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中游柳湖记
初一 记叙文 1413字 147人浏览 勺子盘子515

1 春雨中游柳湖记

难得有一个湿漉漉的春天。今年春雨多,这在长期饱受干旱肆虐的平凉是不多见的。昨晚又听到了春雨的滴答。翻开日历,果然是谷雨将要来临了。

早上还能听到沙沙的雨声,又是个星期六,是个睡懒觉的好天气;或者可以有一个雅的借口:春晨听雨。

躺在床上,漫无目的地神游在这美妙的杏花春雨的早晨。突然间,就被一种柔软的东西触动了。于是翻起身,打一把旧伞,就往柳湖而来。

记得曾经涂鸦一首绝句《柳湖晴雪》:“最是人间四月天,湖光潋滟柳如烟。絮飞上下似晴雪,直引诗情云水边。”本来最近是要看这平凉八景之一的“柳湖晴雪”的,但身不由己,在红尘中浑浑噩噩,难以拔身。没想到,却被这一场春雨牵引出生活的泥沼。

走到柳湖南门,就看到左宗棠题书的“柳湖”两个遒劲大字的匾牌,两边的门柱上也是他的一幅对联:“得句会应绿竹鹤,著书不复窥园葵”。进入南门,便能看见上书“柳湖晴雪”的一个牌坊。但是此时,却是春雨溟蒙, 春云叆叇,那轻吹如棉的飞絮恐怕早已零落成泥了吧。往东进入那条熟悉的丁香小道,道口的两丛紫丁香树正绽开花蕾,又经细雨沐浴,愈发地娇嫩扶疏。漫步小道,两面不仅有紫丁香,还有白丁香;紫丁香炫目而高贵,白丁香玉润而圣洁。看到紫丁香、白丁香,不由就想起刘鹗《老残游记》白妞、黑妞一对儿姊妹花来,她们肤色虽不一样,但都美丽大方、技艺高超。紫丁香和白丁香共同的特点就是都有

2 沁人心脾的芬芳。让我感到兴奋的是看到了棣棠,黄色的五瓣的小花粉嫩可人,微风轻拂,花瓣上还滚动着细密的雨珠。这种《北国之春》里唱的“棣棠丛丛”的花木的确是在微微的南来风中,点缀着北方的春天。棣棠也有复瓣的,我在南山公园看到过。连翘和迎春都开黄色小花,花型也很相似,只是连翘是小灌木,而迎春是一种蔓性植物,连翘花四瓣,而迎春花六瓣。在桃花、杏花开过,黄色的迎春、连翘、棣棠还有五月开花的黄刺玫就成了花海的主角。

当然,柳湖的主角始终是柳树。 高大的旱柳遮天蔽日,妩媚的垂柳刘海低垂,在那些绿色的灌木的映衬下,人走在柳下,真得会染一身翠色。两个姑娘打着红的蓝的伞走进轻拂的柳丝之中,光影晃动,迷离惝怳,仿佛此境是“烟柳画桥、风帘翠幕”的人间天堂。柳色经这春雨滋润,翠色欲流。无力的雨线,摇曳的柳丝,颤动的花枝,微漾的湖水,都如一行行、一篇篇柔美的诗,散落在天地之间,质地纯粹柔软,让人心肺涤荡、陶醉欲眠。“左公柳”历经风霜,树干如刀斧雕镌,颜色青黛,肌肤皴裂,青苔苍苍,令人触目震撼。不时见树下走过一对老人,腰弯背驼,互相搀扶,和这些古柳一样的沧桑;而也有年轻人从柳下走过,青春勃发,又和那些新柳一样充满活力。这些古柳是幸运的,因为它们遇到了左宗棠这样彪炳史册的英雄人物,也遇到了柳湖这块风水宝地安家置身;这些新柳也是幸福的,它们同样因这方热土清水而健康成长,已经成为一道风景,也终将同那些古柳一样名垂青史。 一夜春雨,落花朵朵,落絮片片,榆钱点点;湖上,一个工人正在驾船捕捞它们的芳魂。 花开花谢是自然规律,能在这样美妙的季

3 节里绽放是一种幸福,而在这样美好的时刻离去也未必是一种遗憾。白居易在杭州三年,对西湖充满了感情,离开时在诗中恋恋不舍地写道:“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我这个柳湖乡人若能终老此地,也不枉人间一场。曾填《少年游》:“此生合是柳湖人,常醉柳湖春。絮飞晴雪,泉流暖水,陇上早倾城。韩王府榭烟云里,兴废几回轮。蔡挺新词,左公老柳,岁月尚留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