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距离,在九万英里的高空
初二 散文 3811字 467人浏览 草田zz

早就想写些东西了,今天终于有了点时间,写点儿东西纪念我这正呼啸而过的青春。 徐彩红说,我们用高中三年的时间憧憬大学,却用了大学四年的时间怀念高中。我觉得这句话说的真好。半年前的我们还在一起,一起倒数着我们的高考,我们的分别,而半年后的今天,我们散落四方,在各地倒数着我们的重逢,我们的相聚。

凝望着现实的漩涡,拍打着梦的翅膀,我们再也回不去,那安静的年少时光。依然记得我刚到杞县五中报到的时候,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有着天真的笑脸,阳光般的热情,还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初生牛犊精神。我到杞县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武潇,当然,她也成了我在高中三年甚至将会是我生命里最好的朋友之一。记得那时她穿蓝白相间的T 恤,安静的坐在座位上做着物理课本上的习题,我觉得这女生不错,看起来脾气挺好的,将来指定不会欺负我,于是我很放心的坐在了她的旁边,和她成了同桌。后来事实证明我还是个有眼有珠的人,她果然没有欺负过我,我想也不会有人欺负我的,你说谁有这想法谁不有病吗?谁敢有这念头我还不灭了她丫的啊!

之后我认识的就是一对双胞胎,是刘俊聪和刘俊颖,是俩漂亮可爱的好姐妹,她俩从小学弹古筝,我看她们戴上指甲弹古筝的样子简直是酷毙了!你说我怎么就没有这机会学点酷毙了的东西呢!其实我也去过她们家,乐的屁颠屁颠的学,最后还是啥都不会,我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我没有艺术天分。我们还有一个好姐妹张婷,很有个性,对朋友两肋插刀的那种。我记得有一次我的手机在教室前面充电,她帮我拔下来的时候正好被班主任看到,所以就被叫出去训话了,经过班主任的严刑拷打,她屈打成招不得不说是我的手机。为这她内疚了好久,好像还留下了悔恨的泪水(我觉得应该是委屈和无奈的泪水),你说这能算个事吗?就高一时我在班里张牙舞爪那架势,他徐红杰能把我怎么着啊?平时我说话比他都横,一训一个软,说实话班主任确实在知道了事实以后屁都没放一个,以至于我猖獗的一发不可收拾。但张婷这小丫头觉得自己出卖了朋友,还割破自己手指写了血书,弄得我挺感动的。为了表达我的感动我就拜她为师,学起打乒乓球,说实话和我相比,她打的实在是太好了,一抽一个准,一节课打下来,我捡球捡的都快吐血了!时间长了,一看到她要抽球的架势,我腿立马就软了,我歇了吧我,伤不起啊!

我记得我们姐妹几个特别团结,团结起来特别猖狂,没少跟人干仗。那时住在混合宿舍,和14班的那几个小姑娘干了几次呢,每次都是她们败下阵来,她们那寝室长特孙子,在我们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竟然跑到她们班其他宿舍哭哭啼啼的数落我们的不是,我一生气领着宿舍的姐妹们把她们丫的全干了,那场面真叫一个壮观。高一那会儿还是一事儿精呢,特能惹事儿,可能是在初中时呼风唤雨,张牙舞爪惯了,怎么说我手下也领导着一帮子兄弟姐妹走南闯北,为革命事业抛头颅,洒热血不是?呵呵……那时的三个水桶冯曙光,白金刚,陶帅,都是特别能喝的,我想陶帅这小家伙最骄傲的事儿估计就是那次在喝了整整一壶水后和我比赛喝差不多2000毫升的水时,轻而易举的获胜了………………

那些梦幻般的日子,就这样一点点的落在身后,顺着影子渐灰渐黑……

高二的时候,最不幸的事,就是竟然分到高二(12)班,有一个汤传亮这样窝囊又龌龊的班主任,最幸运的事,就是能分到二 (12)班,认识了艳姐、楚博见、徐彩红、贺亚丽、马如、王伟楠、韩冬青、白丹、梁猛、邢浩等等这一大票子铁瓷铁瓷的朋友。那时候,买

1.5元一份的卤面和耿志娟坐在学校操场那并不美丽,并不厚实,也并不柔软的草地上,沐浴着还算温暖的阳光,吹着和煦的小风,再播放着我们喜欢听的歌曲,悠哉悠哉的吃着学校物美价廉的午餐,感叹着高中的校园生活如此单调苍白!偶尔也会八卦着哪个帅哥和哪个丑女好上了,谁又向谁告白了诸如此类的话题,企图为我们苍白的生活增添一丝色彩。这样的日子,温暖而又实在。

我有一个姐姐郭春艳,她是一个独立而又坚强的女子,她独立、 倔强并不因为她有多么坚强,而是因为她不得不这样 ,因为她特殊的经历,她比同龄的孩子要成熟的多,她知道

要对自己好点儿,因为没有人在她的身边照顾她、关心她,她很会关心别人,关心她的弟弟妹妹,因为她不想我们像她一样,无人心疼,冷暖自知。我知道她是多么渴望一个温暖的怀抱,给她勇气,给她面对一切的力量。现在在海南这个有些凉意的小岛上,意外的收到的艳姐寄来的棉衣和她亲手织的围巾,我真的感动的一塌糊涂。我弟弟楚博见是一个标准的好学生,成绩好到让人嫉妒,他是个可爱的乖孩子,永远不用担心他会像其他男孩子一样沉迷于网络游戏中不能自拔,因为他对这些高科技的东西根本不明白,是党和人民的好儿子呀!嘻嘻……

高三,是留给我最多回忆,最多温暖和快乐的时光。

徐彩红,是我开头就提到的能讲很有哲理的话的妖精,她是一个叛逆的无可救药的孩子,

她那狗脾气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了,当然,除了我。 我觉得我是跟我妈吃斋念佛久了,脾气也变好了,才能和她那么和平的相处的。但是,不得不承认,和徐彩红这厮在一起还是很开心的,要知道徐彩红那是相当的强悍的,自从和她在一起以后,无论是买饭还是接热水,我们和别人干仗就成了常事。我记得有一次我俩去买饭,我这么个瘦弱的小女生好不容易挤到前面,却被一个很凶神恶煞的女的一下子抡到了一边儿,我有些生气,没好气的说:" 你丫痒了吧?你买饭就排队呗,挤我干嘛?”那女生一看我,估计觉得我比较瘦弱好欺负,很牛掰的说了句“我就挤你了,怎么地吧?”一句话给我噎的不知道该怎么接了,这时徐彩红撸起胳膊,把我拉到身后,指着那女生的鼻子恶狠狠的说“妈逼你再给我说一句!你再给我说一句试试!JB 娼毁你了!我靠!”说的特有气势,我再猖狂,那顶多是一纸老虎,可徐彩红不一样,她可是只真老虎啊!结果那女生一句话都没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的端着自己的缸子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走了,那时我觉得特别解气,特别自豪,跟在徐彩红后面抬头挺胸,趾高气昂屁颠屁颠地吃饭去了……跟着徐彩红混饭吃的那些日子,我真是天不怕地不怕,每次我受了委屈遭到欺负,她就是一武侠片里的英雄,一救世主,奋不顾身地挺身而出,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让我重新在新中国的温暖阳光下茁壮成长。

徐彩红说我是一个看上去很牛的人,可是内心却特别脆弱,永远不知道怎么去面对那些自己不愿意面对的问题。说我总是在很忧伤很难过的时候笑的格外的甜蜜。虽然我表面上总是用很鄙视的语气说她是自以为很聪明,纯属自恋、臭美,其实我真的觉得她是个绝顶聪明的 女子,她竟然能这么轻而易举的看透我的内心。但是有些事情她还是不知道的,比如,那些关于青春的秘密。高三是紧张而又忙碌的,我选择不让她分担他给哀伤,因为她那么拼命的备战高考哪儿有时间听我的风花雪月,儿女情长。帮我分担痛苦的,是武潇和张涵。武潇是我最好的姐妹,我们并肩走过了高中三年的青涩时光,从懵懂无知到看透世事,很感激她一直陪在我身边,无论我是微笑还是哭泣,是沉默还是叨絮,是幸福还是哀伤,她始终如一,不离不弃。在她面前,我可以毫不掩饰自己的狼狈与悲伤。

张涵是个智商不低却不知道好好学习的小姑娘,她总是说自己生物不好,可是一节生物课都没听过,能考70多分已经是奇迹了吧?我和张涵打打闹闹,一起在操场毫不吝啬的挥洒自己的汗水,一起讲述自己的故事,分享彼此关于青春的秘密。我觉得张涵比我要坚强,因为她可以坦然接受她喜欢的男生和别的小姑娘好的事实(虽然我不知道她内心是多么的翻江倒海,甚至悲伤逆流成河但至少表 面是一老佛爷的架势,波澜不惊,特淡定),而我却实在是做不到。席慕容说:“太阳落下去,当它再升起来的时候,有一些你认为可以一辈子在一起的人就从此和你分别。”是啊,承诺我一辈子的那个人,现在又在哪个女生面前许下他那关于“一辈子”的诺言……

突然发现,那些曾经我以为完全忘记的东西,其实那么深刻的刻在我的生命里。。。 梦里出现刘莉莉同桌温柔的笑脸,贺亚丽同桌说“小妮子儿”时假装生气的笑脸,蒲腾龙

拉过我的手为我的伤口贴上创可贴时认真的脸,务博文跟我讲话时严肃而又帅气的脸,黄优阳给我讲题时专注的脸,王成龙一本正经的问我'“小班长你小衣服在哪儿买的?”时候可爱的脸……一幕幕都像黄河泛滥似的不断涌现在我眼前,曹永勤关心我、喂我东西吃时那温柔的样子,肖晗想爸妈时伏在我肩膀上哭红双眼的样子,朱娅坤说“班长,你竟然喜欢汪国真的诗”时鄙视的样子,马如和我一起打乒乓球时帅气的样子,还有王德友,张泽辉,朱永超,陈冲、马辉、花花、孟二洋、孟超然、小马萌……他们笑着的样子,在我的梦里一遍遍的浮现,最终汇成了我们璀璨青春的朴素平面,柔和而温暖。

就像郭敬明说的,我们在高中的校园里横冲直撞流血流泪,梦里的阳光灿烂的一塌糊涂,可是我却看到忧伤纷纷扬扬地跟飞花似的不断飘零,不断飘零,数都数不清。我的青春哗啦啦的流淌,像抽水马桶似的,一去不再回来。

从前,我听别人说,初中和高中的朋友是最真的,可是还是会随着时光而变得疏远。你会不断的遇见一些人,也会不停地和一些人说再见,从陌生到熟悉,从熟悉再回到陌生,从臭味相投到分道扬镳,从相见恨晚到不如不见。那时候的我从未被忧伤发现,那时候我从不懂友谊的光圈,那时候我们还没有孤单离散,抬头望着九万英尺的蓝天,幸福从指尖走远。。 我想起了【半夏】里的歌词:夏天一半,你过去,我过来,我挑世界的另一端,这样的分开念念不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