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萌芽初期
初一 记叙文 1293字 153人浏览 ncccaowenying

我已度过了两个多月的初中生活,可是在这两个多月里我发现我已经不再拥有往日的笑容了,更多的是辛酸、是泪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个人的观点,是不是我心态不好的原因,是不是我适应能力差的缘故,太多个是不是,我自己也被弄的有些不知所措。但惟一一点我明白的是这些全是我发自内心的想法。有人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可是我做不到,我不认为这个观点是正确的。至少我就觉得我和小学同学的友谊是永远存在的,纵然现在与他们的交往少了,话少了,甚至不太见面了,但是我觉得我们大家的心却是永远联系在一起的。没当看到以前的的同学我都会上前和他们打招呼,对视一笑,聊一会儿小天,顺便再打闹一会儿,这些以前认为平凡地不能再平凡的举动,在现在看来,我觉得好可贵,好温馨。俗话说的好:当一个人拥有某种东西时,他不会去珍惜,在失去时,才感受到它的可贵。我觉得这句话真的太……怎么说呢?简直对的无法用语言形容。毕竟六年了呀!六年的情感,六年的欢笑、六年的泪水、六年的友情,现在回想起来,我真恨我自己——从前对它们的不重视,甚至还忽视了它们的存在。

每当拿起毕业照,泪水就噼里啪啦望下掉。总觉得时间飞逝的好快好快,昔日的缤纷色彩总在我眼前浮现……

我以前可是班里的“母老虎”。男生们每天都免不了我的“大型伺候”——踢、打、扭、掐,以及以“冲出亚马逊”的语言速度把他们狠狠地痛骂一顿。于是我便理所当然地成了“母老虎”、“母夜叉”。当然了,他们只敢在背后叫,否则……嘻嘻!虽然我对他们这样,但他们却还是很有大男子主义风度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还有个外号叫西瓜,原因是因为我的脑袋大,我就想不通了,脑袋大怎么啦,这样损人!但是我知道他们是和我闹着玩的,因此叫就叫吧。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名字已经改了,不在姓“周”,该姓“西”了。记得以前学过一篇课文叫〈少年闰土〉,里面有一段是闰土看瓜刺查的情节,而这个瓜呢,不是别的瓜就是西瓜。这下好了被他们逮住把柄了,都过头来“嘲笑”我。“笑什么笑,你们死定了。哼!”结果呢,还是照笑不误。我好失败啊!可是有的时候呢?我们也会发生一点小矛盾,和男生打架衣服被染成“奶牛装”啦,和某某女生闹绝交啦等等。现在想想这些事情都好“白痴”哦,真是吃了饭没事情做,当然在发生矛盾后,我们班的同学还是有个习惯的,——不到两三分钟就又在一起称兄道弟了。并且我们全班是“有祸同闯,有难同当”绝对够义气。好几次吧班主任气的七窍升烟,罚站的同时还在还下面偷偷讲话。所以可谓是“孺子不可教也”。但是,刚发芽的种子总有长成小树的一天。既然这样就必须离开肥沃的土地,去恶劣的环境中生长,去面对一些暴风雨,冷冰雹。而把那些土地让给下一批由南方小鸟带来,洒下的种子。而至于这写小树,也都被分配到了不同的地方去完成它们人生的使命。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但是不论在何方,在何时何地,我都会记得你们——与我共度6个春秋,一起笑一起哭,一起吸露水,一起玩晨雾,一起携手共同打败许许多多困难的你们,在朝霞升起的那一天我们真的长大了。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会有这么一个声音——小河小学

603班毕业的同学的友情永远存在于魔幻水晶球之中,我们永远永远都是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