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作文临考指导
初二 散文 11612字 80人浏览 殿主琦铭

一,精当的记叙,并例式构筑 菊花飘香的时节

当清爽的秋风将天空吹向更高远,当陌生的孩子望断最后一只南飞雁,当枝上的绿叶换上橙黄,当一点点微酸已着枝,便又到了菊花飘香的时节。 菊之淡

“哐当、哐当……”听见那清脆的打铁声了吗?清风拂抑、强健的肌肉散发出生命的气息,熊熊的烈火陶冶着高尚的情操,稽康,这个时代的英雄,一带才子,就在这儿过着铁匠的生活,和任何人一样,你也对他期望很高吧,可是你敢劝他入仕吗?是否忘了《与山涛绝交书》?那铿锵的言辞已经向所有人宣告他对仕途的不屑,就让他做他自己吧,让“竹林七贤”永远过着“邺下放歌”、“竹林饮酒”、“曲水流觞”、“南山采菊”的是生活,不要让世俗的秽气覆盖了菊花淡淡的幽香。

菊之傲

是否还能记起那个岁楚国相位持竿不顾、依然决定“曳尾于途中”的庄子?这个“心如澄澈秋水”,再如不系之舟的清高居士,拥有举世的才华,然而却不曾向权势显贵屈服,一生过着清贫飘零的生活,你是否也想劝他入世,期望他能为祖国为社会为黎民百姓做番大事业。是的,所有人希望如此。然而,庄子他自为自己就是一棵树、一棵捍卫心灵月亮的树,如果你硬要将他拔起,种在污秽的社会泥土里,他将立刻枯萎死亡,就让他永远地做一棵树吧,他身边会有一株傲岸的菊花陪着他。 菊之殇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雅不逝,雅不逝兮可奈何,虞姬虞姬奈若何”,面对滔滔江水,面对彼岸的乡亲父老,一代霸王也不由泪湿衣襟,江水已随他人姓,美人自刎在怀,是乘船逃走,重整旗鼓,还是投身乌江,“死亦为鬼雄”?如果你正在项王身边,是否会劝他“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呢?江东父老们也期望项王忍辱负重,说不定历史就会为此改写,然而项王最终选择投江而死,他认为应该

死得有尊严,他认为那才是他的英雄本色,一枝菊花的生命形态枯萎了,但花香永世留香。 或许这就是生命的真谛,不管他人如何期望,自己认为是对的就不懈追求,追求自由、追求崇高,追求生命的尊严,追求英雄本色,抛开他人的期望,抛开他人的劝阻,向着自己的认识迈进。

当清脆的打铁声从远方传来,当远古的大鹏展翅欲飞,当滔滔的乌江向天咆啸,便又到了菊花飘香的季节。

二,蒙太奇手法

八-十八-二十八

“啪!”一巴掌猛地打在屁股上。我大哭起来。“老师怎么教你的,小草是绿的,太阳是红的,看看你,怎么画的!”我透过泪眼,看着那张被撕掉的画:小草是黄的,太阳也是黄的。为什么非要把小草画成绿的,把太阳画成红的?我戴爸爸那个太阳镜,看到的小草和太阳

就是黄的。我不解。

“还有你的作文。”老师的喊声把我拉回现实,“让你写爸爸、妈妈,你怎么写的?妈妈是书童,爸爸是车夫。”“本来就是嘛,妈妈陪我读书,爸爸背我上学,不是书童、车夫,是什么?”我不服,和老师顶嘴。

那年我八岁,还是一个不规则的多边形,新颖、多变、极富想像力。周长长,面积小,人生阅历浅。

“太过分了。”我回到家,把书包一扔,坐在沙发上生闷气。“怎么了?”爸爸关切地问,“今天考试,居然有人作弊,老师也没看到。”“他有没有抄你的?你有没有受影响?”说到作弊,父母如临大敌,紧张地问。”那全没有。“只是这样对努力学习的同学太不公平了,我要去举报。”“别傻了,没影响到你就行了。举报,万一人家报复怎么办?再说了,那么多作弊的,你举报得过来吗?”听听父母的话,有道理,于是打消了举报的念头。

回到房间,我想起刚刚被老师读过的作文。写友情的。只是我所描述的友情与我遇到的相

差甚远。文中用了很华丽的辞藻,而我拥有的友情都是简简单单,平平淡淡,却又很温馨的。“文章很唯美,但很违心。”我苦笑着对自己说。 那年我十八岁,已经被渐渐改造成规则的图形,只是棱角还在,不新颖也不规范,不多变也不稳定,周长不长,面积也不小。

“我的这件衣服怎么样?”女伴向我展示她新买的衣服。“很不错,和你很配,你穿上这年轻了十岁。”我赞不绝口。其实那件衣服很难看,但我在“赞美”的时候,竟没有任何感觉。全然没有第一次说违心话时的慌张。

老板刚刚批评了我,说我工作的方法不对,并告诉我另一种工作方法,于是我很听话地按老板介绍的方法去工作,尽管方法更不对。但管他那么多,这是老板交代的工作方法,出了问题不关我的事。再说了,和老板顶嘴没好下场。多年的经历,已经让我有经验了。

那年我二十八岁,已经被打磨成了一个圆,我稳定,我周长短,我面积大。我的人生阅历丰富了,我变得世故圆滑了……

一天,去幼儿园接女儿,女儿哭着扑过来。“老师说太阳是红的,小草是绿的。可我戴爸爸

那个黄黄的眼镜看到的太阳和小草就是黄的,老师说不行,还打我。”女儿哭哭啼啼地讲完。这些许猛地击中我的心,尘封已久的记忆大门猛地打开。我想起了那黄的草,黄的太阳,妈妈是书童,爸爸是车夫,想起那个未经世俗打磨的不规则的多边形。我的泪水悄然滑落,为不再拥有的那个不规则的多边形……

三,还原情境,诗意描绘

苏轼的赤壁

风飘飘,水飏飏,掸掸这一路素衣风尘,驾一叶扁舟,于清秋的黄昏,残阳如血,苍山如幕,来到这古战场——赤壁。

心中沉浸着如此多的遐想:那“乌台诗案”的苦楚,那皇帝谪贬的敕令,那洛阳亲友的牵念。于是黄州成为苏轼的落脚,赤壁成了苏轼的赤壁。 他想起了周瑜。“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他问自己,难道自己不正是那东吴的都督吗?自己满腹经纶,胸中有的是治国平天下的笔墨,而此时?面对这一片漫漫江水,他陷入了沉思。

他的思绪像长了翅膀似的继续飞扬,斟一杯酒,临江而酾,是祭奠那死去的英雄,也是祭奠自己的往昔。是啊!他清醒了:“哀吾生之须臾”,倒不如“托遗响于悲风”,“取山间之月色”,“听江上之清风”。于是,他不再

悲观,不再耿耿于怀。

后来,他用自己的行动证实自己的顿悟。他在黄州兴修水利,奖励耕织,清廉从政。黄州百姓感念这一位父母官。修起了一座祠庙来缅怀这一伟大文人,知心的父母官。

于是,文学的殿堂里也永远听见了那《赤壁赋》的华美乐章。

余秋雨先生在《东坡突围》中言:“苏轼选择了赤壁,赤壁也成全了苏轼。”

是啊!这一路艰辛,这一路坎坷,这一路无奈。苏轼没有消沉,没有失落。他永远也不会去吟唱那软绵绵的情诗与愁苦。

什么“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只属于李清照小女子。 什么“杨柳岸晓风残月”“竟无语凝噎”,只适合柳三变的多愁善感。 什么“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忧虑,也只有李后主的吟唱。

苏东坡是关东大汉,他只吟“大江东去”的豪迈,他只唱“千古风流人物”的激昂。

赤壁记载了苏东坡的崛起。

赤壁沉淀了苏东坡的不屈。

赤壁诉说着苏东坡的豪迈与不朽诗情。

赤壁,只因苏轼而光芒四射。

赤壁,只属于苏轼„„„„

四,抑扬法

花谢又花开

每一朵花里都藏着一个灵魂,它代表着信任,它需要用不绝的耐心和爱来浇灌……

“妈!”我又一次在梦中哭醒,望着窗台上那黑黑的相框里妈妈温柔的笑脸,仿佛她还在我身边,为我赶蚊子,为我煮早餐,陪我苦读至深夜,而不是去了那遥不可及的天国……

我起身到阳台上给那盆栀子花浇了点儿水,望着洁白的花朵,就像看到了妈妈洁白的脸。妈!在天国飞累了就到这花瓣上歇一歇吧,这里永远是您可以栖息的地方!

“姣姣,快!叫张阿姨!”望着爸爸明显衰老的脸庞,看着旁边那个感觉很“贤惠”的张阿姨,我立即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天!我感到一种被背叛的苦涩的液体流出了眼眶。我僵硬的走到阳台,抱起了那盆栀子花,转身进了我的小屋,任凭他们怎么叫也不出来。肩头娇弱的栀子花,因了一天的没浇水而显得蔫蔫的。我感到心中那朵信任的花也逐渐枯萎了„„ 三

从此,那位“张阿姨”出现在我们的世界里。不论我愿不愿意,她成了我的“妈妈”,但我从未和她说过一句话,与父亲也好像成了陌路人。那个“张阿姨”也为我赶蚊子,也为我煮早餐,也陪我苦读到深夜——在隔壁。

但这些在我眼里,都只是虚伪。嗤,还不是想占据我妈的位置!我心中满是愤恨。窗台上的栀子花,因我的无心照料已经快要枯死了,而我的心也随着关闭了。

日子还是这样一天天的过。有时站在门外,听到家里混合着男女声的笑声,恍如妈妈还活着,而父亲那终日不展的愁容也似乎消失不见了,心中的恨好像渐渐少了些。

那天我回家来,推开了小屋的门,正看见“张阿姨”擦拭母亲的相框,仔仔细细地。那盆我以为死了的栀子花也浇了水,柔柔的亮亮的。

一转身,她便看到站在门边的我,看着她尴尬的神情与期待的眸光,我微润着眼,笑着叫了声:“张阿姨!”

她,潸然。我终于哭了。

五,观注社会,深刻立意

请你不要忘记

是的,生活中需要忘却。忘却与朋友的摩擦,友谊之歌才会更加悠扬动人;忘却曾经的成功与辉煌,才能更轻装上阵,开创一片新天地。 然而,我要说的是,有一些事却绝不容忘却。

请您不要忘记,城市的繁荣背后,是无数任劳任怨的农民工的汗与泪。请您不要忘记,城市中一切脏活、累活、重活,都由农民工来干。他们没有医疗保险,他们能按月领到那微薄的工资就已欢天喜地。或许,我说得有些偏激;或许,我说的情况正在好转。但是,我依然请您不要忘记那世

间最美丽的人——中国农民。

请您不要忘记,人类只有一个地球。《中国国家地理》载文,中国北方的大城市,地下水最多只能使用十到十五年,因此要实施南水北调。然而这本书上的一幅照片,却让我痛心不已。在繁华的北京街头,车水马龙中,一个水龙头却长流不止。

《读者》载文,中国的草原危在旦夕,近十几年来世界羊绒生产基地却纷纷转至中国。而羊绒的来源——山羊——却扮演着草原杀手的角色。山羊不仅吃草,还吃草根,这对草原造成了很大的损害。西方发达国家和日本,为什么要把羊绒生产基地转至中国?难道我们还不该警惕吗? 中国珠峰测量队发现,珠峰冰川正在加速融化,全球变暖的形势已十分严峻。或许有一天,水城威尼斯将真的成为神话。难道,我们真的希望有那么一天吗?

请您不要忘记,南京城的三十万冤魂;请您不要忘记,东条英机、松井石根,这些杀人的魔鬼,在那个叫做“靖国神社”的地方,一次又一次地被日本首相小泉参拜。同时,我也请您不要忘记,一大批日本律师,为中国慰安妇幸存者提供法律援助。一个日本老兵,腰间挂着每隔四小时就必须进行处理的人工膀胱,来到卢沟桥长长跪下。

记住日本人的坏,是为了提高警惕;记住日本人的好,是为了时刻冷静。对于日本人,牢记历史,面向未来,才是我们的出路。

让我们忘记那些无关痛痒的小喜小悲,牢记那些惨痛的教训,共同向人类无限美好的未来前进!

六,构思别致处理

那鱼、那鹰、那人

题记——

我把自己比喻成一条鱼,我要努力寻找离开水的出口。 我把自己比喻成一只鹰,我要全力冲出蓝天的庇护。

我就是我自己,我要跑,跑出父母的视线,跑上自己的轨道。 起 跑

那年,高考发挥失常了,落榜了。我坚决拒绝复读,执意背着大大的旅行包,踏上了北上的火车。隔着玻璃窗,我看见母亲在哭泣,父亲在叹气,鼻头有点发酸,转过脸,说好不哭的。

“呜——”一声长鸣,火车开动了,母亲也随即跟着火车跑,一遍一遍的挥手,一遍一遍的嘱咐。我抬头看着天空,灰蒙蒙的,竟也是如此的寂寞。

跑 程

离开了家的日子是惬意的。至少我可以把房间弄得乱七八糟而不用担心有人穿着围裙在门口喋喋不休,至少我可以不用理会邻居们鄙视的目光,不用直视老师们失望的眼神,不会听见父母心碎的絮语。但同时,也伴随着心酸。去每个公司应聘,我的表现总会令人满意,可一看到我的学历,笑脸马上变成了疑问,话语也变成了“回去等消息吧!”

那一刻,我总感觉全世界都抛弃了我。

这天晚上我回到宿舍,瘫在沙发上,一阵闪电划过深蓝色的苍穹,几

声雷鸣似乎要将一切生灵唤醒。突然我想起了母亲做的香喷喷的红烧鱼,想起了父亲语重心长的教诲,想起了家门前那棵歪脖子老槐树,想起了院子里那缺角的乒乓球台,想起了高三那年那些挑灯夜读的日子„„ 看着金鱼缸里的金鱼。我想鱼,终究离不开水。

第二天,天放晴了,我拿起电话,拨通了那串好久没拨的熟悉的号码。“喂,请问找哪位?”“„„”“喂,怎么不说话?”“妈,是我!”“小丹,是你吗?真的是你吗?”“妈,我累了!”“孩子,累了就回家来,知道吗?” 城市的夜晚依然灯火阑珊,路上的行人仍然是神采奕奕。只是,我是不是该与这一切告别,回到给予我生命之源的那片净土上去„„ 终 点

终究,我还是回来了,回到了这个铭刻着我无数记忆的地方。一切都没有改变,我决定复读。

我不是不跑了,只是希望有一个更高的起跑点„„

后 记——

鱼,终究离不开给予它生命之源的水。

鹰,终究离不开给予它希望之源的天空。

我,始终逃离不了父母和亲人朋友们的爱心交织成的幸福圈„„

七,精美选择阐述载体

风可以穿过荆棘

生如风。好一个亘古的比喻。

你也许感慨于它的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着一丝痕迹。我却跋山涉水,在时空里淘尽沙砾,寻找这个比喻的真谛。

唯有风,可以穿过荆棘。

我们趋步在人生的漫漫旅途,在坎坷中奔跑,在挫折里徘徊,烈日暴雨来过,走石飞沙来过,忧愁缠满全身,痛苦飘洒一地。我们累却无从止歇;我们苦却无法回避;我们布满伤痕,仍然要面对一片片荆棘的丛林。 梭罗说:“这儿可以听到河流的喧声,那失去名字的远古的风,飒飒吹过我们的树林。”或许垂问远古,能把生命如风的真谛领悟。

狄金森把人生描绘成篱笆墙的内外,我们一层一层地爬过。事实上,这层层篱笆缀满荆棘,我们通过时,往往遍体鳞伤,身心俱毁。这时你看,风在篱笆墙外千萦百折,不屈不挠地呼啸而过,空气中凝结下壮观的痕迹。 苏轼看见了风。

这个曾经辉煌的文人因黄州诗案落魄, 流落四方,辗转难安。在赤壁的月夜,他心灰意懒,看 “江上之清风,山间之明月”,做那神鹤翩跹的梦。面对江水般深沉的失意,他看见风在山顶呼啸盘旋,然后带着撕身裂骨的阵痛穿过漆黑的荆棘林。刹那间,他心中郁结的块垒、缠绕的苦痛随风而散。

于是,他顿悟。

逍遥红尘,寄情山水,最终成就了千古的文名。只是,那夜的风,已遗落

于岁月,无人见得了„„

梵高看见了风。

他在向日葵田地中懒散地躺着,纠结于一个难解的疑问与痛苦,耗尽心血的画作,竟是一幅也无人理解,卖不出去。对一个把艺术当作一切的人来说,这是一种被轻贱、被鄙视的痛苦,是生命中最大的挫折。幸而他看见了一阵风穿过,那阵风被阻挡了,发出愤怒的吼叫,全然不顾被荆棘划破的身躯,它们成功了

于是,他洒然。

《向日葵》画作在他死后成为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品。这,梵高知道„„ 关于风的故事太多。

在风吹着号角呼啸而穿过一座一座沉默的荆棘林时,相信很多睿智的眼睛看到了它,看到了它昭示着什么。

唯有风,可以穿过荆棘。

唯有学习风,我们才能藐视一切挫折,让痛苦烟消云散,让快乐洒满征途„„

八,还原情境,诗意描绘

苏轼的赤壁

风飘飘,水飏飏,掸掸这一路素衣风尘,驾一叶扁舟,于清秋的黄昏,残阳如血,苍山如幕,来到这古战场——赤壁。

心中沉浸着如此多的遐想:那“乌台诗案”的苦楚,那皇帝谪贬的敕令,那洛阳亲友的牵念。于是黄州成为苏轼的落脚,赤壁成了苏轼的赤壁。 他想起了周瑜。“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

飞烟灭。”他问自己,难道自己不正是那东吴的都督吗?自己满腹经纶,胸中有的是治国平天下的笔墨,而此时?面对这一片漫漫江水,他陷入了沉思。

他的思绪像长了翅膀似的继续飞扬,斟一杯酒,临江而酾,是祭奠那死去的英雄,也是祭奠自己的往昔。是啊!他清醒了:“哀吾生之须臾”,倒不如“托遗响于悲风”,“取山间之月色”,“听江上之清风”。于是,他不再悲观,不再耿耿于怀。

后来,他用自己的行动证实自己的顿悟。他在黄州兴修水利,奖励耕织,清廉从政。黄州百姓感念这一位父母官。修起了一座祠庙来缅怀这一伟大文人,知心的父母官。

于是,文学的殿堂里也永远听见了那《赤壁赋》的华美乐章。

余秋雨先生在《东坡突围》中言:“苏轼选择了赤壁,赤壁也成全了苏轼。”

是啊!这一路艰辛,这一路坎坷,这一路无奈。苏轼没有消沉,没有失落。他永远也不会去吟唱那软绵绵的情诗与愁苦。

什么“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只属于李清照小女子。 什么“杨柳岸晓风残月”“竟无语凝噎”,只适合柳三变的多愁善感。 什么“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忧虑,也只有李后主的吟唱。

苏东坡是关东大汉,他只吟“大江东去”的豪迈,他只唱“千古风流人物”的激昂。

赤壁记载了苏东坡的崛起。

赤壁沉淀了苏东坡的不屈。

赤壁诉说着苏东坡的豪迈与不朽诗情。

赤壁,只因苏轼而光芒四射。

赤壁,只属于苏轼„„„„

九,名著作续,映射现实 孔雀东南飞新传

当刘兰芝第五次回首的时候,泪还是忍不住落了下来,黑漆漆的门紧闭着,一如焦仲卿的冷漠。左邻右舍还在对她指指点点,议论这个因不守妇道而被休掉的女子。可是,谁能知道她的苦衷?

当她还未出嫁的时候,不知有多少好小伙儿到她家提亲。模样儿俊的,有钱的,有势的,为何她却选中了焦仲卿?他又黑又瘦,没钱没势,凭什么娶到了美丽贤淑的刘兰芝?兰芝一遍遍地问自己,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朦胧中,焦仲卿那老实敦厚的脸又出现在她的眼前。或许是,水一般灵动开朗的自己看中了山一般沉稳朴实的他吧!

“妾为水,君为山;水灵动,山沉稳;水绕山流永不移,妾身与君永不离。”

“上邪!我欲与芝相知,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芝绝!”

海誓山盟犹在耳畔,但已物是人非,欲语泪先流

为了焦仲卿的工作,兰芝跑了东家、找了西家,甚至出席一些 “非正式”的 “聚会”,在觥筹交错中强颜欢笑,为仲卿在各路领导面前说

尽了好话。焦仲卿啊焦仲卿!你怎么让妻子做这些事情呢?你可知道,席间的哪个人不在觊觎你妻子的美貌?你可知道,你妻子独自一人承担了多少风言风语?

可是,当刘兰芝看到丈夫遗落在地上的香囊时,泪“唰”地流下来了。啊,那是秦罗敷的香囊,那是秦罗敷的香囊!焦仲卿什么也没有说,却走到书案前写下了休书。兰芝仿佛听到胸腔中有什么碎了,一片片裂开似的钝响„„„„

终于到家了,刘兰芝默默地进房,悄无声息。第二天,县官的儿子便来提亲,兰芝含着泪默然答应,良辰吉日就选在后天。“后天?”媒人自顾自地说,“那可是个好日子,秦罗敷姑娘也要出嫁哩!”

兰芝知道,她嫁的是谁。焦仲卿!焦仲卿!!!!

天高气爽,惠风和畅。焦仲卿坐在高头大马上气宇轩昂。这时,他看到了兰芝,熟睡了的刘兰芝。

“妾为水,君为山;水灵动,蓝不变;山沉稳,色不坚。”焦仲卿看到刘兰芝最后留给他的绝笔,茫然若失。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十,双线平推法

小姐俩都八岁

怡怡是城市的孩子.忧忧是乡下的孩子。

怡怡的名字起得好,怡然的怡;忧忧的么字叫得怪,忧患的忧。可她们两家沾着亲带着故,小姐儿俩都八岁。

八岁的怡怡长得白白胖胖,留着披肩发,怡怡还有条项链,是小真珠串的。小皮鞋是过生日妈妈送的,漂亮的裙子是出国的爸爸从纽约带回来的。

八岁的忧忧长得黑黑壮壮,扎着羊角辫,忧忧也有串项链,是山核桃编的。小花鞋是上学时奶奶做的,廉价的衬衫是打工的爸爸从太原捎回来的。

七月,怡怡来到乡下。这儿屋前一道山,房后一道山,山摞着山,山套着山。天空里有苍鹰、鹞子,飞得高高的。忧忧带着怡怡到小河里洗澡,玩得是胶泥巴。开始,怡怡怕,也怕脏,慢慢就惯了。忧忧还给怡怡捉回了泥鳅,就养在吃水的缸里。怡怡学会了编鱼网,做钓鱼的钩子。

八月忧忧来到城市。这儿门前一座楼,门后一座楼,楼挨着楼,楼挤着楼。动物园里有老虎、狮子,关得紧紧的。怡怡带着忧忧到美浴园沐浴,玩得是橡皮泥。开始,忧忧也怕,怕贵,慢慢也惯了。怡怡也给忧忧买回了金鱼,但养在了调温缸里。忧忧学会了给氧气,开喂食的电钮。

在乡下,怡怡认识了铡刀、犁耙,知道了几片树叶可以吹出好听的歌,还有打谷场上的 “八音会”。 怡怡跟上忧忧割青草,拾柴禾。怡怡累,还好几次划破了手,她悄悄的忍了,她不能让忧忧矮看。

忧忧天天要拌猪饲料、扫鸡窝,她比她苦。

在城里,忧忧认识了电脑、钢琴,知道了一块毯子可以跳出强劲的舞,还有公园里露天的“交响乐”。忧忧跟上怡怡打网球,滑旱冰。忧忧笨,还好几次扭着了脚,她默默的受了,她不能让怡怡笑话。

怡怡天天要弹练习曲,学书法,她比她难。

两个月过去了。

白白的怡怡黑了,黑黑的忧忧白了。怡怡懂得了,乡下,那曾是父母跋涉过的路;忧忧也懂得了,城里,那将是自己要登攀的天。

于是,怡怡多了一点忧患,忧忧有了几分怡然。怡怡和忧忧都长大了,八岁的小姐儿俩成了好朋友。

十一,插串闪回式

潮起又潮落

“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

车厢的喇叭里传来节奏明快的歌声,返家途中的晓绮心头却涌起一种莫名的忧伤,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散发着淡淡的哀愁。列车正驶向 S 站,晓绮的思绪也飘得好远,好远……

S 站,离家还好远呢!晓绮想到了家,想到那个连绵冷战中的家,父母亲甚至可以一个多月视同陌路。晓绮心痛,晓绮忧伤,却无可奈何,这样的情况几乎伴随着晓绮的成长。缺少平静温馨的目光,缺少宽仁细腻的爱,她常常生活在可怕的孤独中,只有不断向日记本倾诉满腹的辛酸。厚厚的日记她记了一本又一本,惆怅、泪滴,都被她悄悄地藏在了那个小小的书箱里。

幸而,晓绮天资聪颖,又爱读书。沉浸于书本,她还能真正地感受一下生活。

突然的嘈杂和站台上的广播声,打断了晓绮的思绪。仿佛从远古回来,晓绮望了望车窗外喧闹的熙熙攘攘的人群,习惯地耸了耸肩。

晓绮考上了省城一所著名的高中,离开了家,紧张但是和谐融洽的集体生活,使她终于抚摸到了阳光,感受到了丝丝缕缕的清风细雨。然而,每逢看到别人写家信时的喜在眉梢,盼回家时的心急火燎,打电话时的撒娇和传看父母短信息时的叽叽喳喳,她就像受伤的小鹿,一个人躲在角落里伤心。晓绮不再是小姑娘了,她有自己的思想,她多想对父母说一声,理解对方吧!可是,父母会听她的吗?

于是,她总不免常常捧着日记本发呆,用厚厚的茧把自己的心包裹了起来。

列车停在了M 站,晓绮的家到了。等待她的,或许是一扇紧闭着的门,或许是短暂的欢愉。无论如何,家还是要回的,晓绮还是属于这个家的!很快地,晓绮就消失在如潮的人海中,连同她的故事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

十二,琐事渲染烘托,透视社会

五婶跟人跑了!

我不明白在如此法制社会之下,竟会出现这等荒唐之事。而且,就发生在我的亲人身上,更令我无法相信。或许,这种情况只应该出现在电视剧中。

无可厚非,毫无疑问,全家人都把矛头指向了五婶。七十二岁的奶奶坐

在炕上一动不动,嘴里喃喃道:“她,不该呀!不该呀„„”三婶最是伶牙俐齿:“早就看见她和那个叫三兵的男的勾搭了,没想到真跟上人家跑了,咱家老五那么老实,怎么对不起她了?”大光哥早已按捺不住:“早知道这样,前些天和三兵玩麻将时,就该劈了他!不过,那个贱人,也别想再回这个家了!”大光哥冷冷的口气,使人们都更加相信了:五婶不是个东西!只有五伯蹲在地上抽烟。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抱着五岁的孩子,眼里闪着些泪光。全家人都不明白他为什么沉默,但五伯真的没说什么„„ 事情渐渐冷淡下来,大家还是各忙各的。聚在一起时,全家人又都会把恨撒在那个跑到外县开饭店的五婶身上,大家骂她的话真是很难听的。七十二岁的奶奶坐在炕上还是一动不动,只是嘴里时不时喃喃道:“她,不该呀!不该呀„„”

出乎意外,过年时,五婶回来了,是那个三兵和她一起回到村里的。从他们的穿着来看,他们过得并不好。五婶躲过全村人扎人的眼光,径直走向五伯的屋子,手里拎着一袋饼干,还有一个电子表,这是五伯的儿子以前哭着要的。

全家人“呼”地一下,全挤进了五伯的屋子。又是三婶开的口,大家的吵骂声顿时把五婶儿子的哭声淹没了。这时,大光哥上去,一拳就砸在了三兵的脸上,三兵的鼻子开始流血。可是,这两人都没动,五婶只是抱着孩子。突然,三婶一把抢过孩子,“啪”的一个响亮的耳光抽在五婶的脸上。

三兵终于爆发了,他一下子捋起五婶的裤腿:“看看你们做的好事!” 五婶的小腿上一个又一个疤痕,一下子把全家人都镇住了。全家人立马静

静地,不吭气了„„

“扑通——”,五伯跪下了,面对五婶头在地上死命磕着。

五婶又走了。从此,全家人再也没提起此事。

七十二岁的奶奶还是坐在炕上一动不动,喃喃地说:“不该呀!不该呀„„”

(巧用判断句)

诚信是美好心灵的表现,是高尚的品格。诚信是一篇散文,形散而神不散,生活中的诚信是变化的高手:公平买卖,童叟无欺,是商人的诚信;清正廉明,奉公执法,是公仆的诚信;诚实守信,遵守诺言,是朋友的诚信;不说谎话,不欺骗人,是孩子的诚信„„变化虽多,诚信的实质却是一成不变的

“飞翔是一种姿态。是一种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的从容。一种笑看滔天骇浪的大度和沉着。”“飞翔是一种拒绝妥协的姿态,一种摒弃平庸的决裂,一种追寻自由的勇气,是一种昂首阔步、勇往直前的信念! ”

(历史情境还原法)

项羽,昔日的楚霸王,纵然有盖世神功也无法改变楚国破灭的事实。乌江旁,他已被敌军层层包围,空气中飘荡着象征繁盛的楚歌,悠远婉转。此刻,他刚毅无比的心开始脆弱起来,看到四处躺着的无数兄弟,他懊恼曾经的刚愎自用,悔恨楚国的大好局势和弟兄的生命葬送在自己手里。怀着深深的自责,他把刀架在了自己

脖子上,刹那间,血染红了乌江河畔,倒映着半边天空。残阳如血,楚歌依然哀婉缠绵。一个巨人倒下,却留给后人无限的感慨。

(诗文内容联想法)

在这个有着惨白月色的夜晚,他独坐短松岗,一壶清酒伴着泪千行,他的面容在月光下憔悴而又落寞。他一定是赶了好久的路后才回到这里,他来不及洗去脸上的浮尘,来不及整理泛白的鬓角,他只想快快回到这里,再好好看看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子,他仿佛又看见她凭栏倚窗,乌黑的长发倾泻而下。可如今,只有那棵棵松树掩映下的坟冢默默地

回应他的呼唤,他的手轻轻抚过坟头,将清酒缓缓洒在坟前,深深凝望后毅然转身。这是怎样的悲痛!曾经伉俪情深,如

今只剩下自己形单影只,但他没有沉沦,他用他坚实的肩膀

撑起这份悲痛,撑起他残落的家,用他的肩膀撑起对亡妻深

深的思念,化作一首千百年来被人传诵的词章.

(巧用排比句)

拥有诚信,一根小小的火柴,可以燃亮一片心空;拥有诚信,一片小小的绿叶,可以倾倒一个季节;拥有诚信,一朵小小的浪花,可以飞溅起整个海洋„„

(巧用对称句)

兼听则明,偏听则暗,这已是被无数古今事实证明了的真理。邹忌直言讽谏,齐王悬赏纳谏。齐国得以强盛。王平诚心忠告,马谡固执己见,街亭终致失守;唐太宗任用魏征,开言路、纳直谏,得有贞观之治;朱元璋求教朱升,广积量、缓称王,建立大明天下;李鼎铭的意见得到采纳,精兵简政,人民拥护;马寅初的理论遭到批判,人口激增、国家受害„„这些

事例,不都有力地说明了" 从善如流" 的重要吗?

(诗词名句引用法)

读李白,让我感受到了“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旷世豪情;读李煜,

让我体味到了“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的世事沧桑;读余秋雨,让我感受生命恰似一段宁谧久远的“文化苦旅”;读冰心,使我真的不再“斯人独憔悴”。

(彩线串珠法)

春风吹化了冬雪,时间黯淡了日月。行走在历史文化长廊,让人目不暇接,百感交集。也许是一幢宫殿,一角飞檐,一道画廊,诉说着颤悠悠的往事;也许是一方壁画,一块残碑,一幅法帖,浸润了苦辣辣的岁月;也许是一枚古钱,一砾陶片,一条竹简,凝结成一片桑田沧海;也许是一句唐诗,一曲羌笛,一声琵琶,幻化成一段离合悲欢……尽管你所见者不过是一些文化碎片,可正是握着这些碎片,我们读到了丰富的文化信息,这些信息汇成了宽阔的河流,我们就被这样的河流裹挟着,驾一叶小舟,凭一枝瘦桨,追逐着远去的时光,仰望天边的彩霞

最后的忠告:

立意不宜玩深沉 形式莫要太出格

注意突出亮丽点 话题载体细选择

模式套路须记取 事例素材避浅薄

偏题跑题巧补救 词语规范忌生涩

巧选角度 妥善点题 把握基准 精当取弃 文脉贯通 段落清晰 铺展充实 轻重得体 开合及时 烘托到位 承转高妙 伏应有序 警语造势 异趣升提 起结响亮 卷面整齐

高考作文评卷特点 :

阻绝性——

评卷老师根本不知所评者为谁 匆促性——

三五分钟内就要作出给分判断 直击性——

直观印象对分数得失关系甚大

突出强项,避免弱势,力争展示才能最大化 引起注意,防止埋没,务求表现自我最佳化

◆ 第一时间中抓住评卷老师

◆ 第一印象中镇住评卷老师

◆ 第一认定中笼住评卷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