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化雨、的作文
四年级 记叙文 1359字 25人浏览 小麦M清风

春天来了

院儿中那棵梨树,终是没熬过的这个漫长而肃杀的严冬。

春雨洗礼后,依然是死气沉沉,皲裂的树干呈现出一种悲哀的死灰色,糜烂的旧叶混着泥土履在根茎处就如盖在死者身上的遮尸布一般,已经开始腐烂的枝干在拂面春风中格外刺目。

唉!

我心生一阵悲伧之感。

——时光······

时光俨然如一把刻刀,匆匆来,又匆匆去,却刻下了不容泯灭的东西——死亡与毁灭!梨树被砍去了,却因着根系太过顽固,地上还留着半寸左右的树根。

春天来了,上一个春天,梨树上还是白雪团簇,如今却是死寂如尘。

蓦然,我惧怕时光。

“咔嚓!咔嚓!”一绺黑发从肩头滑落,妈妈用梳子细心地为我梳着头发,然后用一把黑色的大剪刀将过长的头发剪去,一绺又一绺的黑发从妈妈掌心滑落到地上,一层又一层地在地上铺开,勾勒出一幅别致的水墨画。我坐在妈妈身前,目光艾怆地注视着地上的散发。

一年又一年蓄起的长发,一剪刀便剪去了所有。我惋惜地从地上拾起一绺青丝,攥在手中。

不一会儿,地上散乱的头发又覆上了一层。妈妈用梳子为我梳着头发,动作轻轻的。 曾几时,我也是这样坐在妈妈身前,妈妈也是这样用梳子轻轻地为我梳着头发,系上红色的发绳,再在我的发间别一朵新开的梨花,然后我便欢天喜地的去上学妈妈总是一脸满足,笑着目送着我欢愉的身影。

那时候,时光总是慢慢的,春天总是暖暖的。

如今,时光已如流水般飞逝。还是春天,梨树枯了,一切都物是人非了。

风一吹,地上的残发乱了,回忆也散了。

春天里稀薄的日光将影子拉得长长的。我侧目看见地上妈妈与我的影子紧紧依在一起。我长大了,长高了,妈妈的背却有了弧度,梳子一下又一下抚过我的发丝。忽然,妈妈的动作停了,她的掌心拂在我的头发上,轻柔地抚摸着,我抬起头来,妈妈手中捏着我的一缕黑,其中隐着一根白色的发丝。

妈妈的声音轻轻地,道:“上学的时候,一个人注意点身体,别太累了着自己。” “少白头而已,没事的,我不累。”

妈妈用手插入我的发间,细细地顺着我的头发,我看见妈妈的眼角闪着晶亮的光芒。 我的视线笼上了一层雾气。

妈妈啊,我的一根白发竟如此牵动你的心,你鬓间的华发更是刺痛我的心。

时光,请你慢些吧,不要让妈妈老去了。

年有一年的时光,春去春又来,梨木已成枯骨灰,我好怕一个有一个的春天。对于我而言,春天不是蓬勃的新生,而是一种无法言语的悲痛。

我抬眼看着院儿中的梨树,霎时,我的呼吸滞了一下,心仿佛被钝器击中了。

——绿色!

在已经枯死的梨树的根茎上,竟然生出了一抹嫩绿,死灰之木上的嫩叶仿佛一团跳跃的火焰,它燃烧着,跳跃着,放射出的光芒照亮了沧桑岁月的每一个角落。

顿时,我不宁的心绪散尽了。

时光,本不该是这样的!

我只顾得吟咏叹息生命的消逝,却忘记张开眼睛去捕捉岁月一隅的光华灿烂。时光的美好藏在每一次消逝的间隙中,藏在春日的每一抹嫩绿中。

我仰头看着妈妈一渲染点点斑白的发鬓,握住妈妈手中的梳子,“妈妈,让我为你梳一次头吧”

妈妈的发丝如流水一般从梳子的齿缝中流淌,时光依然缓缓的流淌。不同的是,心中那份沉重的痛苦已变为一种流转的轻松。

我轻轻梳着妈妈的青丝与白发,我要把着整个春天的风都攥在手中,束成一朵美丽的百合,簪在妈妈鬓间。

时光,静静的,缓缓地,我不由地哼起了小调,手中的动作亦是妈妈为我梳头时的那种轻柔,在我背后,是那簇新生嫩绿,是整个春天,是初至的春天。

时光轻缓,岁月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