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丢书作文范文
初一 散文 1725字 6536人浏览 ZCY5067

地铁“丢书”更应坚持下去

上下班途中,在地铁里拿本书或者拿份报安静阅读,是许多北京人的美好记忆。昨天,在北京、上海、广州三地,一场“丢书大作战”活动引起了人们关注。举办方在地铁、航班、顺风车“丢”下了1万本书,呼吁更多人利用通勤时间开卷读书。不过也有乘客提出质疑:“在早晚高峰人挤得都转不开身的地铁里,这场文化秀是不是选错了地方?”(11月16日《北京日报》)

一则地铁“丢书”的新闻引爆了舆论场,说这是作秀的有之,说其是一次失败的测试有之,说别以成败看待这一活动的也有之,而更多的人则对地铁“丢书”持肯定的态度。

不过,在笔者看来,如果就事论事来讨论这个问题,很可能是一个无解的结果,也毫无意义,原因很简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谁都说服不了谁,最后只能陷入毫无意义的口水仗。笔者以为,我们似乎更应该关心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这种活动是只此一次,还是还将延续下去?如果仅仅就丢这一次书,那多少有作秀的成分在里面,只能说明实验者是一时头脑发热,或是为了博人眼球、哗众取宠而标新立异。

实际上,现在爱读书的人越来越少,这早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特别是智能手机的出现,很多人都成为“低头一族”,在地铁、公交车等公共出行工具上,我们看见的几乎都是人人抱着一个手机玩,却鲜见有人在埋头看书。现在,有人试图通过模仿“赫敏地铁丢书”的方式来改变这种现状,这种出发点和旨在传播阅读的做法无疑是好的,值得肯定。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仅仅靠这一次活动,显然很难改变人人低头玩手机的陋习,也很难培养人们的阅读兴趣和习惯。因此,笔者觉得,现在最重要不是讨论这一活动的成败利弊,特别是活动的组织者不能因为这一次实验有着这样或那样的瑕疵而顾虑重重,甚至就此收场,那就失去了地铁“丢书”这一活动让人重拾阅读的本来意义了。有道是,坚持到底才是胜利。地铁“丢书”亦是如此。当务之急是如何完善这一活动,使其更具有可行性,然后将其作为传播阅读的一个手段坚持下去,做到经常在地铁上“丢书”,这样才可能收到效果,才能让乘客在地铁上乃至平时养成阅读的习惯,也才能真正达到让书成为我们每个人的朋友这一最终目的。

如何看待“地铁丢书”?吸睛的舶来品

这几日,地铁上热闹了起来。先是英国演员艾玛·沃特森将自己喜欢的书放在伦敦地铁的角落,并在书里夹有留言纸条,以此来推广地铁阅读和全民读书。紧接着,这一活动也出现了中国版,先是由某公众大号发起,然后演员黄晓明、徐静蕾、张静初等在北京、上海、广州的地铁里丢下了贴有活动标志的书籍,并拍下照片,号召更多人参与阅读和分享。

可谁知,“赫敏”的“地铁丢书”叫好声一片,而被移植到国内的“升级版”却引来不少质疑之声,被视作明星作秀、营销炒作,甚至造成地铁停运等,负面新闻层出不穷。

也难怪,爱读书的英国人素有地铁阅读的习惯,而由“学霸”艾玛手捧非裔美国女诗人玛雅·安吉罗的自传作为公益活动的代言人,巧用明星效应,既倡导了女权,又推广了全民读书,可谓一举两得。而国内的“丢书大作战”,除了完全复制地铁这一载体,参与的明星除了知名度高之外,几乎与读书扯不上关系,而选择的图书本身也缺乏故事性的名堂,试图靠数量取胜,难怪会“水土不服”了。说白了,就像是名贵的古董仿品,外表学得再像,少了精神的内核,终究也只能透着浓浓的山寨气,活在正品的影子之下。

诚然,倡导全民读书,发起者的初衷固然是好,但从传播形式来看,娱乐效果显然超过了其意义本身。这让人想起几年前风靡全球的“冰桶挑战”,本是为渐冻人募款为目的的慈善活动,从社交媒体蔓延进入国内之后,仅剩噱头,失了意义,不仅公益性变了味儿,还愈演愈烈,最终发展成了一场全民娱乐的闹剧。 由此可见,同样的创意置于不同的情境之中,所触发的结果也会是迥然不同的。

如果一味“拿来主义”,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有自己的好点子?“地铁丢书”的创意确实巧妙,却并不适合中国。全民阅读是一项长期的工程,仅靠一两场与“国情”并不搭调的“丢书”行动,终究只能是昙花一现,并不能重新把国人拉回到书桌前。我们真正需要的,不是那些依托国外创意的舶来品,而是拥有自己特色和风格的好点子、好想法。

推广阅读,能做的事情远比我们想象得多很多,这便是“地铁丢书”给我们的启发和它积极的意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