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深爱无处怀念
初一 散文 1177字 56人浏览 huyuebin0304

又是清风拂过耳畔。我站在望不到的绿色麦浪里,闭上双眼,感受来自远方的呢喃,哦真的是你。我不禁勾起了嘴角。

我爱我生命里曾出现的三棵树。对,是曾经。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们在种种“要改造”的号角中,失去了抓紧地面的双脚,可我仍然深爱着。

我在老家住过一段时日,那时候的我年纪尚小,由于附近没有相仿的玩伴,爷爷奶奶也经常忙农务,门前的林子就成了我玩乐的地方。每当我自娱自乐快嗨起来的时候,我总会猛然发现我只有自己一个人。偌大的林子里灌满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落寞的风,在我胸腔里横冲直撞,好多次都感觉快要撞开一个洞来。然后就在树下的石块静静地等待夕阳西落,被放大一倍又一倍的孤独在太阳余光里显得又明亮又温暖。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我的树,一棵长在深林里的树,很普通也很特别——它的树干不知怎么与地面成了45°的夹角,像是一架斜插在深深泥土里的云梯,伸向四方的枝干是我常去攀爬的天然滑道。如果你从旁边走过你会看见一个短发女孩坐在高高的枝上,西望袅袅炊烟和金色的斜阳诉说心肠。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大了些,便于父母在城里租的房子住。那是一个相当宽敞的院落,墙角边长满了青色的小草和指甲大小似雏菊的黄花。沿着墙面向上的墨绿色爬山虎一直延到窗棂边的木头旁,弯弯的嫩绿的前触缠在窗外的枝桠上。如果三月你向窗外望去,满窗满眼的绿色桃叶和粉色桃花像是一幅裱了木框的油彩,只有偶尔过树穿花的风和地上斑驳跳动的光才让你回归真实。是了,我找到了我的第二棵树——一棵伫守在窗边的黄桃。在记忆里,仲夏夜一家常坐在茂盛的树下吃晚饭。馋嘴的我总想着吃树下散发诱人气味的桃子,有时忍不住就催着爸爸把中意的桃摘下来,妈妈一脸宠溺的笑。我大口咬着爸爸洗净的黄桃发现里面除了它本身能充斥口腔的清甜之外还多了一剂味道——爱与亲情。而黄桃树静静守护在那里,风吹过后沙沙的叶响是它那亲切而爽朗的笑。

我与我的第三棵树相逢在冬末春初的晨风中,那时的风还陡峭但温暖的阳光足以唤醒大地。坐在被金色包裹着的教室内,不小心的一侧身眼睛的余光便看见校园围墙外原不起眼的光秃秃的树枝上开始冒出点点新绿和鹅黄。细细的向上枝干像长在深海的藻远远的看像是一团雄雄燃烧的灰色焰火就好比我隐隐约约的未来。我开始惊喜于会有着如此漂亮的枝干的树并深信它注定是要成为我的树,要不然它的美丽为什么就只有我看到了?此后,我常常倚在窗边望向它,看它那随着时间推移而慢慢丰盈的树冠看着它那一种不容置喙的坚守姿态在我心中。当我凝视着在摇曳着的绿色精灵,我甚至能感受到来自它那轻灵柔软的风吹向我脸庞。

苏童说他的三棵树不属于他。而我的树又何时属于我?我那么霸道又自私的把他们当成我的。甚至没有得到真正树主人的祝福。也许在开始就注定了悲伤的结局,可是我爱他们,非常非常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现在的我经常站在空旷的田地里,那里有不受束缚的风和直白真诚的阳光。在那里我才是自由的,才能和自由的他们一一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