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观风筝
六年级 记叙文 1028字 56人浏览 free开心000

郭训民

在我的童年记忆里,最有意思的莫过于夜观风筝了。至今还能忆起当时的情景:黑黑的夜里,我们一群孩子簇拥着迎春哥,眼睛一眨不眨地凝望着神秘而美丽的夜空。高高的风筝已经完全被夜空吞没,但风筝尾部的火球却在夜空里闪闪烁烁,有时稀稀疏疏的火星中猛地一闪,一会便会听到一声清脆的爆响,那是火球中的爆竹响了。我们一阵欢呼后便计算着里面还有几个爆竹,还能响几回。

迎春哥那是大约20多岁,已成家立业的他却乐意领一帮小孩子玩,被戏称为我们的小孩头。他扎的一手好风筝,农闲时别人坐着喝茶拉呱他却忙活上了:找出上好的竹子,结实的绳子,按照自己的设计把它们组合起来,变成为美观漂亮的风筝。他扎八卦尤为拿手,附近村庄的风筝没有一个能高出他扎的八卦的。他也会扎蜻蜓、老鹰、蝴蝶等许多花样,但它们都没有八卦飞得高。迎春哥做风筝特别精细,绳子的长短粗细,尺寸的大小位置,花纸颜色的选择,总是一丝不苟。白天我们这帮小孩跟屁虫似的跟他去放风筝,若能帮他扯扯线或举举风筝,哪怕是在风筝和风筝线之间跑一趟也觉得是一种很荣幸的事。色彩艳丽的风筝在微微的春风中升起来了,迎春哥一边放线一边注视着风筝,那风筝如一架小型飞机在迎春哥的操纵下由低空升到高空,那么大的风筝在空中只剩下一个黑点,不时有白云从它身边飘过,路人们看见这么高的风筝,也会停下来看上几眼,赞叹道,“这风筝可真高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夜间放风筝比白天更有戏剧性,让风筝在空中“屙火”是迎春哥的得意之作。不过,这可得花费一番功夫,把风筝尾线上的纸花解下一些,用一块长方形的破布包上一些高粱穗上的空壳儿,把当时最响的“真五色”捻儿冲下放上几个,然后用绳子把破布卷起来扎紧,最后把这个“炸药包”放在风筝的尾端,重量要和解下的尾纸花相当。万事俱备,只等天黑,必须是没有月亮的夜空,这样才能更壮观。风筝升空前,先把那个包着爆竹的“炸药包”从下端点燃,接着这边说声起,那边扯线的便迎着风猛跑一阵,带着火的风筝便向黑沉沉的高空飞去,后面的那团火也一闪一闪地在空中亮起来,如天女散花般的美丽,我们的眼睛便一刻也不离开那团火,并认真地数着爆竹响过的次数,一脸神圣,一脸期待,直到深夜“屙火”结束,风筝落下,我们还有几分流连。

无情的岁月在我们脸上刻满了沧桑, 离开故乡单县已有30多年了,每到春天的夜里,便想遥望天空,还想再看看迎春哥魔术般的风筝屙火的游戏。远离故乡的我已不知道,年过六旬的迎春哥还做不做风筝,也不知自己还能不能提起当年看风筝屙火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