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祭
初三 散文 824字 263人浏览 C盈盈16

倒吊在最黑暗的穹顶,合拢的双翼,如此淡漠地消磨着的,仅仅是生命吗?

黄昏始飞翔,追逐的却不是沉沦的太阳,黎明始将息,祭奠的却不是陨落的星光。黑暗中,蜷缩着薄如生命的翅膀,那仿佛永恒的静寂,冷冷审视着这片倒置的天地,蝙蝠的宿命,就是永远辨不清倒置的是世界还是自己。

永远都只是这样静,冷静,冷静得近于冷酷,幽绿得忧郁的双眼,那永远挥之不去的泪痕。他无意知晓曾是为谁流泪,只是如此平静得麻木地,迎合着宿命。他没有热血,因为他没有羁绊,没有羁绊,因为他是完全绝望的存在。虚本是没有意识的野兽,突然馈赠他思考的权力,迷茫,立即充满了思维的全部。“破”面也不得不面对,被赋予了生命,却永远不知道活着的意义,而努力追索时,头脑却又一片空白。空白的思考,比任何的厮杀以至死亡都来得可怕。有些破面逃避,如饥似渴地回头去舐过去,那些简单得,现在看来简直快乐得凄凄惨惨的岁月。那般无忧无虑的厮杀,只不过更深的逃避。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小乌没有逃,也没有面对,当有的破面在逃,有的破面在痛苦的时候,他想通了一件事:虚,本来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不需要那么多的思索那么多的质问,他们本就是“多出来的部分”。既然存在得没有意义,那么存在所承载的一切的一切也自然没有意义,顺从或者反抗,面对或者逃脱,对于没有意义的虚空,自然也没有丝毫意义,这样等同于不存在的存在,存在与否,于他,于他们,都同样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小乌不懂得执著,不懂得希望,不懂得信任,不懂得心,他那幽绿的双眼早已看惯了,看厌了一整个没有意义的虚空。

或许本来,是可以重新懂得的,可惜说服那没有心的头脑,已花去了一整个生命的代价。化为尘埃,飞逝在这片虚空,或许某个刹那,曾有过一种说不出的触动,触痛着那颗从未存在过的“心”,随即,飘散,随风。

这样想,既然本来就是没有意义的存在,那所谓的生死,又有什么意义?一丝波澜幻灭在幻灭中的驱体,之后终于,可以是永远的寂静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再也不用飞翔着,沉陷于永远不知道哪里是倒置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