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城烟沙,喜相逢
初二 散文 2633字 68人浏览 蓝天玲

恭贺网易圈子《半城烟沙》创圈。题记

一、

盈盈碧水,淡淡青山,还有半城的烟沙。

是这烟沙牵引着我,走近了这座城池。

一袭青衫, 一顶斗笠, 一匹白马,身挎一把骑士剑,辗转天涯。只为找寻一个梦想,一个能让我安心不再流浪的所在。你这座半城的烟沙,可有属于我的家,让我舒心畅快,肆意纵横?

依稀记得当年,少年情怀,梦想着灞桥折柳,此身如寄,若飘萍,似闲云野鹤,处处走来处处家,夜半钟声到客船,一灯如豆,天遥地远。

天涯路漫漫,孤旅情何勘?可曾有诗万首,酒千斛,粪土当年万户侯?可曾有剑出鞘,啸傲江湖一骑绝尘?可曾有流连清都,醉卧沙场,天骄疏狂?可曾有流水绵延,落花留意、坐拥春色?

不知不觉,斗转星移。蓦地,梦中醒来,发现已是满头华发,却依然四壁空空。检点逝水华年,怎奈浮生已半。回首白驹苍狗,不知何处才是可以安身立命的家。

当如血的残阳再次照亮我的肩膀,沧桑洞穿我的胸膛,失落的惆怅填满了心脏的角落时,心中便会时常的想,能不能,可不可以给自己找一个家,让我感到温暖的,不再漂泊的家? 不想逃避,只想安宁。若有片寂静的家园,让我用所有的思绪营造一种永恒。将一切喧嚣与苦闷抛之脑后,将一切责任与义务暂且放下,将自己揉成一团无忧的空气,释放,融入到那处无限的开阔中。

二、

不知不觉,随着烟沙,进得城来。

瞧见远远的一处酒肆,在烟沙中,却是桃花如霞,云淡风清。

霎时心喜,快步入店。唤酒家,拿酒来!别管他何处安家,先来个不醉不归。

好酒!想起当年,湖畔香尘十里,青衣笠帽,剑穗翻风,雕鞍顾盼,有酒盈樽,那是一种朴野豪放,那是一种任性逍遥,畅快、淋漓。

月圆月缺,花开花落,回眸处,已漂泊半生。

看窗外,烟沙滚过处,隐隐的流淌着一条安静的小河,万籁俱寂;还有一座石拱桥,袅袅青姿。这半城烟沙里居然有如此绝妙去处,来、来、来,当醉三大碗,不枉我来此一遭。 喜欢这样的地方,若是能在此安个家,我就可以自由地骑着战马,挎着骑士剑,每天在这桥上恣意驰骋。

若是在此安个家,封闭又开放,与外界相通,又不为所动。让自己的灵魂在这个若有若无、芥子般渺小却又须弥般广大的空间里自由地飞翔,如水一样漫溢,是件多么美妙的事。 若是在此安个家,我可以携一柄古铜长剑,尽兴走一趟风花雪月,然后再使一盏夜光宝壶,选一处波澜壮阔的地方一苇渡河,倚着浪尖风口,仰天而歌,把酒临风,快意恩仇。 若是在此安个家,我可以潜入水底,与神龙共舞,与巨兽畅游,然后,选一处锦锈之处靠岸,看孔雀展羽,望仙鹤振翼,轻抚凤凰掠过的一片辉煌。

若是在此安个家,我可以寻一处开满牡丹与山茶的幽谷,静卧在青草芳香的土地,听一

个结满丁香般忧怨的女子鸣箫,那低沉呜咽的箫音盘山绕谷,荡去烟雾,吹开灰沙,勾起一弯银月,蒙胧中,闻者心动。

若是在此安个家,时间可以倒流,一切远古的传说可以一一再现,与女娲熬石补天,与大禹导洪治水,与神农共尝百草,与始皇征战天下,让千秋的传业与我共享,然后在记忆中一笑,物化成尘。

若是在此安个家,我御云驽雾,拨开世事所有的黑暗与丑陋,痛快淋漓地倾洒一场至亲至善的雨,让所有的美丽复苏,让所有的眼泪归土,让阳光明媚,让花儿绽放,让情满洪荒。 若是在此安个家,便是我是我,我非我&&

忽然间感觉隐藏在心底中最深层的某些东西打破封堵,想蜂拥而出,狂歌而乱,醉舞而迷。

我知道我已经醉了。但,不知是酒醉,还是被烟沙城的景色迷醉,又或是被自己的想象所陶醉。

三、

步履蹒跚,我已出了酒肆。

黄昏时节,青山印在红霞里,碧天印在青山外,我斜依着拱桥栏杆,眺望远山的眉黛,等着夜色渐渐降临。

阳光的华丽在河的春衫上斑驳,点点晶莹蔓延在绿水的罅隙,风尘里翻卷;河之湄,花的芳香在波光里荡漾,淡淡的,在浪间悠悠流淌;远处有模模糊糊的隐约的山峦,还有碧水盈盈的蓝天,那羽乘风的白鹤游弋在碧蓝空中;一低眉,红袂拂过,半城烟沙里,梅落如雪。 当皎洁的月光,白白的穿透咿咿呀呀橹声的时候,我看到这半城烟沙都在等待,开尊待月,灯火辉煌。

虽然我倚着石桥,吹着烟沙,但可以心为桨,眼作舟,涉水千里,泛波于烟波浩淼中。 烟沙声、水声、桨声,透过夜色传入我耳膜,不由想起读过的唐诗宋词。

两岸香拥翠绕,是谁挑灯醉看吴钩,黯然伤怀于碧水青天间的舴艋小舟?轻尘沾上衣襟,羌笛奏起阳关三叠,又是谁身披蓑笠狂歌大江东去?哪个女子轻捻灯花,柔倾香茗,素笺成灰,相思成灾?哪个羽扇纶巾间穿行的书生,当年拼却醉颜红?哪家的女子,和羞走,却把青梅嗅?

我思绪的舟在河的最深处穿梭,我的剑随着烟沙在空中飞舞。河里有桃花一样明艳的水,长堤上灯火绵延,桨声随着歌声次第展开,緑意汹涌而来。

谁的声音穿越雾霭,摇动绿影婆娑,竟让烟沙也暂时停止了舞动,天边露出半帘残月,一垄花痕?我收起长剑,定睛观看。一姣姣处子立于船头,如仙女;一阵箫声吹落风尘,吹动了水声。在水与萧的荡漾里,不尽的高山流水。

花有前世今生,君有红尘净土,入我眼眸之前,为雪?为冰?为露?而今天万般化身只作幻影。我的眼里,有蝶飞起,世界顿如醍醐灌顶。

你在小舟上吹箫,年纪轻轻,一缕长发流泻,如你的眼眸,明净,宛如流莺。

你的眼神映着河水,将此时的春色深锁,汇聚成江南一抹碎影。你可曾知否,有人在石桥上看你,一袭白衣,一柄长剑?

夜色已暗,还有半城的烟沙,而我的心里却有半池的柳色弥漫。斜眯醉眼,望着晃动的倩影,摇摇的像河里的水,一不小心就涌出那石桥。

梨花似雪,草如烟。醉眼再瞧这春季的河水两岸,就算有满城的烟沙,也遮不住,一带妆楼临水盖,家家粉影照婵娟。

若是在此安家,不思凡,风流也似神仙。什么功名利禄,什么得失成败,浑似鸥飞。 我站在石桥上安静的眺望,河面上浩瀚的烟沙,那是时光遗留的一层素墨渲染的薄凉;

还有半城春色映着两分明月,两泓波光映着琼花,月色和琼花都在烟沙中沉浮。

白云在天边悠悠而过,蓝天一空如碧,蝶在花间飞舞,香气袭衣。我掬一阕宋词,盈一缕幽香,看那一搦白衣婆娑,在烟沙里,轻舞飞扬&&

风吹着我,花睡了一地。

我想好了,就在这烟沙城里安家。

对于浪子来说,要安一个家,如同选情人。三千弱水,我只饮一瓢。所谓前世今生,三生石上篆迹了了。

有时,世界似乎只剩下一扇窗。有人望出去,是山河故乡,婆娑众生;有人望出去,琉璃世界,净土气象。

我希望,我的那个家,就像舟上的女子,犹如飘落在水面的琼花,净土里的莲露,空气中那一尾的暗香。让我撑一竿碧色,踏一叶扁舟,在一朵又一朵荷花的盛开中,涉水而来,在人间花影中,与春色拥抱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