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作文越教越笨的迷局
高一 议论文 3140字 44人浏览 晕晕呼呼晕晕

老师,你是学生作文的促进者还是制约者?

越是到了高三,我们越是尴尬的发现,要找到一篇鲜活灵动的作文是多么难。学生的作文大多纪律严明正襟危坐,在大量的应试作文训练下,学生感到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把自己箍得越来越紧。

再拿写作文和写日记作比较。如果问学生更愿意写作文还是写日记?绝大部分同学肯定选择写日记。如果比较学生的作文和日记,也能很容易发现,他们的日记写得更鲜活更有灵气。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情况?根本原因在于,写作文是因为别人写写给别人看的,而写日记是因为自己写写给自己看的。

其实,写给别人看并不一定就必然地造成作文的窘境,作家写作不也是写给读者看的吗?他们不也写出大量的优秀作品吗。但是,当这个“别人”不是别人而是老师的时候,问题就来了。老师本来最应该是学生作文水平的促进者,为什么反而成了最大的制约者了呢?

古人说“要作文先作人”。作为学生作文水平促进者的老师,应该着眼于人的提高才是正途:其一,作为教育的一个特定部分,应该为培养爱写作文善写作文的人服务,这可以看作作文教学的直接目的;其二,作为教育的一部分,应该和其它教育过程一起是为培养高素质的人服务,这是作文教学的最终旨归。从前者看,作文教学具有态度、情感、思想、能力等几个方面的目标指向;从后者看,作文教学必须有利于培养完整、完善的人。人本主义学习理论的倡导者、美国心理学家罗杰斯说:“成为一个人,意味着个体朝着本真方向发展,认知和接纳,这是一个内向而实在的过程,他远离了非自我的那个人,远离了虚假的存在„„他日益聆听到,心灵与情感最深处隐秘处的存在,更确定而深刻,发现自己更愿意成为的那个最真实的自我。”(【美】坎贝尔等:《多元智能教与学的策略》)反观我们的作文教学,许多人的作文教学恰恰处于一种“目中无人”的境界。这种境界有几种典型的特点:目的上,把作文教学定位于为了教写出好作文,而且这样的好作文是指在考试时能得到高分的作文;方法上,偏重技巧,忽视学生的感受,用套路化的要求约束学生,逼迫活生生的人去适应模式化的文;结果上,导致了血肉丰满的人变成干瘪的作文机器,真情实感的流失导致了学生天性的泯灭和心灵的贫瘠,导致了学生想象空间的收缩和想象产品的畸形,最终也导致了学生创造能力的下降。

无为而治,把说话权真正地还给学生

学生作文中的话似乎是学生自己说的,又似乎不是学生自己说的。当学生拿起笔的时候,首先想的是老师标准、老师教给的规矩,所以一写起作文马上便端起架子,忘记了真话、实话、心里话,一心想象着老师的希望,写出一些投机的话。

学生习惯说假话,重要的原因是教师“逼”出来的。比如,一篇作文写自己在参加奥林匹克竞赛前,得知爷爷病危;另一篇作文,写高考前得知奶奶病危了。经过“心灵的选择”,前者选择了竞赛,用获奖的喜讯告慰爷爷的在天

之灵;后者选择放弃了高考,陪着奶奶度过最后的时光。这两篇作文构思相近命运却截然不同,前一篇作文因为“立意很高”得了57分,后一篇作文却因为“立意不高”只得了37分。在这样的评价倾向下,要学生去说的真话肯定是伪真话。

马克思曾经指出:“基本原理的实际运用,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面对长期以来作文教学造成的人格流失的历史条件,第一步要做的就是让手让学生敢说话,敢说自己的话。一开始,不妨矫枉过正。可以避开所谓的主题、结构、体裁等俗套要求,甚至鼓励学生抛开这些意识,自选话题,信马由缰,率性而作。引导他们写真话,在题材上,可以先写容易验证的内容,多写与“我”关系密切的对象;在形式上,可以写片段,写随笔,写日记,等等;在评价上,主要标准就看是不是写真话抒真情,要发动学生一起参与“打假”行动。

只有回归自我的真,才容易写出个性化的美。一名学生在写“树桩”时,这样写到:“阳光照耀在树桩上,温暖了年轮,让它们软绵绵地洇开;河水流淌在树桩边,陶醉了年轮,让它们跳跃着荡漾;离人分别在灞桥边,凄苦了年轮,让它们缓缓地徘徊。”这样精美的文字,必然出自个人的独特视角和独特感悟,它没有别人的干扰,没有人云亦云的痕迹,没有普世的大道理,写得自信而有创意。

作文教学追求人的回归,还要注意作文情感和作文评价上的主体还原。其一,要把作文恢复为学生自己的主动需要,叶圣陶先生说过,每一个人“从天性上,从生活的实际上,有必要把自己的观察、经验、理想、情绪等等宣示给人们知道,而且希望愈广遍愈好。”(《作文论·引言》) ,只有学生把作文当作自己的主动要求,才能在作文中感受到快乐。在这个过程中,教师的兴趣激发就是问题的关键。其二,要把作文评价的主动权还给学生,罗杰斯认为:“如果以创造性研究为目标,那么,外部评价大多是无效的。当学生以自我批判和自我评价为主要依据、把他人评价放在次要地位时,独立性、创造性和自主性就会得到促进。”(罗杰斯《自由学习》)所以,即使是教师的意见,也要想办法使其成为学生的自主认识才能真正发生效果。

提高学生作文水平的根本途径是提升学生

学生写作文,就像是给自己的心灵打开一扇窗户,向别人展示自己心灵花园的景色。别人的感受如何,取决于窗户内的景象是不是美丽的,是不是独特的。许多学生怕写作文,或者一写起作文就胡编滥造,除了上文所说的因为教师的不当引导,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担心自己心里只有草没有花,于是便想拿假的塑料花来掩饰自己的粗陋。

首先,要让思想感情美丽起来。作文中的“真”主要是一种态度,而不是目的。就作文本身而言,直接目的是要表现出思想感情的美。叶圣陶先生指出:“假如只知道写出自己的东西„„譬如论事,为才力所限,自以为竭尽智能,还是得不到真际。就此写下来,便成为虚伪或浮夸了。又譬如抒情,为素养所

拘,自以为很有价值,但其实近于恶趣。就此写下来,便成为玩戏了。”(叶圣陶《作文论·诚实的自己的话》)可见,“真”的态度只有在才力和素养的协助下才能实现美的目的。

思想感情的修养,不可或缺地要采用双管齐下的方法:一是阅读涵咏,二是生活感悟。相对而言,前者更为重要,阅读可以使学生直接接触别人现成的思想和感情,可以快速地在学生的心里培育起一定的人文背景,使学生逐渐具备高眼光、高胸怀、高境界。这些因素和学生原有的思想感情融合在一起,一方面形成新的思想感情,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它们会形成一架生产思想感情的机床,能吸纳生活中的种种现象,从而不断催生丰富多彩的思想感情。

心灵的美景还包含着想象的园地。想象不等于虚假,如果说虚假是为了欺骗或伪装的捏造,那么,想象则是思维的翅膀越过经历和阅历的天空而到达的理想之境。想象是每一个人心灵中的后花园,对此,我们要带领学生经常去浇灌它,去拓宽它。

再谈让个性鲜明起来。作文之美是建立在真和善基础上的常写常新。有的教师把这种求新之路寄托于一些写法上的变通和技巧,尽管这可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但充其量也不过是治标之举。毛泽东发表《沁园春·雪》之后,蒋介石曾遍寻写作高手想写出一篇针锋相对之作,可惜他那么多的教授才子无一能堪此任,原因显然不在于写作的技巧,从历史的高度看,在国民党的阵营里,有谁的气度胸襟能和毛泽东相比呢!

让个性鲜明起来,教师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尊重和保护,一是引导和培育。在这些过程中,教师必须要做的是:引导学生思考关于美丑善恶的标准;启发学生意识到自己有哪些特点,这些特点对人生有什么样的意义;开阔学生的视野,增大他们的阅历,丰富他们的性格;通过教育暗示,引导学生某些方面的特点得到发展和强化。不难想象,有了一个具有独特个性的人,就会带来许许多多具有独特个性的文章,而且,有了许多这样的人,整个社会就多彩起来,就会储蓄起无数的创造性资源。

丰富的思想感情和鲜明的个性是作文之花盛开的沃土,培育这方沃土,是作文的需要,更是育人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