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次我真后悔
初一 记叙文 2333字 10479人浏览 杨杰701

那一次我真后悔

现在我不会忘记对任何人说对不起,是因为那件让我刻骨铭心的事情。

小时候,我跟爸爸去游乐园准备好好玩一天,一路上我蹦蹦跳跳地一会看花一会看草,心情愉快极了,那一刻全身仿佛暖洋洋的,到了游乐园,我迫不及待的跑进去,玩得不亦乐乎。当我坐在秋千上休息时,有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走过来,穿了一件白衬衫,搭配蓝底白花的背带裙,显得很合体很漂亮,她微笑的对我说:“我们交个朋友吧?我和你一起玩。”我欣然同意了她的请求,毕竟有个人陪我玩,比自己玩开心多了。

就在我们玩得开心的时候,我一不小心碰倒了一个大约三、四岁的小弟弟,肯定是摔疼了,马上哇哇大哭起来,我和那个小姑娘慌了,急忙安慰小男孩,小男孩的哭声引来了他的妈妈,我看到那个阿姨抱起孩子拍了拍,然后厉声地对我们说:“你们怎么搞的!把他碰倒了,看她哭成这个样子!”我们灰溜溜地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小女孩拽着我的衣角说:“我们去跟阿姨道歉吧?”我摇摇头,原因是害怕再次遭到阿姨的责怪。“去道歉吧!要不我们会很不安的。”我还是摇摇头,看到我这个样子,那小女孩自己跑过去跟阿姨道歉了,道歉的时候,我看到阿姨很和气,已经完全没有刚才的样子。她回来了,高兴的对我说:“快去吧,很简单的。”我没有再言语,拉着她就去玩了。玩的时候我这她的笑脸,心情已经没有刚来时那样的轻松,变得很沉重。

直到今天,每每想到这件事情,我都特别内疚,好想好想对那个阿姨和那个不知名的小女孩说声“对不起”。这件事情我很后悔。

那一次,我真震撼

“传说中有一种荆棘鸟,一生只唱一次,那歌声比世界上所有一切生灵的歌声都更加优美动听。从离开巢窝的那一刻起,她就在寻找荆棘树,直到如愿以偿……然后,她把自己的身体扎进那最尖、最长的刺上,在那荒蛮的枝条之间放开歌喉,在奄奄一息的时刻里,她超脱了自身的痛苦。那歌声使云雀和夜莺都黯然失色,这是一曲无比美好的歌,曲终而命竭。然而,整个世界都在静静的谛听,上帝也在苍穹中微笑。因为,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最深痛的巨创来换取……”

这是在一个月光皎洁如水的夜晚,我从奶奶那儿听到的一个传说。 奶奶倚着窗台,冰冷刺骨的寒风呼呼地灌入她宽大的布袍,那嶙峋佝偻的身子,仿佛被风刮跑,只是易如反掌的事。“奶奶,窗口那儿风大,容易着凉,快回里屋去。”我着急地去拉奶奶。“不怕呢!荆棘鸟尚且不畏惧那样悲烈的死亡,我被冷风吹几下又能怎么样?”奶奶笑得温和深邃。 我一愣,身体随之一颤,那幼小的心呵,刹那间被震撼了。

呵,荆棘鸟,注定追随宿命的荆棘鸟,死亡壮烈悲惨的荆棘鸟,从出生离巢后,便不饮不眠不啄,执著地寻找那最美丽的荆棘树。纵然青葱盎然的草地更加舒适,纵然低回婉转的鸣叫更加动人,纵然空明澄澈的水流更加诱人,但是,荆棘鸟仍是执着。为的,只是让咽喉穿过荆棘,发出那世间最美的声音,为的,只是那生命的绝唱!

当人们在惋惜荆棘鸟的死亡,感叹她们的宿命时,孰不知,那是如凤凰浴火重生般的喜悦!那鸣彻天际的佳音,代代传承,一声鸣喊,意味着那新生的荆棘鸟即将离巢,踏上这亘古不变的征途。“毅然地离巢,执着地飞翔,壮烈地死去,拼劲地歌唱!这便是荆棘鸟的一生。”奶奶这样告诉我。

那一次,奶奶告诉我荆棘鸟的传说,告诉我那生命的绝唱。

那一次,我很震撼,震撼于荆棘鸟的执着,毅然与壮烈,震撼于荆棘鸟的恒心,勇气和自信,震撼于,荆棘鸟那血脉相承的生命的绝唱!

那一次,我真快乐

友情的天空让我们的生活充满快乐!

——题记

“喂,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屁股还没坐稳,好友神秘地凑过来。还没等我“掐指一算”。涵便兴奋不已,略带诈笑地说:“愚人节!”“愚人节,不是吧?”我慌忙站起来,还好,凳子上没有被涂上胶水。涵被我的举动弄得摸不着头脑,我捋了捋头发,傻笑:“去年的经验。”涵鬼笑两声:“你要小心再成为愚人哦!”她一字一断地说。“好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我咳笑了两声,又用手捏了捏拳头,对着涵挑了挑着眉梢。

“珊,过来。”姿姿急不可耐地向我招手。我走过去坐到她旁边。“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望着姿姿满脸的诚恳,我怎么忍心拒绝她呢。故事是这样的:有一群乌龟经常聚在一个池塘里吃食,有一次,一张网扑面而来,其他乌龟纷纷游走了,只有一只平时还挺机灵的乌龟呆呆地不动,被捞上来,做成了王八汤,问!那只乌龟为什么不动呢?“它视力不正常。”我答。“不对,两眼都是1.5的。”说完她又大笑不止。我恍然大悟:“它不会脑筋急转弯!”只见她笑得前俯后仰:“它……在听……听我讲故事。”好啊!你竟然指我是乌龟,于是我准备对她进行“暴打”,谁知道她看出我的意图后竟笑得如迎风的垂柳一般!我的天啊!还是躲开吧!

这一天的“小插曲”颇多:我把涵的奶油夹心饼干换成了盐夹心,谁知她乘我不注意给我的屁股上贴了个长尾巴,然后我和涵一起用强力胶粘住了姿姿的凳子……

晚上10点,我正准备睡觉,电话响了:“请问乐乐先生在家吗?”我乐了:“乐乐是我们家的狗啊!”“对,麻烦您让乐乐先生接电话。”“嗬,这是那个调皮鬼,跟我捣蛋?”我说:“乐乐先生已经就寝了,有什么事我可以替你转达。”“好吧!乐乐先生订购的骨头两天后空运到,请乐乐先生亲自签收,对了,你是他们家保姆吧!”这最后一句可把我气坏了,嚷道:“你是谁?”“咚!”电话挂了。

晚上11点,电话声响起:“请接鸡太太,我订购的2斤鸡蛋怎么还没送到。”……“你到底是谁?”我近乎歇斯底里。

“好吧!我告诉你,我是„何洁‟。”我晕!这又是谁捣的鬼。

好吧!我就老老实实的当个“愚人”吧。想到这些,我傻傻地笑了,谁说这不是难得的快乐呢?应该感谢我的这些朋友们,有朋友就有快乐,有朋友,生命才有这么多闪光点,朋友们,我愿与你们相伴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