奶的记忆终会在我心头荡漾。烈日不再那么炎热,带着一丝清爽,似乎在呼唤着爷爷奶奶对我的好„„

那一次,我哭了

盛夏,骄阳似火的太阳毫不留情的把天气弄得闷热闷热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冉冉!这不是你一直在找的笔吗?快点拿走!”正午正在收拾房间的妈妈对坐在桌前的我喊道,边说边把蜡笔扔到了床上。我转身从床上捡起蜡笔,我就想到了那一幕,我的心,就像被压了一块巨石一样难受。泪水悄无声息的流了出来,好似一切都回到了那年的夏天,让我想到了那深感歉意的表妹——文慧。

文慧在乡村老家上三年级,有好多东西她都没见过。暑假,我央求妈妈让姥爷带文慧来北京玩。

有一次,我从我的百宝箱里找出了一根蜡笔,这根蜡笔可以旋转,会发光,而且一共有七种颜色。我坐在床上,手里拿着笔,,文慧坐在我的旁边,目不转睛的盯着我手中的那根蜡笔,试探性的问我:“姐姐,能借我看看吗?”我的眉毛皱成了一个“川”字形:万一她给我弄坏了怎么办呀!我难为情的摇了摇头,文慧用渴望的眼神望着我:“姐姐,

就看一眼,求求你了。”我实在拗不过她,只好妥协:“好吧,不过你不能给我弄坏了,小心一点!”“姐姐我知道了,你放心吧,谢谢姐姐!”文慧的笑容连到了耳朵根。她接过笔,左看看,右看看,这看看,那看看,简直是爱不释手。过了一会,我提醒:“该还我了。”边说着边伸手去抢。可是没想到文慧却条件反射性得一闪,手一滑,笔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我的嘴巴张成了一个“O”字形,我怒视着文慧,恶狠狠地问文慧:“崔文慧,你故意的吧?”文慧低着头抠着手,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这时姥爷从客厅里推门而进,姥爷看着在地上的笔,明白了事情的经过,低声批评文慧:“怎么办,把你姐姐的笔给摔坏了怎么办呀?”文慧用委屈的眼神看了看姥爷,又看了看我,什么也么说既没有解释又没有狡辩,低下头,豆大般的泪珠从她的眼睛里夺眶而出,一滴滴的掉在了地板上。我瞄了一眼文慧,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久久不能回味。

俗话说:“良言一句三冬暖,伤人一语六月寒 。”我想这句话的意思是你说一句鼓励或帮助人的话足够让他人感到在寒冷时温暖,而你如果你一旦不小心说出了对他人伤心的话,足够让他们觉得那是比寒冷的冬天还要冷的事。

那一次, 我哭了

站在阳台上, 极目远眺。星空格外清澈明亮, 璀璨夺目。启明星正冉冉升起, 皎洁的弯月发出一圈圈白光。把黑夜照亮, 也把我的心照亮。望着天空上悬挂着的那轮明月, 回想起刚发生的事情, 一滴泪, 在眼角, 反射出了一线亮光......

夏日的黄昏, 落日犹如一位美丽少女金红色的秀发。给人一种自然、清新、大方的美。西山的连绵起伏, 仿佛把空间扩大了。碧翠的树木映着晚霞, 斑驳的光晕打在宽大的广场上。很美, 美得想让人拿一个相框, 把这异丽的景色镶入相框中, 永远地永远地保存。

与这不相符的, 我被关在家里, 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无聊乏味的手指练习。手已经僵硬了, 疼痛隐隐传来。枯燥的琴声在空气中回荡。“哎呀!”我扔下琴, 蹙着眉, 跌在沙发

上,“烦死了!”一把拽过一个枕头, 头无力地搭在枕头上。心中那股无名之火越烧越旺。就这个手指练习, 我都弹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妈妈还让我弹!“张可,”人未到声先到, 妈妈略显烦躁的声音传来,“怎么不弹了?”“哎哟, 妈妈, 这个无聊的手指练习我都弹了

好多好多遍了, 我不想弹了。”我抠着手指, 有些不耐烦地小声说。妈妈双手叉腰, 眉头紧锁, 严厉地说:“老师说了, 要每天练三十多分钟的基本功, 你才练二十分钟, 就想歇? 没门!”经妈妈这么一说, 心中那股烦躁与愤怒化成一串串泪珠滚落了脸颊。嘴唇也随之抽搐了起来。“妈妈, 你体谅我一下好吗?”我一把扔开枕头, 手紧紧地握着拳头,“这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练习曲!”“可是,”妈妈挠了挠头,“老师说过, 基本功像一座大楼的地基, 只有地基稳了, 牢固了, 才能盖高楼啊。”

“我知道老师要求我们每天练习基本功, 但您难道不知道基本功不只弹挑一种么?”我越说越激动, 没给妈妈一点讲话的时间,“我都快考十级了。换句话说, 我都该盖第十层楼了。难道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干; 不知道怎么干适合我吗?”我顿了顿, 看了一眼双手叉腰的妈妈,“再说您也不知道该怎么练, 所以请不要用您的想法来束缚我。基本功并不只是一个弹挑, 一个手指练习。您给了我太多也太大的压力, 并迫使我弹。我觉得这样是没有什么效果也没有什么意义的!”我一口气把压抑在心中的话语全部说了出来。心中顿时轻松了很多。

妈妈没有说话, 我知道她在思索我的话。尽管妈妈觉得我做得不对, 她也会尊重我, 并考虑自己做的不太好的地方。“好吧,”沉思许久, 妈妈终于说:“或许在这方面我确实做的不太好。我太激动了。下次你弹琴, 我给你提建议。”想了想, 妈妈继续说:“这样吧, 以后你觉得我哪里做得不对, 你跟我说, 合理的话我会改的。”妈妈非常恳切地话语让我很感动。泪水又顺着眼睑滑落„„

那一次,我哭了

我慵懒地倚靠在阳台上,几束柔和的夕阳打在我身上。我却呆呆的望着眼前那张99.5分的卷子,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那是几个月前的事了,一个星期三,我拿着那张考了99.5分的数学卷子跑回了家。我刚进家门,就跑到客厅,把那张考了99.5分的数学卷子往桌子上一拍,一屁股坐在沙

发上,翘着二郎腿,双手抱头倚靠在沙发上,大声的骄傲的对爸爸妈妈说:“爸爸妈妈,这次考试我考了99.5分,可是全班第一呢!”爸爸妈妈听了,微微一笑,高兴的说:“是吗!那很好啊,不过,你那0.5分是怎么扣的的啊?”

听了爸爸妈妈的话,我就拿起来那张数学卷子,用手指着那张数学卷子,一脸无奈和懊悔的说:“哎, 别提了, 就是算错了一道计算题。而且,我在草稿纸上算的是对的,计算过程也很详细。可是,我就是从草稿纸上往卷子上抄的时候少抄了一个小数点,所以就导致我整道题都错了,就扣了0.5分,得了99.5分。哎!爸妈,您们说我倒霉不倒霉啊!”

爸爸听了,脸越来越阴沉,他强压住怒火,尽量和颜悦色的说:“孩子,不要以为你很倒霉,你扣了0.5分,只能说明你不认真,并不能说明你很倒霉。”听了爸爸的话,我心里很不服气,小声的嘀咕着:“不管怎么样,反正我考了第一名!”

爸爸听了我的话,刚刚消散的怒火又一股脑儿的涌了上来:“那怎么能行!是,你现在考了全班第一,如果是在高考呢?那怎么办?0.5分足以让你下降好几十名!”听了爸爸的话,我觉得自己做的不对, 可是我的确考了第一名啊! 我小声地嗫嚅道:“中考的事以后再说,那个时候我肯定不会错的。反正这次数学考试我考了第一名!”“啪“的一声我的脸上顿时就多出了一个巴掌印。爸爸生气地对我说:“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去你卧室反思去!”我捂着脸跑回了卧室,心里想:爸爸他真讨厌,用那么大力气打我,可是这次他是真的生气了。我做的也不对,不应该犟嘴的,哪个父母不望子成龙的,爸爸妈妈只是想让我以后出人头地,才这么严格要求我的!我就更不应该辜负爸爸妈妈的希望,努力学习!可是爸爸也不应该用这么大力气打我啊!这时,妈妈的声音传了过来:“儿子,快过来吃饭了!”

夜幕降临了,我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月亮,背对着门。这时,门“咯吱”一声打开了,爸爸过来坐在我的旁边,说:“孩子,爸爸先向你道歉,我不应该打你的。我和你妈都没本事,将一切希望都寄托你的身上,孩子,你一定不会让我和你妈失望吧?”说完,爸爸便匆匆忙忙的走了。我的眼了终于不争气的流了出来。用着只有我一个人能听见的声音抽噎着:“爸爸妈妈把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希望我出人头地,希望我有本事,希望我„„”想着想着,我进入了梦乡。

那一次我哭了,哭得很彻底,因为爸爸最后的那段话,触动了我的心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