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道间的善意
三年级 日记 975字 51人浏览 zcy8828

楼道间的善意

“我去上班了。砰!”楼道上又响起一记重重的关门声。对我来说每个早晨楼道上嘈杂、刺耳的声音就是叫我起床的“闹钟”, 因为这个点正是大多住户上班的时间。“烦死了,让不让人睡啊”窝了一肚子气的我急需出气筒,只会靠着大叫,踹门来发泄。既然睡觉都不让人安生,那大家都别睡了——这是我的幼稚的想法。我总以此来吵醒别的住户,仿佛这样我能好受一点。

“笃笃笃”,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要不认真听,还真没听见。我笑了笑,暗想:现在谁敲门还这么斯文呀,真难得!。妈妈忙去开门,一阵低声交谈后,我听见妈妈又轻轻地关上门。

“妈,谁呀。”我在屋里扯开嗓门喊。“嘘,你说话小点声,我没耳背听得见,”妈妈白了我一眼,接着说道,“刚刚一对年轻夫妇敲的门,人家父亲最近失眠,我们动静小点,别吵到老人家休息。”“哦,知道了。”我轻轻应道。

后面的几天楼道不时出现的“闹钟”声消失了,安静得甚至让人怀疑住户们是不是集体搬了家。隔壁的李姐换上了布鞋,再也听不见往常她一路小跑时急促的高跟鞋声;对面的两个哥们见面时,以点头示意代替过往的高声问好;我也没了起床气,也改掉了踹门的坏习惯,甚至我连拖鞋都不敢穿,光着脚丫,不敢跳不敢跑,生怕稍微有一点声音会打破这宁静。我认为我没理由不这么做。

后来我听妈妈说,那对夫妇的父亲生了场大病,身体已经不行了,

怕是不久人世,那对夫妇早早辞了工作在家陪他们的父亲。由于他们家住二楼,左邻右舍住户多,大家闹闹哄哄的,声音难免太大,而他们的父亲常常为此睡不好觉,所以才有了他们与我妈妈交谈的那一幕。

两个星期后的一天,寂静的楼道又响起轻轻的敲门声。我打开门,是那对夫妇,他们相互搀扶着,面容憔悴,眼圈又红又肿,眼底藏着浓浓的悲伤。见到我,他们低下头,郑重地弯下腰,说道:“这些日子感谢你们,给你们添太大的麻烦了,以后就不再麻烦你们,给你们带来的不便很是抱歉。”我忙道:“不用,不用。”其实我的心里认为我才是最应该说谢谢的人,是他们让我为我自己能够帮到他人而感到快乐,即使是微不足道的,但却让我前所未有的快乐。

他们又敲响了另一户人家的门……

后来,妈妈说他们的父亲过世了,走的很安详。再后来,楼道始终安安静静的,因为大家都已习惯……

咱们这栋楼邻里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和谐了。我明白,人与人彼此间正应该如善待自己般体贴他人。如春风拂过,人性之善从此便发芽、生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