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每逢佳节倍思亲,我每逢佳节必发疯
初二 记叙文 2000字 158人浏览 走·灵

王维每逢佳节倍思亲,我每逢佳节必发疯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这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动听的话。

又是一年冬至,以前我好像从不过冬至的,甚至不知道冬至要吃饺子,大学四年了只有一年的冬至我吃过饺子,而且吃的并不开心。并不是可怜的每年没饺子吃,只是不知为啥总有点排斥过节,或许可能是自己过不了节却看着别人过节有些心塞吧,应该就是这个原因了,不然,每天都想着吃点啥好东西的我却过啥节不想吃啥,真的不太合乎常理。

以前写作文时总会写家是避风的港湾,其实并没有多大感觉,只是因为那似乎是千古名句,写着可以提升所谓的作文水平。曾经我一直不明白,为啥人家写家是避风的港湾就是优秀作文,而我写家是避风的港湾就被老师说成“生搬硬套”,明明都是引用却如此区别对待。而今,再也不用每周四写作文了,我却渐渐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我就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总是想着逃避。记得第一次买吃洋芋叉叉,一份3块5,味道不怎么样还没吃饱,吃完我就哭着给我妈打电话,我妈说不够吃下次吃个大份,我忍着没说我想回家,眼泪和声音混作一团,后来草草挂了电话;大二时,国庆节我打电话给我妈说我想回趟家,“、、、你也才去了一个月,别回来了,回来了咱这车不方便又走也走不了、、、”,我瞬间心拔凉拔凉的,“、、、好了,我不回来了,叫我回来我都不会回来了、、、”,没等我妈回话我就挂了电话,我已经顾不得路上的行人怎么看,吼完那一句我才知道什么叫眼泪像

断了线珠子,虽然以前我和我妈电话吵架是家常便饭,但是那么凶直接挂电话还是第一次。其实我本来也没想真回去,就是随口说说而已,人家的妈妈巴不得女儿一有假就回家,我妈就这么实在,哪怕有个“让话”我也不至于那么崩溃,第二天她却给我打电话了,弱弱的问我“、、、放假了,你宿舍还有不回家的娃娃没、、、”, 那是上大学以来她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我。有一次“公益性”的比赛,我所在的组成绩相当不理想,有句话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厨子”,我就是那种厨艺很差的士兵,虽然说付出的努力不算多,但是终究还是很难过,给我妈打电话之前我就想我妈绝对不会安慰我,可我还是想试试,“、、、那只能说明你不够努力、、、”,“、、、我们其实已经很认真了、、、”,“、、、够努力怎么可能会这样、、、”,果然不出意料啊,看起来我们的确很了解对方。前段时间,我出去逛街,手机被偷了,一肚子委屈,其实除了伤心手机丢了,还伤心手机里所有的东西都没有了,而这个年代,丢了手机就像突然变得一无所有了,还有就是又得花钱买一个,那个手机本来买的就是二手手机并不贵,所以对我来说丢了手机更大的代价是要买新的。我真的特别伤心,丢了的不只是手机,是我使用了一年的感情,是我一年来记忆的所有痕迹,是我是我对这个世界的信任。本以为我妈知道了肯定又是“、、、常给你说你小心点,小心点,就嘱咐不到脑子里,这哈咋干心甘了、、、”,意外的是“、、、反正你那手机也不贵,都用一年了、、、人家娃娃上学这丢了那丢了,你还从来没丢过什么、、、我前几天还梦见你灰溜溜的,这哈咋不用担心了、、、”,我爸在旁边说“、、、别哭,哭什么里,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明就叫个同

学跟你去看个新的、、、”。这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动听的话了。我妈是那种我多花一块钱都能唠叨上好几天的妈妈;是那种宁愿我步行五公里也不愿我多花五块钱的妈妈;是那种我用别人织两条围巾的毛线量给她织一条围巾,她却说她根本用不着,甚至当我嫂子说围巾好歹是女儿一片心意时,还怪我瞎花钱的妈妈;我甚至觉得她们生活的太物质完全没有感情。如今她能这么开导我,真是受宠若惊,我哭了好久,感觉真的好委屈。晚上又打电话问我吃饭了没,我本来刚平复的心情瞬间又消失了,挂了电话我又哭了好久。第二天一大清早她又打电话了,这是她第四次主动给我打电话。之前她总跟我说手机上有未接来电但她不识字不知道是谁打的,我就跟她说,“下次再看见未接来电你就给我打电话,我给你打电话打的最多了,你漏接的也最多。”后来她打电话给我,我还着急的以为她有事找我,她说“你不是说看见未接来电就给你回电话吗?”原来我妈也可以这么听话,也可以这么可爱。

从和她吵到哭挂她电话到现在一边哗哗的流眼泪一边还能笑着跟她讲电话,我不知道是我长大了懂事了承受能力变强了,还是她开始会理解我开始会安慰我,总之,以前每个月亲情号130分钟左右,后来我每个月的亲情号300分钟还到不了月底,虽然以前我也每天都给她打电话,可见后来我两共同语言变多了。还记得小时候写了作文总会被爸爸要求读给他们听,我在想假如把这个读给她听的话会怎么样。也只能想想了,我是没有勇气读给她听的,而且我们之间的情感、关心貌似一般都藏于“暴力”之下。我一直觉得我最亲我爸,可是突

然发现、、、呵呵。也许这就是母亲与女儿之间特有的情感吧,甚至父亲都不能与之相比。

本来是想抱怨一下过节的心情来着,没想到写成这样了,好吧,我承认 我又想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