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之网 北大培文杯作文竞赛
初一 散文 3091字 3703人浏览 卷卷皮6

1 命运之网

古有一纸预言:千年之后,一个耳后有红色胎记的人会引发一场浩劫。

千年之劫将至,众位统治者达成协议,共全力诛灭此人。

古地。

一头狼低头嗅嗅地上的布包,绕着走了几圈,最终将它叼走。

二十年后,邵羽看看丨头顶的牌匾——城主府。他轻笑,转身消失。

半夜,城主府内响起惊恐的声音:“有刺客!”府内顿时火光四起,全府皆被惊动。

邵羽腰间别着一把匕首,伏在草丛里。忽然,耳边传来被刻意放轻的脚步声。他凝神细看,城主在假山前伫立,似在赏月。城主四下看看,见无人,在假山上按了按,出现一扇门,他走进去,门重新闭合。

还是那座假山,月光洒落,看不出一丝端倪。

邵羽定定得看了一会儿,然后脱掉黑色的外衣,露出家丁衣服,站起来,忽然神色慌张,他大喊:“抓刺客啊!”

翌日,邵羽一身华贵衣裳,笑吟吟地对城主行了一礼:“久仰林城主大名,今得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城主道:“邵公子过誉了。”

2 一番寒暄过后,城主言自己公事繁忙失陪一阵,让一名侍女带她游赏城主府。

游赏?邵羽笑得更温和了。

到了昨晚的园子,邵羽找借口将侍女支走。四下无人,他按昨晚的记忆在假山上按按,果然出现了那扇门。

入目是一个大铁笼,里面关着一个年轻人,相貌风流。 那人面目一寒,对着邵羽厉喝:“你是何人?”

邵羽挑眉:“我乃邵羽,不知公子姓名。”

那人面色一暗:“叫我鲁天吧。”

邵羽笑得满面春风:“你为何被关在这里?告知我,我就考虑放你出去,如何?”

鲁天内心百般矛盾,他说的是考虑,回答他不一定能离开。思来想去,最终对自由的渴望占据上风,他决定赌一把!

鲁天说:“我原是城主的儿子。刚出生时,我的母亲犯错被处死,我也被扔入古地,上天垂怜,我被一只失了崽儿的母狼收养。待我十岁,母狼死了,我走出古地被人带到他面前,不知为何,他认出我来,没处死我,反而将我养在这里……”

邵羽问他:“你恨他吗?”

鲁天回答:“为何要恨,毕竟他养了我这些年。” 邵羽点头,掏出铜丝将锁撬开,说:“你和我走吧。”

3 又是一日劳累,鲁天躺在床上,感觉客栈提供给小二的床真是冷硬。

那日同邵羽离开后,邵羽将他扔在望日城就顾自走了。为了生活,鲁天就在这客栈里做小二。日子虽然辛苦,可鲁天觉得,比关在笼子里好受得多。

他起身去如厕,回来时房门开着,他感觉不对劲,谁会在夜晚来寻人还不点灯?

他摸出一个铜板向里扔,瞬间一把匕首从房内射出,正是射向心口,几个黑衣人也即刻出现。他敢忙躲闪,可手臂还是被刺中受了伤。他不敢迟疑,一面拼命向外跑,一面喊救命。

身上负了几处伤,他强忍着痛苦逃跑,不时回头看看。 那些黑衣人愈来愈近了!

他有些绝望了,若不是自己熟悉地形,早就死了。我的自由生活才刚刚开始,怎么能就这么去了?他在心里呐喊:不,我不能就这么死了。我得活下去!

这样想着,他突然感觉四肢有了力气,他不停挪动桌椅,给黑衣人制造麻烦,他和黑衣人的距离被拉开了一些。

椅凳的翻撞声吵醒了一些客人,一些屋子还传出抱怨声。 一个黑衣人吹了一段急促的口哨,很快黑衣人都撤离了。 鲁天想,可能是见短时间内捉不到他,且吵醒了的客人们可能多生事端,就先撤了吧。

4 邵羽回来了,他将鲁天的伤处理后,把他安置在另一家客栈里。

邵羽仍是那张笑脸,问:“你知道那些人是谁派来的吗?” 鲁天不语,他心中早有猜测,这世上认识他的本就不多,和他有恩怨的更是只有……

见他沉默,邵羽笑意不减:“正是你的好父亲林城主林天。”

林天!又是你,你为何不放过我!鲁天闭上双眼,仍是不说话。

邵羽看了他一眼,有些失望,道:“你好自为之吧。”他留下一个包袱,走出房门。

鲁天内心悲戚,这是自己最后一次软弱。

鲁天醒来已是第二日,那天,邵羽没来看他。第三日,第四日……邵羽仍旧未回,鲁天知道,他这是抛弃自己了。

他自嘲道,又被抛弃了呢。

可是,他不要再被抛弃!

时光匆匆,转眼就是三年。

不久前,所谓正道人士顺应人心组建了正气盟,并会在下个月十五举行盟主大会,选出盟主来带领大家对抗魔教。

魔教的恶行罄竹难书!两年前,魔教教主杀了一个村庄的人,只为杀死藏匿在那里的叛徒;一年前,魔教的人杀了

5 参加牡丹花会的所_有人,说是留下他们作花肥……最罪不可恕的是,魔教副教主杀了皇上。

皇帝没有继承人,各地有心思的人以“对抗魔教”为由开始招兵买马。

至今,三个超然势力开始三王争位,不再隐藏野心。 战争不可避免!

战火纷飞,终是烧到了普通百姓,战争需要的物资加重了赋税,百姓不堪其苦,纷纷哀嚎:“千年浩劫已至。”

为此,不少人猜测魔教教主就是引发千年之劫的人。 “禀告副教主,这次盟主大会很是盛大,有名气的人都会受到邀请,其中自是包括林城主林天和四公子之一的邵羽。”一个男子恭敬道。

鲁天挥手让他退下,他冷笑道:“邵羽,你也要和我做对么?”

十五那天鲁天乔装一番,便堂而皇之的地和魔教教主坐在会场。

不远处姹紫嫣红,便是无风,也能闻到沁鼻的香味,让人心旷神怡。看得出来场盛会费了不少的心思。

只是,再美的花也掩藏不住杀戮的气息。鲁天心想:马上就要开始了。

6 盟主大会开始,陆陆续续地,人都开始上场。不一会儿,林天就出场了。他一脸愤慨:“魔教之人无恶不作,天理难容……”

鲁天嗤笑一声,没有说话。

大约三炷香之后,轮到邵羽了。

鲁天听到邵羽说自己希望魔教之人能够改邪归正,有些烦躁,他没等听完,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站了起来。

他高声说:“你凭什么这么说?改邪归正,说得真好听!我教会昌盛,就是因为太多人被不公平对待……”

邵羽打断他的话,看着他:“你是说自己受到了不公平对待?”

鲁天听到那嘲弄的语气,怒火中烧说:“不公平?这世上就是有太多的不公平。为什么我什么都没做却总是被抛弃,反而杀妻弃子的林天活得好好的?为什么所有人都厌恶我,惧怕我?”

林天怒不可遏:“孽子!早知你就是那引发千年浩劫之人,我竟还心慈手软让你活到现在!”

周围人初闻这消息,纷纷相互交谈起来。

鲁天心中起了疑,但嘴上不让半分:“你到现在竟还向我泼污水?”

7 魔教教主忽然制住他,翻弄他的耳朵,果然有一枚红色印记。“真的是你!”教主的声音又惊又怒,“可笑我一直替你背了这黑锅。”

鲁天忽闻真相,只觉过往皆是笑话。

他突然想起自己阴差阳错地杀了皇帝之后的天下大乱,难道这就是命运?自己在这世上糊涂地走一遭,都只是命运的安排。他开始恨,为何自己要任命运摆布。

他笑得癫狂:“全都去死吧!”他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 教主捏住他的脖子,怒道:“你让血卫做了什么?” 鲁天嘶哑着嗓子:“不过是引燃事先埋好的火药。防止你们闻出味道,还特意移了不少香花过来。你看,美吗?”

不远处姹紫嫣红,阵阵飘香,端得是如诗如画。

教主惊恐道:“疯子!”

鲁天的声音变得低不可闻:“都去死吧。”

语毕,只听见一声雷鸣般的巨响。

鲁天

我名鲁天,不,应该是戮天,是我自己取的,我想杀了林天。

三岁时,养育我的母狼死了,我幸运地安全走出古地,被一对无子的夫妻收养,他们对我很好,尽管刚开始我只是个只会狼嚎的怪物。我在这里学会了说话和识字。待我十岁,养母生了个儿子,我就被抛弃了。

8 机缘巧合,我被带到他面前,他随意地拨了拨我的耳朵,就发话把我关起来,就是那座假山。

在那里,寂寞快将我逼疯了。十年里,除了林天,再没有人和我说过话。我开始恨林天。

我一直渴望有人能救我出去,再后来就遇见了邵羽。我隐瞒了一些事,因为林天眼中我就是十岁出古地,而且没有人会不喜欢孝义之人。

可邵羽又抛弃了我,是不是杀了他们,我就不是被抛弃的人了呢?真是个好主意。

只是,没想到我就是预言所说的人。而且,我真得带来了浩劫。

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思呢?

死吧,都死吧!

只希望,我能将命运的网挣脱,不再被按命运既定的路走,得到我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