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雪里,白菜白
初二 散文 1138字 60人浏览 snowsharonbaby

读到白居易一首写白菜的诗,写得真好:“浓霜打白菜,霜威空白严。不见菜心死,翻教菜心甜。”

面对满园的白菜,诗人一定也觉得做棵白菜其实也是不错的。自然界的风刀霜剑带给自己的只是褪去铅华浮躁的轻松自然,霜威深重带来的只是将白菜由青涩为饱满、甜润,霜气成了走向成熟的最后一道淬火工序。见过了霜雪,方能掘出生命的醴泉。

经了霜的白菜如人到中年,没有了浮躁与火气,将所有的峥嵘、锋芒内敛为馥郁和充实。密植着繁茂的心事,向内心生长,在内里生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过去,农村几乎家家都要种白菜。从立秋下种,到小雪收获,要经历八个节气的孕育。这段日子里,白菜娉娉袅袅地长在农家的地头、院落,成为一首小令、一首长调。别看白菜还小,从初生到刚长出几片肥硕鲜嫩的绿叶,便繁衍着农家的饭碗的清香。清晨,母亲踩着晨露摘下一筐嫩苗,回家洗净准备下锅。心急的父亲往往先用焦黄的煎饼卷起几棵嫩叶,吃得齿颊生香。如春来吃荠菜春卷一样有味,满嘴的青绿金黄,叫人解馋。母亲则是将洗净的小白菜用热水汆一下,切成细末,再加豆面,做成白菜小豆腐吃。豆香、菜香很能打牙祭,熨帖胃肠的。下顿用麻油、葱花、姜丝炼锅,炒着吃,比原来更有滋味。让我们吃得热汗直流。

过了小雪,菜窖里、屋檐下,挨挨挤挤地堆满了青绿的白菜。如同院子里成山的柴火一样,让人感到今冬温暖无忧,安眠稳睡,不必再担心大雪封门了,因为那是一冬的菜蔬。

母亲常将未卷结实的白菜洗净了,砍去根,腌成咸菜。十几日后,菜叶通体微黄,酸咸可口,拌合着粗茶淡饭,将清清淡淡的日子调剂得活色生香。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卷得结结实实的大白菜,如同庄稼人的言谈举止一般实在。母亲能变换出多种花样做成一日三餐,蒸、焖、溜、炒,不变的是白菜,丰盈的是日子。白菜的宽厚大度,让冬日的农妇有了施展自己的余地。而其中最顺口的是母亲做的蒸白菜。进了腊月,蒸上一锅大白菜,悠悠的日子就有滋有味地过去了。

蒸白菜做法很简单,将三两棵大白菜洗净外面的叶子,备好料,油盐、葱姜、桂皮、豆瓣酱,炼锅,将白菜一片片地下锅细火焖炖。经济宽裕时,买几斤猪大骨,或者宰只自家喂着的小母鸡,先将鸡或骨头蒸至八成熟,再下白菜炖。这时炖出的白菜香而不腻,久吃不厌,在我们那儿叫蒸鸡白菜或鸡扎。客人来了,捞上一碗白菜,再用一层嫩嫩的鸡脯肉盖在菜上,就满眼是肉了,如群山落雪,层次分明。能上得了酒宴大席的,也很能调动我们的馋虫,肉香诱人啊。现在想来,那披在菜上的丝丝鸡肉,是黄公望的披麻皴,倪云林的折带皴,养眼养口的滋润。而那时是不能领略出这层诗意画意的,只体会到肉味的鲜美。

齐白石老人画里竟然也有白菜萝卜。一幅写意白菜萝卜,俗得可爱,有世俗烟火味。拍卖会上,拍出几百万几千万的价格,在人们眼里已不是一棵白菜,可这其实是背离了白石老人的心意的,此时,白菜已与世俗无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