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工匠精神”
六年级 记叙文 1467字 1370人浏览 木紫52520

“工匠精神”永不过时 “老木匠”一家的老大盖两层洋房了,这一消息在村内传开了。

儿时的我几乎是伴随着淡淡的木香长大的。耳边听着琴瑟般锯齿的乐音,鼻子闻着满地的刨花散发着新鲜的木质清香。爷爷挥汗如雨,“哧溜哧溜”的刨着,刨子嘴巴里变戏法似的吐出刨花,长长的,卷卷的,薄如蝉翼。屋角柴炉子上面黑乎乎的铝锅突突突的冒着热气,太阳光透过天井,照着堆放在满屋子的木方料。而我在木头堆里穿梭打闹,祖母跟在我的后头小心呵护 。

听爸爸说爷爷学木工是为谋生计。可爷爷把这项工作做成了“花”,无论是大户人家的围屋,还是普通百姓的泥坯房,又无论是亭台楼榭,还是桌椅门窗,他总是细心制作,精美绝伦。爷爷经常说:“木匠一活吃的是百家饭,一年四季八方奔走,难得在家闲着。出门在外,靠的是,其一要讲心德,其二要把手里的活做精细了,不然对不起自己的心哪。”人家一小时干完的他得两个小时,人家感觉“差不多”的工作到他手里,就是粗制滥造;同样的木匠活经过他的手里就如同获得新生一样。靠着这信念,在当时缺吃少穿的年代,爷爷的“老木匠”手艺远近闻名,我们一家的生活也算富裕。

在我们那个小村子里,几乎都是子承父业,做木匠的,子子孙孙就应该是做木匠的。爷爷有3个儿子,爸爸和小叔嫌木匠活出力费事,只有憨厚的大伯去学木匠了。然而随着经济的发展,机械化越来越发达,铝合金门窗,塑料桌椅······谁还干木匠啊?谁还注意手艺上做工细致不细致啊,爷爷没想到大伯家的日子过的越来越艰难。

但大伯仍然爱好这行,爸爸劝他改行吧,他摇头;伯母骂他榆木疙瘩脑袋,日子过的这么艰难还守着那个电锯吃饭,接着个小活也精雕细琢。村里人外出打工,大笔钱拿回家,村里的房子越盖越好。塑钢玻璃门窗,通敞明亮,而大伯家的房子还是曾经的旧屋,虽然木门上雕刻细致,花纹清晰,但毕竟不合时宜了。此时的爷爷再也干不动了,先进的机器弄不明白,他更弄不明白的是,他一直遵循的靠手艺吃饭的信念不流行了吗。爷爷在疑惑中在遗憾中离开了人世。

但令爷爷欣慰的是大伯对机械化使用越来越得心应手,虽然接的活越来越少,但勉强可以维持生计;更令他欣慰的是他的大儿子得到了他的真传,视木工为生命,视手艺精细为乐事。

长大的我经常会看到这样的场景:清晨,和着鸟鸣的晨光透过薄雾照在了大伯的脸上,那张坚毅而饱含沧桑国字脸上有些许胡渣,前额与脸颊随着电锯的节奏早已渗出了汗珠。晚上,昏暗的灯光下,他精心学习绘画书法雕刻,有时彻夜通宵,简直到了痴迷的境地。“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学了这首诗后,我觉得用这句话形容大伯太恰当了。

再后来,大伯也出去打工了,大伯转行了吧······

我和堂哥上学了,我天天调皮捣蛋学习不求上进,而堂哥却对任何事都痴迷认真,喜欢传统绘画书法,喜欢和木头打交道,和大伯一模一样。

再后来,大伯竟然带领了一群木匠出去打工了。原来,大伯来到大城市,大量建房大量装修,大伯的手艺一传一,十传十,竟然有了固定的客户源,工作忙不过来,就组织了装修小组。大伯作为装修小组的组长,设立了组内准则:木匠一活吃的是百家饭。出门在外,靠的是,其一要讲心德,其二要把手里的活做精细了,要对得起自己的心。”

如今大伯挣回了第一桶金,翻盖老房子。堂哥经过长年累月的浸润,利用课余放假时间已将各种复杂工艺连接了然于胸。大伯告诉堂哥:万事力求完美,精益求精永远都不会过时。堂哥立志不仅要好好学习文化知识,而且要把大伯的手艺学到手,因为现在的高级木匠不多,有文化的高级木匠更是断层,具有工匠精神的木匠更是凤毛麟角。

爷爷要是知道也该无遗憾了,他后继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