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散仙
初三 散文 1135字 112人浏览 小笙321

我,一介书生,无钱,无名,也无才,更无令人瞻仰的容颜,我,只是一介书生,另类的那种……

我,不喜欢高高在上,也不喜欢苟且,更不愿意永世中庸,因为,至少我还是一个人,投胎时多拿了几根傲骨,对所谓的第一,从没有任何羡慕,我那不屑的眼神,总让人以为我是个爱慕虚荣的人,殊不知,我的志向乃是一个傲世世俗的逍遥散仙,学校红榜上找了半天,才在尾处发现自己的大名,却也被人弄得随风飘扬,望着那第一的宝座,我冷眼仇视,那大厅内优等生们鄙视的眼神,我至今还记得,“切,不就是趁我生病,才进了这被踏破的地方,有什么骄傲的,我才不在乎”,淋着雨,走着自己的路,我才不愿意跟随众意,回到家里,在周记上深深的刻上让人咬牙切齿的世外豪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一天天消亡,可以遗忘的只有我丢弃的“不倒翁”,物理竞赛又落榜了,无聊的嘻哈士开始新一轮的讽刺,握着最后一支新钢笔,世界成了灰色,背上书包,把试卷撕了粉碎,划开火柴棒,烧成灰烬,惆怅满怀,抬头仰望那棵心树,一阵秋叶飘落,我放声狂笑,在深褐色的树皮上凹出三道痕迹,折断自己本不长的指甲,心里滴着雨,无法估计的PH值,我在路上测了又测,最后只是扭曲的脸,推开门,回到家里,鱼肉让我看了恶心,我吐了一地,家里空荡荡的,爬上楼梯,进入自己的房间,翻出画册,用硬笔嚼碎一切,到了凌晨,停了作业的笔,来到楼顶,把亲手栽种的植物拔出沙地,恢复它原有的面貌,几株幼草还在,我哽咽了,咬破自己的手指,发下狠誓,埋入草根,希望它不会腐烂,皎洁的月色不停的躲避,我兽性发作,把水池里肮脏的浮游生物仍如空中,回房的路上,我低声吟唱——

我,写了一宿的诗,写了一晚的文,写了六小时的竞赛题,背上书包,疲惫地走向学校,路上静悄悄地,跟家里一样,野猫在书上来回跳跃,我也有自己的节奏,唱着自己写的歌,自我沉醉,撞开忘了上锁的教室门,我又是第一名,我讨厌中间自己的位置,躺在末排,末座——这被家长,老师所鄙视的座位本就该是我的,我最高,不是吗?这里,没有同桌,也没有邻居,只有无止息的长风和蟋蟀声,那张零分的试卷堂而皇之地摆在桌上,我用笔轻轻的画上几笔,回到座位上,我知道班长该来开门了,七点十分,班上准时人山人海,同学们口耳相传,那末座的同学呢?虚夸着自己,炫耀着那本是空白的试卷,没人认出那是我的字,因为那字,太正,太规矩,不像我的狂草潇洒,我泼墨而挥,写着情诗,那才女笑言“大才子啊!该休息了,上课喽”,我继续着,不言息,深怕自己睡过去,只有自己才知道,那诗该寄给谁……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打开MP3。重复听着古筝,我把那诗焚火而散,待那早春的蒲公英能遇见,重新组合,到那时,寄望那人——三年后的那人,是我?还是她?或是他?我猜,还是还给我这位逍遥散仙吧!

那诗里,有我对自然的热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