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快地活着征文
初一 其它 1301字 367人浏览 Mammoth_Tank

痛快地活着

这世上真话本就不多,一位女子的脸红胜过一大段对白。——老舍

每当谈起真性情的女子,跃入脑海里的必定首先是她——一位痛快地活过的女子——三毛。

读罢《三毛全集》,唏嘘的太多,心里感觉已经跟着这一奇女子一同在红尘中走过了一遭,因此我往往心痛三毛的《雨季不再来》, 不敢打开《稻草人手记》, 也不忍心、也再不能够翻看《万水千山走遍》;于是翻得最多的,也就是那《撒哈拉的故事》了。

尽管这本书已被我翻得皱皱巴巴,但书中欢乐的世界却并没有随之改变。因为感应到前世的乡愁,三毛毅然前往撒哈拉——在那里,我看着她和提起到达的荷西一同布置好明明简陋无比的小屋,一同手牵手穿着粗麻衣服去小教堂结婚,一同在沙漠里开小饭店招待客人;甚至有时冒冒险,观看撒哈拉威人洗澡被人叱骂、戴上被诅咒的死果差点去世、沿着乡间小路用她的“白马”予人一程……有趣的事情太多太多,仿佛在她的世界里,就没有什么是不开心的:就连贪心的邻居、不开明的寻求爱的撒哈拉威人、在荒山之夜里对她图谋不轨的人们过分的举动,都丝毫没有动摇过她欢乐的笔触。我活在她书中的撒哈拉世界里,仿佛能时时听到她悦耳的笑声,轻轻盈盈地逆着时间的长河,钻进我的心里。一定是心中开着一片花海的人,才能笑靥如花。

是啊,她说,她笑,便面如春花,定是能感动人的。世人多爱她的爱,她的纯,她的真,的确如此。细想之下,有谁在对着一片广袤的荒凉的沙漠时还能尽心地寻找生活的乐趣,并用自己的一腔真情将它扬大呢?就像书中的一句话,“飞蛾扑火时,一定是极快乐幸福的。”;也许彼时的三毛,正像一只快乐幸福的飞蛾,扑向她心中的幸福吧。她从来不矫情不造作,不喜像社会中大多数人一样苟活,也真心的不愿意走寻常路。改名也好,逃课也好,出国也好,她只随自己的心,只随自己的情感和意愿,只求活得痛快,哪能受人管呢?一旦有人管了,有人束住她的心了,亦或是她的追求逝去了,她便老了,便变了,便走了。 若问我从三毛身上获得过什么?一时半会我是无论如何说不出口的。因为修炼不够,我的心中有太多羁绊, 做事有太多借口,避讳的东西也太多。也许正是因为这些,大多数人也和我一样,在走到人生低谷的时候,心中难免也有过自寻短见的念头。那时候,曾经对着灰白灰白的天空黯然神伤过,心里只有三毛书中的一句话:“你有死的勇气,难道还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么?”是啊,贫瘠荒芜的沙漠里,三毛都未曾忘记过“我要痛快地活着”的誓言;更何况还有那春花、秋月、夏日、冬雪,如此多值得我留下来的东西,为什么要放弃呢?多庆幸活在这书里的世界里,让我知道坚持的意义。

猛然醒悟,原来日常生活里的我们,活得真的很不痛快。我们或浮沉于书海学渊,或束缚于男女感情,或挣扎于商海钱堆,却没有真正问过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到底有没有做到无悔?我见过太多的人因为许多细碎的小事迷失了自我,直到走尽这一生也未了解自己,这是多可惜、多可怕、多可怜的事情啊。 从书中走出来,仿佛看见广袤的沙漠中,身着天蓝色亚麻长裙的三毛衣带飘飘,回头悠悠地说:停止庸人自扰吧!抽空听听自己的心灵,问问自己的本意,到书中的世界徜徉一趟——活成真实的自己,真切地感受这个世界——痛快地活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