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红不是无情物——《风居住过的街道》
初一 散文 1206字 102人浏览 剑仙使者

干净的钢琴和悠扬的二胡交织相映,在耳边萦绕出一个不老的故事,它的名字称为风居住过的地方。之所以不老,是因为古往今来多少个少女都在用自己的青春演绎着这个动人传说,它成为多少女人的宿命。那独自守着窗儿的易安居士,那呢喃着执子之手的张爱玲,那漫步在撒哈拉的三毛……融进音乐中,成为了,她。

她是一个柔美的女子,有着黛玉颦颦的蹙眉,千般风情的青丝,凝水的瞳仁,点绛朱唇。她眉间的忧郁结成浅浅的结。她斜坐在清水边,手捋红可蕊,裙襦铺开在石上,淡红色衣裙与青石的苔藓相映,与苍白的肌肤相映,与下面潺潺的冷水相映。面庞因红色衣裙稍显红晕。她眼中泪花一次次将要涌出眼眶,浸酸了晶莹的鼻尖,浸红了秋水眉眼,却始终不敢落下分厘。手中残花,红得鲜艳凄惨。黛玉葬花时的情景,也远没有这样的绝望,惹人掬一捧怜惜。这是曾经风居住过的街道啊,看现时熙攘,宁静,喧嚣,沉睡,人们依旧如几千年前一样生活着,忙碌着。风无脚,杳无踪迹。恰恰是这个楚楚动人的女子,恰时在花季,倾心于那居无定所的风。街道的青石板路,记录他们的脚踪,白墙瓦房容纳着他们沉甸甸的灿烂时光。三寸时光,温暖不长。女子始终是女子,永远追赶不上风。她选择在这里守候遥遥无期的日子。山迢迢,水迢迢,路遥遥。

朱唇贝齿开启,无声的伤心,摇曳着,被潺潺流水吞没远去。但有鸟语,但有花香,但有无声无泪的鱼,回应她。清风袭来,乱红飞过秋千架。抬头仰望,顾盼秋水,奢望也好,曾几回,误识天际归舟。此来的风,单薄,无情,不是他,不是,不是。女子探身伸手。冰凉河水穿过指间,带走缤纷落英,漠然而去。红瓣在水中不安的跳动,翻滚,何时是头呢?女子欠身石上俯卧,嘤嘤啜泣,金步摇颤动不止。泪花,终于,终于,放情肆意流出,滴到青石上,落入白水中,滚进无泪的鱼中,沉入卵石下。手从水中抽出,将那些剩余的落英挥向长空,倾尽全力向天挥泪。

无力的她静静伏在石上,趁他不在时,她终于可以任意的流出泪水。罂粟一样美丽的回忆再次将她吸入,让她不可自拔。又回到柔软时光,再次变为娉娉婷婷豆蔻少女。过往的日子,从上游漂流瓶子中漂下来,被拆开的瓶口,散发不可挥散的魔力。女子穿着纱衣,回旋舞蹈,绰约如仙子。风拂起纱角,伴着她,在她身边围绕,为她歌唱,深情送出甜言蜜语。他们相互追赶,古老白石墙间,他们欢呼雀跃,真想永远定格在那段时光。柳叶上,落满了金色的柔情……流光,终究把人抛,绿了芭蕉,红了樱桃。分别时道一声珍重,分别后又怎能珍重?现如今的街道,却是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彩纱、白墙、翠梢头,风、呼哨、金翅笑,浸入淡紫色朦胧的梦中。梦,终会境消融,回首旧街道,虹桥仍在,水月洞天,波心荡,无声。飞泪洒清流,溅起细微涟漪,却惊起枝头栖鸟。风已过,人尚留。月下花前,料峭寒意侵入心,顺着丝丝血脉遍布全身。望眼欲穿,愁情几回荡柔肠,断又连。守候一个如风飞逝的诺言,守候一个注定伤痛的爱情,只为那段过往,只为风居住过的街道。