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风光在险峰
初一 记叙文 1160字 456人浏览 whn19941224

无限风光在险峰

杨采元

今早,天空还是一片漆黑之时,我与爸妈就已出门。

迎着微冷的晨风,望着前面长而昏暗的街道,我感到一丝寒意。这倒使我睡意全消,脑子也一下子清醒了起来。这时天空仍是一片朦胧,东方也看不见一丝曙光。只有街道两旁昏黄的路灯,不断地把我们的影子拉长、压短、再拉长、再压短„„我们加快了步伐,朝新丹尼斯走去,那里是我们等车的地点。

天朦朦亮的时候,我们上了车。车继续前行,径直开往我们此次旅行的目的地——林州一箭谷。

终于,天空被慢慢升起的太阳一点点照亮,空中也薄雾游动,眼前渐渐浮现出山之影,那种由远及近的呈现感真令人陶醉,车上的“驴友”们也不时地向车窗外探看。

到达目的地,下车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时间仿佛定格在那里。多么壮美的画卷啊!两山衔接,却又不依不绕;山势峻峭,犹如刀劈斧削。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真真令人惊叹!而耳畔传来的阵阵流水声,把路边那未消融的雪衬得更加生动。

一路坎坷,上山之路甚是难行,我与爸妈互相搀扶着,一步一步向前爬行。

路越来越难走了,山路上都已有冰。我们扶着岩石,小心翼翼地前行。就这样走过一段又一段崎岖难行的冰路,我们来到了“鹰嘴”。来之前就听“驴友”说“鹰嘴”怎么怎么险,却并未当回事。当它真地出现在面前时,我才发现它可真不是浪得虚名,心中也不由得生出一点怕意。它狭小的通道只能容下一人之身,爸妈根本不可能过来帮我。我面朝崖壁,头上是棱蹭的石壁,脚下是冰,背后就是深不见底的山涧。我恨不得自己变成一只壁虎,身体几乎贴在了崖壁上,山缝渗水,连崖壁都结着冰,我的脸就与这崖壁之冰亲密接触了一把。当我用手抓住一根冰溜子想借点力时,那冰溜子居然断了,着实吓了我一跳。再不敢抓这些冰溜子了。只能手扶着冰壁,一点一点地向前挪动。

终于挪出了“鹰嘴”,还来不及后怕呢,“猴梯”已凸现在眼前,这架只有猴子才能攀爬的山梯,简直是垂直地立在你的面前,那窄窄的台阶,恐怕只容得下人的脚尖。一阶一阶,直逼云霄!抬头望去,根本就望不到顶!这哪里是山梯,这根本就是一架“天梯”!噫吁唏!危乎高哉!问世间险为何物,直叫人望而却步!但我不能却步!勇敢是前进的脚步!我们稍作休息,便开始了登“天梯”,妈妈在前,爸爸在后,我在中间。我们互相鼓励、互相打气,手脚并用,一步一个台阶,中间也不敢休息,有经验的“驴友”告诉我们,在这只容得下脚尖的台阶上,休息更容易出危险!我们一鼓作气,不敢有丝毫松懈,在筋疲力尽之时,终于爬到了“猴梯”的顶端。这时候,我们才

敢回过头来,向下望去,却已望不见“猴梯”的底端!真不敢想像,我们是怎么攀登上来的!

“猴梯”顶部,居然地势开阔。柿子满树,山楂满坡。不远几处村落,三个姑娘,五个小伙;羊吃着草,驴拉着磨。仿佛是梦境一般,却一下子让人觉得温暖起来。

深山有路勇为径,无限风光在险峰!

2015年12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