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功过之辩》
高二 其它 881字 925人浏览 李嘉伟LEO

功过之辩 沈艺帆

“无过便是功,无怨便是德。”《菜根谭》中所言揭示了一种保守而消极的人生态度。无独有偶,陶渊明的《归园田居》中也隐约透露出这种思想。

“功”与“过”从本质而言是对立而统一的概念,从古至今便有“功过相抵”这一说法。而,功过本就不能混为一谈。譬如说一个为人类作出了杰出贡献的科学家犯下了滔天大罪,能否免于法律的制裁?答案是否定的。由此延伸出,无过便只是无过错,谨言慎行的表现,又岂能将其“包装化”,上升至“功”的境界?人生在世,无所过错,固然值得被肯定,但一味保守,固步自封,定然于长远无益。社会中需要积极进取、打破常规的人才。若人人信奉“无过便是功”的教条,如何促进社会进步,改革创新的动力来自何方?可见,“无过=功”的态度是有其消极意义的。

既然只求无过不可取,追求有功又如何?也不尽然正确。“无过”与“有功”达到平衡统一,相辅相成,方可称得上至臻完善。人生的不同年龄阶段会有不同的追求。少年时争强好胜,汲汲营营追求功名;耄耋之年看淡世事,但求心安随心所欲,如和珅、陶渊明等人。每个人都应该在合适的时间做符合身份、年龄之事,更好地享受人生的每个阶段。孔子曾说:“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则从心所欲,不逾矩。”也正是印证了此理。因此,对于人生各段生命的自我追求不必苛责,不必强求。对于功名利禄的渴望,不过是对于更好生活的物质追求,能使人更积极乐观地面对生活。

而如何实现道德与功名的融合,是重中之重。“无过”显然是不够的,还应符合道德的最低底线。德国哲学家康德曾说:”有两种事物,我们越思索它就越感到敬畏,那是天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就此而言,功名也不过是浮于外表的华衣。闻达天下也好,名落孙山也罢,终比不得内心的空明澄澈。当我们时刻警醒自己“富贵于我如浮云”;当我们洒脱地看待人生的跌宕起伏;当我们坚守内心那尺道德与功名的界限⋯⋯何尝不是一种成功之道? “无过便是功。”我难以苟同,“无过”本来就是他人对我们自身的束缚,而闻达与否是我们内心的选择。心怀敬畏,不因他人的标准而左右自己的处世之道,方称得上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