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痛的作文
初一 散文 2294字 613人浏览 lly730228

我们班的小老师

六年三班 林雨倩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这一周,我们班就发生了一件“怪事”。 这一周的每一节语文课,我们的语文老师都没有上课,只是说了一两句话,然后就下台了,有人会问:“语文老师都不上课了,你们还学什么?难道能神到不学也能考好?!”不是的,我们这周的语文课时有老师的,而且那些老师都是我们的同学。

这次给我们上课的一共有八个同学,每一个都把课讲的很好。但是,我最感兴趣的是一名十分胆小的女生上的课。她叫——周珞恬。她讲的课不是最好的,但却令我记忆深刻。也许就是她上课时那一系列的动作把我吸引了吧。

星期四的第二节是语文课,我们拿出语文书等待老师来上课。终于,老师走进了教室。她没多说些什么,只是喊了一声:“周珞恬!”她悟性高就是悟性高啊。一听到老师喊她的名字,就拿上语文书和笔记本上台了。随着她的上台,魏老师就下台了,也充当一名学生听小周老师讲课。

只见小周老师红着脸,弓着背,把头埋着低低得,形成一个类似英文字母C 的姿势。然后,低声说:“大家把课文朗读一遍。”同学们岂敢违背小周老师的话,便齐声朗读。当我们读完课文时。小周老师只是微张着嘴,半天没说一句话。大家也只好盯着小周老师,等待她说下一句话。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她还是没有说话。我们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啊!终于,她把脸涨的通红,一口气把课文的内容给讲完了,我们的笔也在飞快的动,没有停下来过。接着,她不再那

么紧张了,只是等我们做完了笔记后便立马又问了一个问题。在我们与小周老师的配合下,我们只用了一小会儿的时间就把课文都给雪完了。

你们看,我们这位小周老师上课的模样是不是很可爱?如果换成你们有是怎样的姿态呢?只可惜我们不是班上的学习尖子,所以上台讲课的机会只有千分之一,如果我们想讲课,唯一的办法就是好好的学习,像那些小老师一样优秀。

旅途见闻

六年三班 张婉婷

暑假的一天,妈妈要带我去游玩,我兴奋极了,在路上,我顾不得欣赏沿途的风光,只想快点到达目的地。

终于到了,我下了车,忽然听见了一阵叫喊:“给我,给我,是我的,我丢的„„出于好奇,我便对妈妈说:”妈妈,我去那边看看,一会儿就来。”未等妈妈同意,我就跑了过去。

我到那一看,围了好多人,我使劲往里挤,好不容易才挤到里面,只见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手背在后面,好像拿着东西,嘴里说着:“谁的钱? 谁丢钱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指着小男孩说:”给我,我丢钱了,快把钱还给我!”

“你丢了多少钱啊?”

“五百”

“不对,不是五百!”

“那就是二百,二百对了吧?”

“不对,这钱不是你的!”

“你这小孩儿,老师是怎么教你的,快把钱坏给我!”

围观的人纷纷议论,有的说:“这小孩也真是的,太不诚实了。”有的说:“这个小男孩可真棒!”

这时,有几个人指着说:“快把钱还给他吧?”

“他说的不对,不是二百块钱!没有那么多,我不能给他!”小男孩眼眸里含着泪,好像受了委屈似的。

“那就是50元钱。”那个小伙子说。

可那个小男孩到底捡了多少钱呢?”

这时,小男孩忽然把手从手背后伸了出来,我一看,原来只是五角钱。

围观的人都惊呆了,那个小伙子一看,骂了小男孩几句,就扬长而去了。

那个小男孩还是在喊:“谁丢钱了,谁丢钱了„„” 而我却站在那儿,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相亲相爱的狐狸一家

六年三班 高寒沁泓

自从小狐狸回归了父母的怀抱后,生活过的有滋有味,有充足的奶水可喝,父母照顾地无微不至,渐渐地,小狐狸长大了,油水光亮的,一双细长的狐狸眼标准极了,毛茸茸的红尾巴缠在腰后,它开始跟随父母外出捕捉猎物,时常也会去看望正太郎,出于安全的考虑,只是会站在正太郎家门前不远处轻声嚎叫,像是有约定似的,正太郎总会在此时偷偷摸摸地端上一小碗牛奶,喂给小狐狸,再溜回家中。 在日本,狐狸这种动物从来都是极不受欢迎的,狐狸的眼睛都是贼溜溜的,狡猾极了,但在正太郎看来,那一对狭长的双眼却是灵动的。

冬天了,起初还只是下点小雪,当深入了冬天时,才能体会到这是一年四季中最可怕的季节,门外的积雪越来越厚,森林里的树木瑟瑟发抖,风,无情地扑向所有出现在它视线内的所有各种生物,动物们也进入了长久的冬眠期,缩在温暖的洞穴中,免遭天敌的伤害。冬天,是冬眠食草动物的天堂,却是食肉动物的地狱,真到了深冬季节,连一只野老鼠都找不到。有时,找到一两个洞穴,也能捕获一两头野兔,但要是误打误撞进了野猪棕熊的老巢,就是插翅也难飞了。狐狸一家也遭遇了不幸,森林一眼望过去满是白色,狰狞的白色。

小狐狸虽说已经可以自己捕猎了,已脱离了哺乳期,捕猎的精力和耐力也终归比父母略胜一筹,但在没有目标猎物的情况下,只是徒劳。三只狐狸孤零零地走在雪地上,一深一浅的脚印延到远方。

一个月了,正太郎近一个月没看见小狐狸了,门外的脚印早已被大雪覆盖。终于,正太郎着急了,他热好了一碗牛奶,放在保温壶里,套上大棉袄冲出门外,凭借着自己当初的记忆,狐狸一家回森林的方向,他向森林跑去。此时的狐狸一家,惨状实在是无法描述,火红的皮毛铺上了薄薄的一层雪,因极低的温度结成了一层冰壳,爪子在地上刨着,露出枯蔫的草根,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拿它充饥了,在这么下去,它们只能饿死在林中。

正太郎大声呼唤着狐狸一家,在茫茫的森林中发现了那三个显眼的背影,他飞奔过去,搂住了小狐狸,把牛奶递给小狐狸。小狐狸显然还没有从正太郎的出现中反应过来,却望见一碗热腾腾的牛奶在自己的面前,连忙喝了个精光。

这一次,正太郎救了小狐狸一家,用一碗牛奶,把小狐狸从死神旁拉了回来。直至冬天结束,小狐狸彻底成为了大狐狸,不变的是,正太郎的屋前总是有那么一些森林里延续而来的脚印,闪耀着灿烂的金色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