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这冷雨
初一 散文 800字 64人浏览 甘道夫没有爱情

今天着实比前些天冷了不少,西伯利亚的寒流不单带来了清冷,还给校园降下了一场久违的秋雨。

这秋雨绵绵,已下了整整一上午。我呆在屋子里,静静地向外听,我听到了雨水摩擦空气那静静的呼吸声,它们来自遥远的天际,却依旧不急不慢;我听到了雨水冲刷土壤那促促的跑步声,作为上天的泪珠,它们是土地面庞的清道夫;我还听到了土地因雨水的浇灌发出的阵阵吮吸声„„

我再也耐不住性子,走出了屋子,撑起了那把半旧的伞,在校园中寻得一林间小径,慢慢踱着。

雨珠啪啪的打在叶子上,叶子垂低,雨珠汇合,一滴一滴的拍打着伞。打小时候起我就对这雨充满了感情,有时竟跑到院子中央,只为淋淋雨,体验欲湿未湿的感觉,甚至还为这件事多次挨了祖母的训骂。现在想来,欲湿未湿,最是清凉动人,也最能让人保持清醒的头脑。这也难怪古往今来的文人为何皆爱听雨了。“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天气转寒,众人理应都在屋子里取暖,唯独他们要走出去看看这世界,这不正是“举世皆醉我独醒”吗?

雨有越下越大之势,地上也汇出了条条小溪,猛地一阵寒风吹过,几片红叶落入,向着远方漂浮。水流在缓缓冲刷着土壤,将浊物一概清洗了干净。那些碎土,那些荒草根,那些土地经营了一年的记忆,凡能冲的都被雨水带到了地底幽暗的角落。由此看来,对于世间的一切,就像雨水清洗大地的肌肤一样,大自然自有他的一套优胜劣汰的法则。对待生活,我们也不妨少一点迷茫,多一份释然。

雨势渐小,我索性撤掉了雨伞,静静地听土壤吮吸这冷雨的声音,脚下的土地也愈发饱满红润起来。此时落叶已飘了一地,铺就了一条天然的红地毯,我踩着它向宿舍慢慢地走,抬头望南部的双龙山,此刻的龙山经冷雨的洗礼,山上的松柏愈发静穆起来,大山也更加庄重,他们稳稳的扎在那里,数千年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雨还在下着,那细小的雨声仿佛在对人们细语:听,这冷雨!

编辑评语自然界,雨是我的最爱。可柔可刚的它,总是在正好中给我无限鼓励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