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开清风来
初一 散文 1645字 90人浏览 蝶乄琳汐

你曾是一缕风,拂过我的心头,落下一湖恍惚明灭的忧伤。每当风来,愈加深刻。——题记

冬渐渐是凉了,阳光微好,清风旖旎,走进清新的园区,漫步于小池边上,荷花早已败得如沉睡的菩提,不知今夕是何年,何夕在人间。望着满池幽幽的湖水,我不禁心生黯然,一夕一会,而我此刻,却是你的过客,从不曾归。明年枝上的花朵不再是你,而我也不再出现在这里。此一别,竟是永远。

初冬,有些城市已是落雪倾城,我的江南却又像个殷实的少年,露出脸上纯真的微笑,那么迷人,却是刚刚好。平静的心总是被如水的生活冲逝得恰到好处,淡然中,已是忘了回眸欣赏这自然的瑰丽。真真是我第一次这般仔细地端详冬天,好美!

原来在我的身边,有许多的风景。秋日里烈焰般的红枫终是凋零了,那一抹火红如被云朵遮了面的夕阳,娇羞之态,实在可爱。小野菊自顾地开着,好不艳目,仿佛周遭万物与我无关,一副寂寂然的样子。不知名的小花和野果自然不落风尘,或傲然于叶冠,领略群风,或悠然于草间,寂静清芬。偶尔有只辛勤的小蜜蜂飞来采蜜,我把手机镜头靠近了它,它却躲进花蕊里,隐去不见,好生顽皮。

这个季节,最惊艳的当属银杏了。漫野落满了密密麻麻的银杏叶,却毫无堆叠杂乱,一片挨着一片整齐有致地摆在银杏树的周围,在小湖边上,偶有风来,银杏叶从你头上正飘下来,望着这美妙如画的风景,我怔怔地不知所言。好想,摘一片云朵,坐卧在这片如诗的画里,折一枚信笺,托一缕轻风,寄给你。此刻,我是画中人,你看我,似隔了千年。

竹,是一年四季的使者。那满树的翠绿的叶总能带给你蓬勃的希冀,让人暂时忘却尘世间的烦恼,一心想着徜徉在这片生动的竹林,只是赏竹,并无别念。信步于冬日的景色里,我惊喜地嗅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淡淡的,扑鼻而来,似有似无。那是——桂花香。一树、两树地躲在松树和竹林的中间,若非淡香扑鼻来,哪知桂花今犹在。

马德说:“干净,是灵魂最高贵的香气”。此时此刻,我的心静如秋水,被这自然万物的美涤荡得纤尘不染,我不问朝夕,只是在这一刻,我的灵魂一定是干净的。如夏日里雨洗的荷,如冬日里消融的雪。这样,就够了。

我是多么庆幸,即便一无所有,我还有文字。一轮月,一花影,一支笔,一清音,万般的美就在这字里行间了,不,这只是万分之一的美。我无法将尘世的美尽诉于笔端,恐怕即便是茅盾、鲁迅这样的大家也不能。郁达夫也在《江南的冬景》里说道:“窗外的天气晴朗得像晚秋一样,晴空的高爽,日光的洋溢,引诱得使你在房间里坐不住,空言不如实践,这一种无聊的杂文,我也不再想写下去了,还是拿起手杖,搁下纸笔,上湖上散散步罢! ” 是啊,上湖边散散步吧。写,写不尽一溪云的缠绵,画,画不出一风月的风骨。不如就去看看吧,我以山水为信,遥望彼岸的你。

古清生也说:“唯有现在,江南落雪的景致才符合我的心情。江南落雪,江南总要落雪”,我也想看江南落雪,黛砖青瓦间是雪白的屋檐,银杏叶上是温柔的雪天使在保护它不受风寒霜冻,小野菊躲进雪的怀抱里,只露出微微的黄色,似一盏灯,点亮寒冬里回家的路。那一定是极致的景色。

冬天和雪自然地勾起了许多回忆。“下雪的时候,一起走,走着走着,就白了头”,那是我们当年的约定。一转眼,雪迟迟未来,而你也再不能归。那年冬天,你握紧我的手,为我取暖。又是冬天,你远远地赶赴一场温暖的情事,只为给我一个深深的拥抱和一副有我名字的字帖。往事如云,你给过的温暖不时浮上心头,唯有安好,方是晴天。

我记得那一季,风起,我倚在你的肩头,彼此不语。在那个离别的车站,地铁往来如潮,我在外面,你在里面,车走了,你也走了,一别,竟就是别了。古人曰:“相见时难别亦难”,

而我说,相见更难。有些人有些情,过去了,就不再回来。

这个冬天,你给我打电话,彼此只一句“好吗? ”默默,不得语。好久不见,却是再也不见。你有你的幸福,我有我的归途。

尽管风云变幻,物是人非,我依旧有梦。梦里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有荷花的清美,有桂花的香溢,有菊花的高雅„„风来,清香满面,花姿摇曳,满满的,是幸福的味道。那么,你是风吗? 我等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