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亲戚
初三 其它 1558字 1799人浏览 劉陘斷幾

第 十 三 届 “ 新 世 纪 ” 杯 全 国 中 学 生 作 文 大 赛

第 十 三 届 “ 新 世 纪 ” 杯 全 国 中 学 生 作 文 大 赛

1 走亲戚

作者:张静涵 学校:江西省乐平市第六中学 班级:六(6)班 指导教师:张顺站

过年前几天,叔叔、婶婶和妹妹苗苗,他们一家三人驾车从广州来乐平过年。腊月二十六日那天,苗苗邀我一起坐叔叔的车去她贵溪的外婆家玩,说是参加她舅舅的婚礼。我本是一个不喜欢到生地方玩、也怕见生人的人,但好意难却,还是答应了。

两个小时的高速路程,便到了贵溪市,这里污染非常重,阴霾的空气笼罩着大地,雾气腾腾。经过七个弯八个拐后,来到了一家破旧的平房前,只见一位矮小瘦弱、面黄饥瘦的老女人匆匆地出来,笑把她脸上的皱纹扯得高高的。

“苗苗!苗苗!我的宝宝,快来!”声音却慈爱异常。

“外婆——”苗苗竟扑了上去拥抱。

外婆,你的外婆!印象中,外婆应是富态可掬、和蔼可亲的,就像我的外婆一样。

“甜甜,快叫外婆!”叔叔在一旁催促我。

“外„„婆„„”我挤出了两个字。

“诶——,好孩子,快进屋,来,外婆给个‘见面礼’!”说完,一双松树皮似的手便递来了一个“红包”。“拿着,乖宝宝!”声音慈爱得跟外婆一样。

第 十 三 届 “ 新 世 纪 ” 杯 全 国 中 学 生 作 文 大 赛

第 十 三 届 “ 新 世 纪 ” 杯 全 国 中 学 生 作 文 大 赛

2 刚进门,一个年轻小伙和一位漂亮的女孩笑盈盈的迎来了,他们的穿着打扮似乎与这破旧的房子不相一格。“舅舅!舅妈!”苗苗脱口而出。我见势也附和了一声,声音低得像蚊子叫。“你好!你就是甜甜吧!快进来坐!”我按妈妈交代的,把从乐平带来的礼物,提进去,放在他们家的厅堂里。

大人们都忙张罗婚事去了;苗苗一到这儿,情形就不同了,她忙着与她的朋友玩了,把我给冷了。我开始沮丧起来,想起家来,想爸爸妈妈他们几人。

我一人在看电视,感到特别的寒冷,真想回家,可又不好开口,怕人家笑我“欺生”(我们乐平的土话)。

“甜甜,冷不?渴不渴?喝杯热橙汁吧!”这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有些熟悉,好像刚听过的,是苗苗的外婆。声音到,人也到了,一点儿也看不出老的样子,笑得还像我外婆一样。

“谢谢外婆!”我这次把“外婆”二字叫得重多了。“不用谢,苗苗!苗苗! 你怎么把姐姐一人扔下了”她扯开了大嗓子,喊一墙之隔,正在玩得不亦乐乎的苗苗。

真是一呼百应哪,小朋友们都鱼贯而出,围着我说长道短的。 “你叫喜„妈—名„技呀!”一个胖得像白玉人似的三四岁的小男孩把红嘟嘟的小嘴凑过来,几乎贴到了我的耳朵。

“我叫张静涵,你是谁呀?”我也来了逗劲。

“你叫江„技„还?”他擦擦快到路边又忽上忽下的鼻涕,“我

第 十 三 届 “ 新 世 纪 ” 杯 全 国 中 学 生 作 文 大 赛

第 十 三 届 “ 新 世 纪 ” 杯 全 国 中 学 生 作 文 大 赛

3 叫江„孩(鹤)—!当(江)西—贵溪人!今年三细(岁)!”

哪有叫这名字的,逗得我们大笑。苗苗说,是她的表弟(舅舅舅妈未婚先育的儿子),叫江鹤。

后来,小江鹤却带着我们一群人上贵溪街上玩,他像个本地通,说个不停,但总是要买这买那的,走累了便赖着我抱,被他弄得哭笑不得。这几天,客人多,晚上睡觉不方便,然而外婆却仍把一张大床让我和苗苗睡,说是小孩子睡惯了大床,怕睡着了翻身滚下床摔着。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要到大年三十了,我们都该回乐平过年了。临别时,他们所有的人都站在门口,给我们送行。外婆抱着小江鹤摸摸苗苗头,又摸摸我的头说:“甜甜,下次还要来外婆家玩啰!”说完,还拿了一大包礼品塞进车里,并叮嘱婶婶,这是拿给我吃的。当车子一开出贵溪,蓦然间,我发现自己似乎还在苗苗外婆家,不,是我外婆家。哎!原来亲戚是越走才越亲哪!

走亲戚5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